明觉杂志

密集禅修营的体会

文:阮慧中 | 2015-02-25

带着忐忑的心情步向东涌巴士站,不知自己能否适应五天的山上生活,很多疑问、很忧虑,同时心中又隐约有点期待,直觉上山后和下山总会有点不同,但有什么不同却说不上来。

巴士到达山顶后一片迷雾,有点凉意,一行五十人缓缓的用行禅方式步向山腰。中途只听到拖着行李箱的轮子声,低沉而单一,大家都很专注于自己的脚步,与前面的同修保持十多步的距离。下山的路并不难走,中途也曾休息,行程不到一小时,只是笔者对自己的体力一向不太有信心,故疑虑多多,而且往往紧张过度。

经过两位导师简短的介绍,整个道场又进了只有鸟虫大合奏的世界。记忆中笔者已有多年没有到过郊外住宿。回忆年少时到郊外,蝉鸣和虫叫、狗吠声的烦扰和对黑暗带来的恐惧感,尤有点印象。但今次却有点不同,也许是老师的功劳,他不断提醒我们虫鸣声是如何的美妙;也许慈心发挥得淋漓尽至的后果,蚂蚁、甲虫和其他不知名的昆虫全都变得可爱起来,幸好山上是没有曱甴的,否则笔者也不知慈心会否受到考验。凌晨和傍晚的禅修,面对单独回房的经历,黑暗也不再带来莫明恐惧,反而觉得它很宁静而舒服。到陌生的环境而没有恐惧感,是笔者少有的经验。

由于是禅修的关系,生活节奏比平时慢许多,生活的片段好像电影的底片一样可以一格一格的分开处理,看得清清楚楚。第一天还好,第二天笔者觉得有点无聊,想找书看看,但看了一、两页,也没有细看,心情不知不觉已融入大自然的宁静和和谐中。自己放慢脚步,同时也想尽量投入山上的生活体验。

城市的繁忙生活使笔者习惯了一次行动要达至多种目的,或是一心多用,心自然散乱和难于集中。但在山上的每次行动,笔者只要做到一个目的,例如饮水,拿外套等。故此,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考虑清楚,每个动作的缓急性和需要性,而且每项事情都很自然的变得较为专注。

当然比较于其他有经验的师兄们,他们的定力是我们这群初哥所不及的,他们缓慢和处于当下。初见时,笔者以为他们是一群住在古朴大宅中的老人家,常常呆呆的坐在客厅中央,没有交谈,没有动作,甚至没有思想。当笔者有需要路过客厅时,也许是自己的行动太快太急,总觉得有点闯进他们的世界,打破他们的和谐和宁静感。后来,不知是出于模仿还是被他们感染,越来越多的同修,包括笔者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因此丰富了这幅优美而宁静的画面。

义工师兄们也不是全然的不动,山上的饮食、清洁、打扫都是他们一手包办的。无论在准备饭菜、煲水、抹地、洗碗、抹碗碟、清洁厨房,所有事务,他们都在修行,缓缓而专心一致和心无杂念的工作着,每个动作都是必须而简单。

提起饭餸,令笔者想起每天中午时份便会有阵阵饭香弥漫着华严阁每个角落,有时连邻近的廻澜也能嗅得到饭香。无论笔者当时用声音、呼吸或身体的触觉作为禅修的所缘境,我的心都不期然的开小差,我的嗅觉总是受到牵引,这些香味令我感到无比的幸福,我称之为「幸福的味道」。幸福并非必然,是有同修付出努力、时间,我们才可以享有的,更令笔者自觉要好好利用那几天去学习、体验,不浪费这次的因缘和合而成的禅修机会。

集体行禅是我们每天必修的功课,老师带领同学步行三十分钟路程,到达一个可远观东涌市的空旷高地,沿途有充满草香味的小径和湿滑地面,故此,同学们必须很小心和专心的行走。行禅的体悟中,除了要小心谨慎外,也领会到生命的流走,就如一步一步的山径,自己不断的向前行,山路却一步一步的往后退,尤如生命的历史,一刻也不容挽留,就算修行者不动,时间也是不停的流逝,人只可以认真的生活下去,以免浪费生命。

提到禅修,当然上山坐禅是不可或缺的。由于每天都坐上几小节,熟能生巧;加上大自然的助缘和老师带领,许多时候大家都容易放松下来,心的安定性也比在志莲坐的时候快进入平稳的状况。使笔者明白多练习坐禅的重要性和真真正正感受到心松下来,身的感觉和滋味,身体变得很轻很轻,手掌部份和下肢似乎与上半身失去连系,没有了知觉。平时所用的「出入息念」观呼吸法,自以为做得很轻松,上山后才明白自己很做作,很刻意,以致不到第二天已经出现头颈作痛,经导师指导后,才明了是作意太深,便改用声音作为所缘境,头痛的情况便立即得到改善。

每节坐禅之间,或是吃饭前后,笔者总喜欢坐在空地的旁边望天打挂,抬头看看白云的变动,看看会否下雨。山上的天色有变化,阴天、雨天、晴天三者无常的交替着,曾期望能见彩虹,可惜「苦」无机会,期待是落空。现在偶然抬头望天,身在闹市中,心仍似乎连接着山上的道场,这算不算是一种「执」呢?

看天的另一原因是可以避免看别人的脸,由于山上是止语的,少看别人的脸是以免别人误会需要交谈。老实说,笔者也未能完全止语,并非笔者忘记了,而是有同修受伤和病了,对于安慰的方式,除了言语外,笔者并未懂得用其他的沟通技巧,但现在回想起来,简洁的言语也许更有效呢﹗

止语只是外表的宁静与和谐,但在笔者的心中,不知已对自己或他人说了无数的说话了。到第五天,虽不用止语,我也变得慎言了,说话也简短了,甚至发现有些提醒或对话是不必要的,事情本身会自我完成,有时无需其他人作出太多的意见。

整个禅修营都在轻松、愉快、和谐的情况下进行,但不知为什么,笔者全程也睡得不好,整晚眼光光,只睡了两、三小时。但仍没有发脾气或麻怨什么的,只是如实知见的不去反抗不去拒绝坐禅时昏沉,只是知道,只要瞋心不起,失眠的失望也没有增加力量,只是午餐后有些昏睡,坐禅时就让自己睡一下吧﹗没什么大不了,就当做逆境禅吧﹗

除了多接受身体的不适应外,心也很感激这个身体。几天下来,好好的感觉身体的痛楚、疲倦、不适和肚饿的讯息。上山前的担心,对身体做成不必要的负荷,谁知上山后笔者异常适应天气清凉和湿度。城市生活的心不断攀缘外境,身体为此奔走,不断被劳役的身体和充满张力的身体,往往因此病下来。如今明白,心的定力直接影响健康。

到了第四、五个晚上,大家分享感受时,真情流露,大都乐意提及不开心的记忆和过往的缺点,大有昨非而今是之慨叹。同修们很勇敢面对自己习气的问题,不是只懂逃避、找借口,而是努力去修习面对困难的技巧和耐力,加强生活中的智慧。

最后,笔者很感激几位导师为同修付出的时间和心力,解答同学在禅修或生活上的疑难。因为若单靠自己观察揣摩,禅修的路会进步慢些和有机会走歪路呢﹗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