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尊崇佛教的日本长屋王

文:叶德平 | 2020-07-22
(图:网上图片)(图:网上图片)

早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肆虐内地,令内地医疗物资一度供不应求。据内地传媒报道,当时日本各地义捐物资,而有趣的地方是,物流包装上题写了一些汉语诗句,例如「岂曰无衣,与子同裳」[1]、「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鄕」[2]。其中最特别的,莫过于摘自日本国长屋王的偈语「山川异域,风月同天」。今天,就让笔者乘兴跟大家谈谈远在东瀛的长屋王的故事。

尊崇佛教的长屋王

长屋王生于飞鸟时代[3]天武天皇十三年(684年。案:《怀风藻》指他生于天武天皇五年,即676年。),卒于奈良时代[4]神龟六年(729年),横跨日本两大时代。他是天武天皇之孙、高市皇子的长子,母亲乃天智天皇之女御名部皇女,是嫡流皇胄。

飞鸟时代是日本佛教的「萌芽时期」,而奈良时代则继承了这种护佛政策,皇家亟力推崇佛教。在圣德太子的主导下,日本佛教得到长足的发展;这时期,官民都着力创建寺院、宣讲佛经、着述论疏,佛教顿时成为日本「国教」。在这种氛围下,长屋王也成为虔诚的佛教徒。今日有关长屋王的古代汉籍记载极少,只有宋代赞宁法师等撰的《宋高僧传》有间接记载;而现代的《全唐诗》亦因收录了「山川异域,风月同天」一诗,而纪录了长屋王的简单生平事迹。

〈绣袈裟衣缘〉

根据《大正新修大藏经》载《宋高僧传》之〈唐扬州大云寺鉴真传〉记:「又闻彼国长屋曾造千袈裟来施中华名德,复于衣缘绣偈云:『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寄诸佛子,共结来缘。』以此思之诚是佛法有缘之地也,默许行焉。所言长屋者则相国也」。这是鉴真和尚的本传,关于长屋王的记载,《宋高僧传》则只有短短几行字的记述,而其中包括了这首偈诗。这首偈诗后也收录至《全唐诗》卷七三二,并获冠以〈绣袈裟衣缘〉诗明。其诗题之侧,有一个「案」曰:「皇时,长屋尝造千袈裟,绣偈于衣缘,来施中华,真公因泛海至彼国传法焉。」显然,这是依据《宋高僧传》改写而成。

〈绣袈裟衣缘〉是一首文字浅白的偈诗,大意是:我们处身于不同的国度,一方在日本,一方在中土。虽然看到的山岳、河川都不同,但头上还是顶着同一片天空。今天,我把千件袈裟寄到中土,为的就是希望能与中土的诸僧结上佛缘。相信,就算不用我的解释,诸位读者都能明白这首直白如话的诗歌。

本来,长屋王如此美意,加上其一国之相的身份,理应得到中土僧尼的积极回应,但事实却并非如此,到底是甚么原因呢?


长屋王是重要「外护」

长屋王笃信佛教,擅长诗词,加之其皇胄贵亲之身份(案:长屋王曾官至「正二位・左大臣」之高职),他绝对是有充够的热情与能力,制造「千袈裟」送赠中华。这种既有势有财,又笃信佛教者,就是山门所谓的「外护」。「外护」是指僧侣以外的在家居士。印光大师曾指出佛法要顺利流通,必须内、外护相济。「内护」是「真修实践之僧」,持守戒律,「笃修净业」,使到自己及信众受益;而「外护」的主要是「不惜资财,广种福田,普令同人发起信心」。(印光大师:《印光大师全集问答撷录・护教》)

「内护」是宗门可以掌握的事,但「外护」则不是,所以宗派领导,乃至寺庙住持,都必须要想法子保持与朝野世俗的关系。长屋王如此身份,自然是护持日本佛法的重要「外护」,作为有志弘教宣道的僧尼,也自然不会抗拒长屋王结纳之美意。可是,纵有如此美意,也是重要外护,但中土僧尼反应冷淡。


鉴真和尚挺身而出

唐玄宗开元二十一年(733年),长屋王派遣了荣睿、普照两位僧人随同「遣唐使」来到中土唐朝。二人甫上岸,即来到扬州大明寺,把长屋王的礼物与诗句呈上,诚邀寺中高僧亲往日本国传法授戒,弘扬佛法。可是,大明寺诸僧却默默无语,竟然无一个人能应承。试想想扬州是当时南方重镇,而大明寺更是淮南地区的宗教活动中心,受戒持法者无数,居然无一人敢应承。原来是因为碍于当时航海技术的不成熟,日本与中土的航道并不安全,要来往两地,需要冒很大风险,所以没有僧尼够胆答允。

当大家都哑口无言之际,突然,一个和尚站了出来,说了九个字「是为法事也,何惜身命」,表示为了弘法大业,个人性命根本无足挂齿,一口就答应了长屋王的请求。

故事至此,其实还没有完,笔者下一期就跟大家说说鉴真和尚坚忍不拔的弘法事迹。



后记:《怀风藻》录长屋王诗

上文提及长屋王雅好文艺,多有诗词之作。其实除了那首〈绣袈裟衣缘〉外,日本现存最古老汉诗选集《怀风藻》收录了长屋王三首汉诗。今谨辑录于下:

五言元日宴应诏

年光泛仙籞 月色照上春 玄圃梅已放 紫庭桃欲新

柳丝入歌曲 兰香染舞巾 于焉三元节 共悦望云仁


五言于宝宅宴新罗客 一首 【赋得烟字】

高旻开远照 遥岭霭浮烟 有爱金兰赏 无疲风月筵

桂山余景下 菊浦落霞鲜 莫谓沧波隔 长为壮思延


五言初春于作宝楼置酒

景丽金谷室 年开积草春 松烟双吐翠 樱柳分含新

岭高闇云路 鱼惊乱藻滨 激泉移舞袖 流声韵松筠


这三首汉语词藻华丽,可是略嫌过于堆砌,类近宫体诗。不过,这正正切合了长屋王贵胄大臣的身份,富有一种贵族的气派。在此,我也补充一下长屋王的结局:长屋王一生都没有来过中土唐朝,而在729年,长屋王因为奸人构陷,与妻子一同自杀,史称「长屋王之变」。

 

延伸阅读:
禅与艺术——继程法师访谈

 


[1] 《诗经・秦风・无衣》:「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2] 王昌龄《送柴侍御》:「沅水通波接武冈,送君不觉有离伤。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

[3] 飞鸟时代:崇峻天皇五年(592年)至和铜三年(710年),一共一百一十八年。

[4] 奈良时代:和铜三年(710年)至延暦十三年(794年),一共八十四年。

作者 - 叶德平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学士、硕士,北京师范大学文学博士,博士论文为《释守卓及其诗歌研究》,专研宋代诗与禅。现职大学讲师,业余担任香港历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香港凤山寺宗教文化部部长等。文章除散见于《香港商报》、《文汇报》、《教协报》,以及国内外学术期刊外,近亦有专着《回缅岁月一甲子──坑口风物志》、《小学生古诗游》等。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