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廿一世纪的另类布施(二)

第280期明觉   文:Woodreus18| 2012-07-11

今时今日,医学昌明,很多从前是不可治愈的恶疾,现在也能克服。可正如前文所言,而今仍然有很多疾病威胁着人类的健康。除了先前提及过的一些肌肉萎缩症之外,还有不少疾病是至今难以根治的,譬如精神分裂症(Schizophrenia)和大脑麻痹等等。笔者身边,就有很多因小时候曾经缺氧而患有大脑麻痹的朋友,他们的肢体活动能力可能逊于常人,说话、学习或运算等能力也有可能受到影响,但他们很多都热心助人,也不会轻言放弃,总会尽力克服生活上的限制,和努力应付学业上的困难,有些甚至用课余时间接受香港残奥协会所提供的训练,在运动场上创一番成就。此外,聪明如「光纤之父」的高锟教授,也不得不受阿兹海默病(Alzheimer's Disease,或称脑退化症)所煎熬,脑神经功能日渐退化,连记忆和智力之衰退也不可逆转。

现时,从医疗技术上而言,我们身体上大部分的脏腑器官都已非绝不能替换的了,外科移植手术为很多病人带来了重生的机会,可是现时用来移植给病人的器官极为短缺,因此器官捐赠绝对是一个功德无量的布施。

可是,还有最重要的一环,乃我们至今不能克服的,就是我们的大脑。人类的神经系统根据极其简单的原理运作,却构成一个复杂无伦的「超级电脑」,支配着人类的情感、记忆和行为等等功能。迄今为止,科学家对大脑的认识仍很有限,对于大脑受损、衰退或变异所致的疾病更多半是无能为力。我们暂时还不可能用移植大脑和意识转移的方法来治愈病人,这正正解释了为什么笔者身边众多大脑麻痹的朋友,一旦神经系统受损,就要终身受此障碍,很难痊愈了。然而,他们患病,其实充满无奈,因为其病源──发高烧或缺氧的时候,他们往往只是个初生的婴儿或几岁的小孩而已。

事实上,对于刚刚提及的大脑疾病,以及前文所讲述过的遗传病,乃至人类其他各式各样的疾患,基因工程、神经科学、再生医学以及干细胞治疗法,皆是我们的新希望,其发展极具潜力。无论是科学家、医生或病人,都热切期待更多相关的研究成果,可以惠及大众。这一类的医疗科学的研究,在可见的将来,有望可以治疗更多现时未能根治的疾病,甚至这样的医疗变革潜在着延长人类寿命的可能。资助此等科研,不仅是布施,不仅为了帮助长期病患者,将来更可能回饋我们自身,待我们年老时得以享用。因此,笔者说过,一旦将来有能力,我必定会大力支持此等医疗科学的。

只恨,对于一些病苦而短寿的患者,这一切看似遥遥无期。笔者身边,一个一个的前辈离开了,我很担心现时的朋友将来也会因病而一一远去了、当天使了。这正正是笔者致力呼吁善心人对此等医疗科学多加支持之原因,我衷心希望赶快有更多的有效治疗法面世──因为有一班「年老的」青年人正在与时间竞争呢!在未有新的治疗法之前,我们──包括所有患者、笔者和各位读者在内──这一班人,可以做的,大概只有通过养生和物理治疗,尽可能维持自己的健康了。虽然笔者非相关范筹之专家,但深知此等科研意义重大、潜力无限,故仍献丑试加说明,唯愿大家对此有多一点意识和重视。

因此,我在此再三呼吁,敬请各位善心人,除了平日的布施、做义工外,也请支持生物科学与神经医学的研究!善种一施,善缘一结,功德无量!

(笔者按:附图为笔者的朋友,同样都受疾病困扰和体能限制,但无碍对生命的热情。刊出图片已征得其同意。)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