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1佛诞节-Ads

少发怒 多发愤

第271期明觉   文:张倩仪| 2012-03-07

      做香港人,怎么可以不生气?天天听着口是心非的政治门面话,天若有情,天也要发怒。

人偏是生而有七情。谁能一生之中从来不动怒?正如鲁迅所言,再飘逸的陶渊明,也有金刚怒目的时候。

      不满意而激动生气就会发怒。七情可以上面,怒容满面的表情,首先表现在眼睛。由侧目到怒目而视,是不同程度的示警。怒目而视等于说“喂,够了,不要太过份了。”不但人这样示警,动物也一样,据说吃草的河马警告敌人,第一招就是瞪着对方,第二招才是张开它那血盆大口。愤怒的反应是与生俱来的,从体内的准备到面上的表情,环环相扣。据说不同文化的人,表达喜怒哀乐的表情都差不多。不过中国人观察愤怒,还看到头皮的异动,特别细致,证明中国人可以做漫画家。古人很早就有怒发冲冠这类夸张用语。不知道我生气的时候,头发有没有跟着剑拔弩张,但是漫画家画一个人生气,确没有把头发画成疲软疲软的。

所谓怒从心上起,发怒本来是心理上一种防卫机制,可以让对方知所收歛,免得各进一步,互相伤害。如果双方都适可而止,发怒反而避免引起更大的问题。当然,发怒警告了对方,却同时会令我们的理智判断能力降低。所以老子说,善战者不怒。一怒之下,火遮眼,往往做出可悔的事。我们的生存环境,已经不是那种争斗的原野状态,不必常常用愤怒维护自己的地盘。心理学家劝告,人际之间,尤其是亲子之间,没有甚么事大到不可以稍待一会,怒气冲冲,最容易破坏关系,何必?这不是说要敢怒而不敢言,而是敢怒而不忍言,用爱心让理智恢复,之后再处理。

      中文里说 “愤怒”,这个 “愤”字,从前写的是 “忿”。 “忿”和 “愤”本来意思不同,现在 “忿”字基本上被 “愤”取代了。“愤”和 “怒”现在既然同义,构成的词就有不少相关类似的。像天怒人怨,也可以是人神共愤。

但是 “愤”字的原义,本来不是 “忿”,所以 “发怒”和 “发愤”就不是一回事。

很多人把发愤写成发奋,因为不知道“愤”字原来的意思,加上混淆了“奋发有为”这个词。《说文》说:愤,懑也。段玉裁的注,说愤以气盈为义,忿以悁急为义。“气”取义于真的气体,但中国人看心理,也有气的表现。面对困难,敢于迎难而上,要士气,要一鼓作气。所以发愤的意思,是内气旺盛,发而为努力的动力。孔子说发愤忘食,这是“发愤”的本义,不是生气到不吃饭呢。

生理决定了我们面对困难,有郁结要解的时候,可以迸发更大的力量。孔子作为教育家,无论怎样有教无类,仍得点出一个学习的真谛:“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学习动力要由内而发,内在未发愤,就是万世师表也没法点醒学习者,因为他不受启发,不能主动求知,不会作融会贯通的联想。用现代教育用语,这涉及“学习动机”和 “求知欲”。内气充盈,积累的能量在某一刻受启动,才能迸发出举一反三的动力,有通识的能量。

这么积极正面的“愤”,和生气的“忿”,大概都有“打醒十二分精神”的生理反应吧。合并了“忿”的“愤”,比起“怒”字,有更广的语源,色彩和面目远为丰富。

着眼于大众的幸福、有积极意义的生气,用的都是“愤”字。像愤慨、激于义愤、公愤、愤不顾身,都找不到“怒”字构成的同义词。

“愤”的情绪,也比“怒”更持久而复杂,更有“谷住道气”的性质,所以有气愤,有激愤,有忧愤,有羞愤;对世界不满的,有愤世嫉俗。

而我特爱心境苍凉的悲愤,因为悲愤可以化为力量;发而为文学,有女文学家蔡文姬的《悲愤诗》,传诵千古。她身为大学者蔡邕的女,在汉末被匈奴乱兵所掳,十二年里生了两个儿子。曹操用钱把她赎回来,本来该开心,却又要生生与亲生儿子分离。这离乱中的个人身世,足以令人低徊,扼腕叹息。但她的悲而且愤,已经不只感叹个人命运坎坷,还有对人生苦难的叹息,对跟她一样在乱世中流离的无数人民的无限同情。这中国式的悲愤,和佛教义的慈悲,真有如金刚怒目与温柔敦厚之可以并存于陶渊明,因为都有正义之气贯注在其中。

香港社会从政治到教育都憋得人心慌。与其盼英明的角色来主导,不如将发怒的减低理智情绪,来个创意转化,变为发愤、悲愤的正面力量。我们需要的是智慧和愿力,如果愤而能启,或许能使香港的共业增添善业。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