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寡言的爸爸变得多说话了!冯礼慈许素莹夫妇访谈(上)

文:曾宪冠    图:佛门网、普广精舍(部分由受访者提供)| 2015-10-27
慈力共振:感谢资深乐评人冯礼慈为佛门网撰写专栏慈力共振:感谢资深乐评人冯礼慈为佛门网撰写专栏
夫妻同船渡:他们俩坐的更是佛法的般若船,格外舒适稳定夫妻同船渡:他们俩坐的更是佛法的般若船,格外舒适稳定
冯宅的那些年冯宅的那些年
普广精舍禅修班活动──静坐(右边圆圈中间为许素莹)普广精舍禅修班活动──静坐(右边圆圈中间为许素莹)
普广精舍禅修班活动──思惟(左边圆圈中间为冯礼慈)普广精舍禅修班活动──思惟(左边圆圈中间为冯礼慈)

乐评人冯礼慈和电影人许素莹夫妇俩,还有他们的两个女儿,一家四口都是佛门弟子。他们皈依我佛已有十多年,那时孩子还在念小学一年级;孩子当然只是粗懂佛陀的生平故事,略知因果关系,不过冯礼慈和许素莹却在学佛的过程中,获得了极其深刻的认知,经历了非常巨大的变化。冯礼慈说,他曾听法师开示,「性格不是性格,是我执」,自己更因此大大改变了。此话也许太富戏剧性,但学佛前后的冯礼慈,几乎可说是判若两人。



不谈「修」 只谈「练」


冯礼慈自言性格内向,自小怕事,时常焦虑担忧,长大了有所改善,但仍然不大喜欢人际交往。读过不少心理学、哲学、宗教的书,但也没能帮助他了解自己,直至接触了佛法,才明白到所谓性格,是阿赖耶识累世积渐而成的。然而,佛法不是宿命论,先天形成的性格并非不可改变,透过打坐,修行止观法门,减却习气,便能从束缚之中解脱出来。


「心理学也处理性格的问题,方法也不能说是错的,但不全面,例如教人知足常乐,但那不能使人改变,而且社会上仍然以功利为主流价值。佛法则提供一套完整的解释和方法,让人打破宿命,看到改变的希望。」冯礼慈如是说。


「改变从修练而来,但一般人提起『修』也许会望而却步,那么或许可以提『练』,因为改变是可以『练』出来的。换个字眼,就能令人接受。」他接受访问时谈笑风生,就是这「练」的成果,性格由内向害羞变成开朗健谈,中间已经不留痕迹,他所说的「只能与少数熟人相处,连与多几位同事应酬也怕得要死」的状态,真是说也没有人相信。


他表示,「定」方面练得较差,「观」方面则较佳。在「观」之中,他「抽身而出,看见自己,例如身体感到痕痒,甚至疼痛时,用这种方法观察正在感到痕痒疼痛的那个自己,可以减轻痛痒的感觉。」


佛法观己也观人,冯礼慈说:「那就是做到『无我』,代入观察的对象之中。例如在港铁上,看见一个又胖又脏、穿着怪异、蓬头垢面的人,代入其中,你便会想到他何以如此,这就可以减轻你的执着。」佛法实际上已渗透到他生活的每个角落,「不仅打坐才是『练』,行住坐卧都是『练』。」



不要害怕疾病


当然,佛法对于冯礼慈的意义,不局限于琐碎的生活层次,只处理一些痛痛痒痒的问题。他表示,他学会了「放下」,「所以现在可以说是甚么也不怕了。」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许素莹插了一句。


冯礼慈续说:「一个杯子,无时不在变化,你怎么看它,它也就怎么改变。心理学家提出死亡是一种感觉,与佛法也有相通的地方;死亡之后,又回来了,早走的与晚走的,是先后的问题,这就是轮回的观念。相信轮回,也就不用害怕,因为我们已经来来去去千百万次了。」他曾经做过一个关于开心程度的问卷调查,结果得到9.5分!许素莹打趣说:「还要留一丁点余地,让他有改进的空间!」


说到疾病,「当然还是害怕的!」例如,对于癌症。但是,他的害怕已经减少。


「害怕的原因之一是焦虑,而越是焦虑,病情就越容易恶化。癌症让人害怕的其中一个方面,就是化疗的过程令人痛苦难受,而且费用昂贵,特别是服用那些标靶药物,这样不病死,也给吓死了。但是,无所惧怕,不再焦虑,治愈的机会反而较大。」



寡言的爸爸变得多说话了


冯礼慈与两女儿的关系不错,但也许是他性格使然,所以父女之间不是那么沟通无间。然而,修行佛法使冯礼慈一脱过去沉默寡言的性格,前几年小女儿在澳洲大学毕业后返港,目睹了爸爸的转变。她感到惊讶:「爸爸怎么和我有那么多话说呢?他从前不是这样的!」


至于夫妻关系,他和许素莹同为佛教徒,即所谓「同修」,那么他们之间在佛法上想必是互相切磋砥砺,更趋精进的了,但其实不然。许素莹甚至说:「两人在家裏也是各做各的事,说话不是很多,有时一两个钟头也没说上一句话。」然而,那并非视同陌路。


冯礼慈要谈夫妇相处之道了,他说早已准备好厉害的答案。许素莹笑着先让他发挥。


「一般人通常会说,夫妻之道就是甚么互相体谅,但俩已毋须体谅;从前也觉得自己懂得体谅对方,后来又觉得不大懂,而到了现在,已觉得毋须体谅了。如果两个人都是清净的、圆满的、无瑕的,那还用说甚么体谅?修行佛法的人会明白,从前要说的,其实已不必再啰唆……我们当然还没有到那样的境界,只是已经用不着『体谅』这两个字了。」他得意的说。


然后,许素莹说:「佛法让我体悟到人生无常,尤其到了这样的年纪,要懂得『舍』,因为一觉醒来,枕边的人也不知是否还在,而两人仍然活着,应该感恩。」


夫妇俩同沾法雨,许素莹修行佛法的经过与丈夫不尽相同,然而体会同样深刻,而且较之丈夫,有过之而无不及......


(续下篇)

冯礼慈专栏:慈力共振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