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明觉洞见】建设属于自己的健全佛教生态──港澳佛教交流的一些反思

文:明觉洞见    图:Tim Liu| 2017-09-28

 

早年香港、澳门间佛教交流密切而频繁。太虚大师、虚云老和尚、观本法师、竺摩法师等佛门龙象,先后弘化港澳,在两地讲学、办杂志、兴道场,提倡人间佛教理念,影响甚巨。当中澳门无量寿功德林及香港东莲觉苑,可谓见证两地的深厚法谊,为后世津津乐道。如上世纪三十年代东莲觉苑苑长林楞真居士及主讲霭亭法师,邀请竺摩法师至功德林开办佛学研究班,研讲唯识。他更先后在功德林创办《觉音》月刊及《无尽灯》,两本杂志遂成为连接两岸三地佛教交流的重要桥梁。

纵观当时社会环境,男尊女卑的性别观念根深蒂固,两者的社会地位差天共地。女性往往被视乎男性附庸,缺乏接受正规教育的机会。

至于一般女性在佛教扮演的角色更是可有可无,甚至长期给标签上拥有「五障」、「五漏」[1]之身。创办人张寿波(观本法师俗家姓名,其时法师尚未出家)以提升女子的社会地位为念,于1924年将家庭式的念佛道场改建成女子佛教学院,是为无量寿功德林[2]。澳门功德林在粤港澳三地享负盛名,除了观本法师敢于开创先河外,更因为他坚持强调众生平等无一差别的理念。无独有偶,何东爵士夫人张莲觉居士(原名张静蓉)抱着为女子办学的育才抱负,亦于1935年创办东莲觉苑[3]。张莲觉更在功德林创立初期,大力捐献,不遗余力。某程度上可以这样理解,近代港澳佛教交流的滥觞,建基于对女性应该有权利平等地参与宗教生活这个目标的追寻及探求。

可惜其滥觞亦即其终结,二战过后,两地佛教均朝着碎片化的方向进发──香港的佛学社团虽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澳门民众却大家抱着佛、道同流的心态接触信仰,当年种种大规模的交流活动却已不复见。纵使两地多次举办大型的佛学会议[4],终归是流于形式主义,且多联同内地佛教团体共同筹备,会中最后以宣扬意识形态及呼喊口号为主。对于如何重现如当年虚云大师赴澳讲法,万人争相皈依的空前盛况,却似乎未有考虑到。

另一点教人遗憾的是,港澳两地政府从未就宗教活动作任何官方统计调查。现在一般查阅到关于佛教的各项数字及描述,大多是收集自宗教组织或学者的研究成果,甚至是一些粗略的估算,以至当提及佛教在港澳地区的发展时,只能用上「拥有大批信众」、「(佛教)占据着相当重要的位置」等笼统字眼。[5]至于在澳门,仍有相当一部分的都市佛教活动,是与民间信仰和道教合流。「尊神崇圣」的思想植根人心,大家往往都是神、佛不分,情况远较香港严重。有时甚至是官方自身对于一些基本客观的陈述亦模棱两可,未有试图从定义上作出区分[6]。相较南、藏传国家对佛教事业发展的高度投入,港澳可谓走在天秤的另一个极端。当民间层面的交流越趋空洞及样板化,而政府又对宗教事务兴趣缺缺,其后果可想而知。

月前机缘巧合下到访澳门功德林,住持戒晟法师[7]分享,他在接手前,功德林曾沉寂了长达二十年之久。到他当了住持,立即锐意重新发展寺庙,但政府相关部门诸多留难,四处质疑,双方拉锯长达十二年。据法师所言,政府人员对佛教的印象还停留在数十年前,仿佛僧人只会做法事,别的甚么都不懂,甚至有人质问到底他跑来澳门是为了甚么利益!虽然前路艰难,法师却庆幸澳门信仰佛教的民众十分纯朴,而且现在年轻人也多了,他们愿意学习新事物。总的来说形势还是良好的。

