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布施的体会

文:梁锦萍 | 2014-03-19

刚刚朝圣归来,旅途所见所闻甚具启发性,其中我深刻体会布施的意义。

到峨眉山朝圣,特意跑到成都「西藏一条街」,希望买到一些价廉物美的手信,好向亲友交待交待。「一条街」始于武侯祠街尾端,由向东南西北四方延伸的四条街道组成。这个小小区域,除了少量售卖日常用品的商店外,绝大部份摆卖着藏传佛教的佛像、念珠和法器等物品。抱着出来 「血拼」 的心情,我和友伴兴致勃勃地逛着商舖,眼球被琳琅满目的商品吸引着,当遇上心仪的念珠等物,便跟店主讨价还价。奇怪的是,总有人不停走近身边,喃喃地说些祝褔语。直至他们向我伸出手来,始醒觉他们是当地向游客讨钱的人──在香港我们普遍会称他们为「乞丐」。开始时,我不知如何做出恰当反应。遇见乞丐应该布施一些金钱,是正确而且合宜的事,这是我一直认知的。教我不懂如何反应的不是缺乏这种常识,而是面前的乞丐全都衣着整齐、态度从容、饶有礼貌;跟我惯常见到跪倒路边,四肢不全的可怜乞丐,真有天渊之别。

当我给他们一块钱,他们就欢喜作谢,欣然离去;没有给人丝毫「惨情」的感觉。其中一位面容破毁,可能是我脸上流露了惊诧,对方反而大方地告诉我,她是被火烧伤的,连双手也伤势不轻。言谈间,她的态度轻松,向陌生人谈论这桩历史,活像已全然接受这个不幸的事实似的。当日适逢是藏历大年初一,我的同伴以藏语「新年快乐」向每位讨钱的人祝褔。我也不甘后人,努力操着香港乡音的普通话祝愿他们「新年快乐、身体健康」。沿途遇到多少讨钱人,已经记不起来,但整个过程活像农历新年拜年一样,派利是的人心生欢喜,收利是的人欣喜万分。

回想过来,到底是我布施了财物予讨钱人?还是讨钱的人们慷慨地给予我一个累积褔德的机会?在施与受的过程中,所布施的和所接收的看似是实质的金钱,但想深一层,不正是一种爱的能量,透过施与受的动作,奏鸣出人类互助的组曲么?曾听过布施当以「三轮体空」为上,此话甚有智慧。施者、受者及施予物三者皆非独立自存,完成布施整个过程中,三者靠赖种种微妙关联得以圆满;是故,施者不应心生骄慢,夸耀自己布施的质量;对于所施予之物,也端视它能否令受者感到满意和欢喜。今天有机会和能力布施,全靠众生在生活其他层面为我付出努力所致。所以每当布施完后,应尽快把美善回向众生,并赶快把布施之事忘掉,免得不知不觉在心中生起骄矜的恶习。

执笔之时不经不觉已回港五天了,心里仍记得当天布施的人和事,还在这儿大作文章,看来我与「三轮体空」之境界,相去甚远矣!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