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厨余大象

第252期明觉   图、文:神野猫| 2011-06-29
在新干线上,给清空后的便当。在新干线上,给清空后的便当。

随着香港人口急剧增长,每天从食肆、酒店、街市、食品制造商及住宅收集得到的厨余数以千吨计。有民间团体提出发展「回收厨余」作有机肥工业,但政府却坚守在「厨余是垃圾」的角度,宁把它拿去堆填区弃置也不愿拨款发展有机肥工业。在大家仍为「集体厨余何去何从」的问题上争长论短时,我想跟大家说一个有关「厨余」的有趣故事,这要由六年前说起……

那一天,母亲踏自行车到宫原车站迎接刚刚下机回家的我。由于乘早机的关系,抵达车站时已是傍晚,也就是肚子在喊饿的时候。回家路上的食店多的是,这边汉堡饱店有「新登场」,那边拉面店有「季节限定」, 之后还有薄饼店、饺子店、寿司店、便利店等等食肆不断在沿路夹击──但无论我有多饿,也决不为面前的诱惑所动,因为我知道全日本最好吃的料理正在等着我,而为我准备这顿料理的厨师正在我身旁!

回到家中泡过热水浴后,餐桌上已放着新鲜热辣的炸猪排料理。那时我还是个「肉食女」,只要看到好吃的东西都会即时鲸吞,但面对母亲精心安排的自家料理,肚子里那股冲动即时缓和下来。我就如忘了肚饿那样,停下半晌,先用心欣赏那份糅合了季节特色、颜色、香味、味道与文化的盘飧 ,继而才了了分明地一口又一口把眼前那久违了的美食往嘴里送。

翌日早上,餐桌上等着我的是一客丰富的鸡蛋奄列定食。当我开始大口大口地干掉奄列时,一股似曾相识的味道渗透味蕾,细嚼一会后,我望着母亲说:「是炸猪排啊!」母亲点一点头说:「是啊!昨天晚上弟弟没有回来吃饭而剩下的,现在把它们切成小块做了蛋奄列,别介意啊!」我微笑摇头表示不介意,因为实在是好吃。

晚上回家后,母亲为我做了茄酱意大利面,红彤彤的,看上去令人好开胃呢!当我正开怀大嚼时,一股似曾相识的味道又再渗进味蕾, 我即时望着母亲说:「又是炸猪排啊!」四周突然静了──若这是漫画的一格,那母亲的背部必定给画上大汗一滴。她带点不好意思的语气说:「是啊!因此才拌入茄酱一起煮,那便不容易于吃出隔夜的味道。」我微笑着安慰她说:「没关系啊!反正这炸猪排肉丝意大利面很好吃啊!」她笑笑望着我说:「今天是最后,明天不会再有炸猪排了。」听见她这样说,我竟有点失落。望着盘子,感觉它变成了马戏班表演场地,而班主却刚宣布 :「 今天是大象最后一次表演,明天它便退休了。」噢!为了欢送我盘子上的「大象」,那晚我吃了两盘意大利面。

翌日早上,我吃着母亲为我做的厚蛋三文治,大口大口的,味蕾上只留下淡淡的香草味与鲜奶味。未待吃完第一件,我已肯定「大象」真的退休了。由于要赶上前往大阪的新干线,我也懒得再想「大象」的事。吃过早餐,便三步夹着两步的赶往车站,差点连母亲准备的午餐便当也忘了。

大概早餐吃得不够饱,登上新干线不久,肚子又再饿起来,于是打开便当,看看有什么可拈来吃。一打开后,我听到向我打招呼的声音说:「嗨!早晨!」我环顾四周,找不到声音出处。「是我啊!大象呀!」我即时叫了一声:「うそ!(开玩笑!)」同时又朝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大象」一身蛋奄列的造型,闲适地躺在便当下方的钖纸杯上。被骗了,却也禁不住笑了起来。为了「泄愤」,我即时吞噬了整只「大象」。自此以后「大象」便再没有出现了。故事大概到此为止。

在政府与民间团体针对厨余的解决办法还未达成共识时,身为市民的我们,是否就只能冷眼旁观呢?当我们把厨余掉进垃圾箱时,以为一切就如上述故事结局「 自此以后『大象』再没有出现了 」,那其实只是个假象而已。

要「大象」还是要「假象」,一切都是由自身开始。不妨从今天起,本着珍爱大地赐给我们食物的心,对食物的生产和制作提起感恩的心,再加上创意与正确的方法去转化与善用,令厨余也成为供应我们体力的能量,再以这些能量去行善,把福德回向大地众生。 我想这才是有效处理厨余的头号良方。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