的确,港澳两地若能好好利用年轻人对学佛兴趣正浓这一优势,假以时日,佛教发展自会更上一层楼。香港在这方面已有不错的成绩──香港佛教联合会早在二十年前便推行「弘法使者」奖学金计划,积极培育年轻一代,希望他们日后能投身服务社会,肩负协助推动弘法事业的使命;东莲觉苑则于九年前起创办「领袖才能与沟通技巧培训课程」(简称LCS),每年收录若干18至35岁的学员,透过课堂分享,让他们学习以正念和转念面对逆境,将佛陀的智慧带进生活。其余各大道场亦有各自的学佛青年培训计划,成果丰硕。至于澳门,除了属于法鼓山体系的澳门佛教青年中心,及澳门佛教总会下的一些小规模青年组织,在这方面仍尚待开发。戒晟法师观察到,多数是小朋友陪伴父母来寺庙参拜,主动来求法的年轻人,寥寥可数,至于出家人的数量就更不要提了。

长远而言,港澳两地大可联合资源,筹建正规佛学院,以培养当地僧才为目标,尤其应以吸引青年人为主,主力支持及鼓励新生代投入宗教事业。现时两地依赖从内地输入僧才,在我看来,对解决寺院出家人不足并无任何实际帮助,充其量是治标不治本的做法。内地僧众来港,完成一场法事,或者完成一个短期课程,最终还是要回到各自的寺庙去。强如虚云老和尚、竺摩法师,也总不能一生人留在香港或澳门。香港在建设高等院校的佛教课程方面,经验丰富,绝对可以让澳门借镜。只有两地拥有属于自己的健全佛教生态,才有意义继续谈论真正的交流。


[1]《中阿含经》卷四七《瞿昙弥经》云:「女人不得行五事,若女人能得如来无所着等正觉,及转轮王,帝释,魔王,大梵天等终无是理。」后世便称之为五障,指女性身为佛教徒所难以跨越的五种障碍;五漏则见《佛说大乘金刚经论》:「男身具七宝,女身有五漏⋯⋯何名五漏?一漏不能为身主,二漏不能为家主,三漏不能为人主,四漏不能为物主,五漏不能为圣主。是名女人五漏之体。」不过此经并未收在大正藏之内,有的更将之视作疑伪经。姑勿论后者真伪如何,五障、五漏之说确实常被施加于女众身上作另类的宗教语言暴力。更多关于佛教女性地遭蔑视的论述,请参考古正美,〈佛教与女性歧视〉,《当代》第 11 期(台北:合志文化出版公司,1985),页 27-35。

[2]杨开荆《澳门功德林》(香港:三联书店有限公司, 2017),页12。

[4] 如2005年的「海峡两岸及港澳佛教圆桌会议」

[5] 近年香港政府多描述佛教为一拥有约百万信众的宗教,如香港旅游发展局截止2016年11月底最新版的《香港的宗教导览资料》中,指出「据一位和主要宗教派别有联系的当地学者估计, 香港约有 200 万名道教徒和佛教徒」,但对于佛教在香港发展的情况,则只是轻轻带过,随便列出十多家寺庙的名称而已。详见: http://partnernet.hktb.com/filemanager/tc/content_510/Hong%20Kong%20Religions%20Tour_tc.pdf

[6]翻阅去年的《澳门年鉴》,编纂者在〈宗教和风俗〉一节中「佛教」这个子标题之下,也不得不如此写道:「⋯⋯值得指出的是,澳门不少居民心目中的佛教是一个很广泛的概念,当中还可能包含儒、道及中国民间其他的传统习俗信仰。妈祖阁、普济禅院和莲峰庙等庙宇的兴建和历代的修葺,建成后一直香火鼎盛,历久不衰,就是最好的说明⋯⋯澳门有庙宇 40 多座,数十间土地庙和神舍,在大大小小的庙宇中,以供奉观音、天后和关帝居多。」妈祖阁、莲峰庙是澳门信仰交错的最佳写照;而菩提禅院、功德林、药王禅院等正统佛寺,则只字不提。见: http://yearbook.gcs.gov.mo/uploads/yearbook_pdf/2016/myb2016cPA01CH24.pdf

[7]澳门佛教基金会主席、澳门佛教中心协会理事长、无量寿功德住持,同时为香港学佛会的创办人及会长。

「明觉洞见」由佛门网编辑部及不同专家执笔,从佛教的根本教导出发,探索佛教的发展和当代社会议题,提供多元思考角度,冀为佛教的学术性讨论和实践上的检讨提供养份,以及具启发性的佛教视角。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