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实话青辣椒

文:梁锦萍 | 2014-12-26

说诚实话是一项公认的美德。日常生活中,要说诚实话,却是一种“高难度动作”。面对“我系唔系好肥?”“我系唔系老了?”等问题,总要使出浑身解数,才令现场气氛缓和。可是,老师对学生的评语、医生对病人的断症、辅导员对受导者的评估等专业判断,都不容含混其辞,于是他们便拥有“有话直说”的权利。可能我们对专业人员说真话习以为常,却没考虑到这些真话对当事人的冲击。

在辅导工作时,我曾接触一位患上抑郁症的女士。她是妙丽,才三十岁出头,原先工作精明能干;但在发现男友移情别恋后,便开始郁郁寡欢。夜间睡不稳,日间工作时情绪波幅强大。她于是寻求医生的协助。

“我到医生处求助。医生一脸冷漠,听完我的自述。左脚在摇呀摇的。厚厚的眼镜玻璃片下,是一双自鸣得意的眼睛。他问了几个问题之后,冷冰冰地告诉我:’你患了抑郁症。’”

“我拿了几袋药丸,离开医务所,乘搭西铁回家。脑袋响起医生的话,突然冒起跳路轨的念头。对我来说患上这病跟发了疯没甚么两样。我完蛋了!

“吃药,吃药,吃药。亲朋都把所有希望寄托到药物去。他们觉得药物是救星。他们不知道,这些药物在口里汲干我所有涎液;把我的大便都变干。它把彩色缤纷的梦境变成冻凝的灰、黑、白色。我翻查书借,知道药物会引起一些副作用。询问医生时,他显然不知道我已读了这么多资料。他敷衍地回答了一堆我早已知道的东西,他始终没有解答我心里的惊怕。”

庆幸的是妙丽换转了医生。新医生给她开了新药物,睡得稳了一点点,最重要的是这位医生体谅的说话。

“这位医生虽然年轻,但他愿意聆听我的焦虑。还有,他分享一些病人治愈的经验。他正面地讲述我的病情,却把它比喻为一场感冒,不经意患上了,便要好好治理,而不要再自己吓自己,使病情更坏。令我惊喜的是他很赞叹我工作的成就,和性格上的坚毅,并相信我一定能康复!”

妙丽的经历,不断提醒自己身为辅导员,担当助人专业要更敏感、更慈悲。原来专业人员的真话,对当事人有着难以预计的重量。这教我联想到吃青尖椒去──喜欢吃辣的人,会把整个青尖椒吞下而面不改容。对于平凡味蕾如我辈,则一定会先去核去嚢,才放入食材中去,免得吃时眼泪直流。同样地,说实话,也要小心看看对方承受的能力,才可避免造成灾害。


作者简介:

梁锦萍博士正任教社会工作和辅导课程,教学前曾担任辅导工作十多年。受导者都是启蒙她关于苦的导师,也是激励她学习佛法的推动力。热爱生活种种不起眼的细节,总觉得生命经历的人和事,不论顺逆皆是引导我们活得更仁慈更圆满的益友良师。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