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导向解脱:国际佛教善女人大会探讨佛教女性处境

文:佛门网 | 2011-06-16
国际着名的藏传比丘尼丹津葩默(Jetsunma Tenzin Palmo)国际着名的藏传比丘尼丹津葩默(Jetsunma Tenzin Palmo)
国际佛教善女人协会会长慧空法师(Karma Lekshe Tsomo)国际佛教善女人协会会长慧空法师(Karma Lekshe Tsomo)
第十二届国际佛教善女人大会开幕剪影第十二届国际佛教善女人大会开幕剪影
第十二届国际佛教善女人大会宣传单第十二届国际佛教善女人大会宣传单

国际佛教善女人大会(Sakyadhita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Buddhist Women)对于香港的朋友来说可能比较陌生,但其实这个会议已经有二十四年历史。它由国际佛教善女人协会(Sakyadhita the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Buddhist Women)举办,自1987年于印度菩提伽耶举行第一届国际会议后,约每隔两年便会在不同国家地区举行,今届已经是第十二届,由6月12至18日于泰国曼谷举行,主题是「导向解脱的领导」(Leading to Liberation)。

国际佛教善女人协会由慧空法师(Karma Lekshe Tsomo)创立,协会名字「释迦提达」(Sakyadhita)的意思是「佛陀的女儿」,代表了这个协会的宗旨:为全世界不同地方的佛教女性改善生活,借此饶益众生。

大家可能会奇怪,佛教不是无分性别、种族的吗?为甚么要特别以女性作为对象?香港的佛教女众其实非常幸福,香港社会男女平等(甚至有点「女性主导」),很多活动不但举办者是女性,甚至参加者也是以女性为主;此外,香港的佛教以汉传为主流,保留了完整的比丘尼僧团制度,女法师能够受到良好的教育与完整的训练,香港近年便有很多出色的女法师进行弘法工作,她们都有很高的社会地位,绝不亚于男法师。

然而,在香港「理所当然」的一切,在很多国家却是遥远的理想。在缅甸、泰国、斯里兰卡等国,女性一般地位比男性低,很多女性都没有接受教育的机会。而在佛陀入灭后至今二千五百多年,因为战乱或其他政治原因,比丘尼僧团传承在很多南传国家早已中断,女出家众根本没有途径正式受持比丘尼戒,她们只能由比丘受持八戒或十戒(但在佛陀时代正式的比丘尼戒多于五百条)。所以在社会上,她们只被视为「持戒女」,与在家女众的地位并无分别。亦因为她们的身份不被承认,社会大众也没有给她们足够的支援,造成了她们无论在生活上又或是修行上的种种困境。

藏传佛教的处境又如何?着名藏传的西方女修行人丹津葩默(Jetsunma Tenzin Palmo)曾在喜马拉雅山的偏远山区进行了十八年艰苦的修行,可是她却无法在西藏受持比丘尼戒。在1973年,她特地来到香港才能正式出家。(注:详情请参考麦肯基 (Vicki Mackenzie) 着的丹津葩默的访谈录《雪洞》(Cave in the Snow))

丹津葩默尼师在是次会议的论文中,提及藏传佛教以男性主导:所有上师都以男性为主,藏传的女性甚至没想过有女上师的可能性。藏传佛教的另一个传统──活佛,也理所当然地只有男性。转世灵童刚出生或于「坐床」后便接受上师的专门教育与训练,到他们长大了,亦只会把最重要的教法传给他们上师的转世(当然亦是男儿身)。所以,藏传的最高教法一直是「男士俱乐部」。

丹津葩默尼师的上师第八世康楚仁波切(the 8th Khamtrul Rinpoche)曾分享他姐姐的故事:他的姐姐出生前出现了很多上师转世的征兆,甚至比他出生时的还多。可是当她出生后,大家都非常失望于其性别。康楚仁波切说,如果他的姐姐是男孩子,她便会被栽培成为出色的上师,但在很多类似的例子中,这些女孩子在童年时连修行的机会也没有。究竟是女性的能力不足或是被抹杀了心灵发展的可能性?西藏的女孩子往往要等到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家庭,才能开始修行。由于她们的教育水平较低,就算她们的修行能达到很高的水平,她们也没有弘法的能力。这个负循环让女性上师在藏传佛教中鲜有出现。

这更显得国际佛教善女人协会的重要性。透过持续培训、教育及促进两性平等的工作,以及每两年一次的国际大型研讨会,为世界各地的佛教比丘尼提供平台,让不同国家、不同传承的佛教女众,互相学习及分享经验。在1993年,第三届国际佛教善女人大会在斯里兰卡举行;会议过后,这个比丘尼传承已消失了超过一千年的国家,历史性地再一次成立了比丘尼僧团,这为其他国家的出家女众带来很大的鼓舞。

在现代社会,女性已经不再是男性的附属品,在社会的不同领域,都能独当一面,不用笔者详述,相信各位都同意女性的能力与男性无异。佛陀教导众生平等,所以女性更不应被褫夺出家或修习佛法的机会。我们身为幸运的香港女佛教徒,有两点应引以为鉴:一,见到其他国家的女佛教徒在困难的环境中还可以在法的道路上披荆斩棘地前进,我们更应珍惜自己学习佛法的机遇;二,无论身在任何地方,我们都是佛陀的女儿,不同国家、传承佛教女众的问题其实并非与我们无关。虽然我们未必有能力给予实际的帮助,但我们可以支持这些机构的工作──无论是给予经济上的援助,又或参与、关心她们所举办的活动,都是非常可贵的布施。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