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从佛学到学佛──回顾我与净土宗的法缘(一)

第309期明觉   文:关其祯| 2013-08-21

前言


自小在追求宇宙人生的真理中,我触及人生的根本大事 – 生死问题,而进入宗教的领域,寻求终极的解脱生死之道。在林林总总的宗教中,我选取人类历史上最具圆满智慧和道德的释迦牟尼佛为我的依止导师。在佛陀的八万四千法门中,我遇上大乘菩萨教,最后选取了易行难信之净土法门。透过忆述我个人与净土宗的法缘,我希望与读者分享我的心路历程和宗教体验。



初闻佛教的「三法印」


我自小对哲学思想,包括宇宙人生的问题甚感兴趣。虽然我读了四年基督教和十年天主教学校,但对这些一神教没有什麽感应、感觉等,或许是无缘、不契机吧!反而我在1971年进入香港大学读土木工程系时,正值火红的年代,我却读了很多马列主义的书籍,受唯物辩证法的思想影响和薰陶,曾自诩为一个唯物主义的无神论者。


作为一个知识份子,我仍不断追寻宇宙人生的真谛,例如,为什么我来到这个世界?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死亡是什么一回事?世界怎样形成?世界会灭亡吗?这一大串似乎永远没有答案的「老土」问题,一直悬在我的脑海中。


1988年,我试图探索中国文化的根源时,偶然遇上了「佛学」, 并在课堂裏第一次听闻讲师解说佛教的义理 - 「三法印」。我当下的感觉,犹如「触电」!「三法印」者,即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三法印」不单是印证佛教真伪的标准,也是宇宙人生的真理。



「佛学」与「学佛」


由于自小在黄大仙庙附近居住,我对佛教、道教等分不清楚,只知拜神烧香,求签问卜,一概以迷信视之,认为皆不值一屑。然而,当我听到「三法印」的道理后,深感佛教教义的辩证思想,比马克思主义有过之而无不及,思辨性强,智慧高明。对我这个崇尚逻辑思维的科学工作者来说,可说是正中下怀。我更奇怪得知:佛教倡立「缘起论」,否定「创造论」,不认为有「创造神」的存在,令我这个无神论者较易接受「佛学」,并开展对似是而非宗教的「佛学」进行探究。


我毫不犹豫,随即报读一个佛学班的课程。我知道从因果到缘起,乃至真空与妙有的关系,深感佛学的义理博大精深,圆融无碍,愈感到佛学近乎完美。佛学把自己困扰多时的宇宙人生问题之疑虑,一扫而空!但是,或许自己仍有思想障碍,我始终没法从「佛学」跨进「佛教」去。毕竟「佛学」与「学佛」是两回事嘛!



我终于皈依了


曾经自诩为一个唯物主义的无神论者的我,否定形而上的超自然力量之存在。我曾认为人死后会变成畜生之轮回学说,属无稽之谈。我曾听闻别人对神、佛、菩萨等亲身感应的事迹,如逢凶化吉、绝处逢生,顽疾竟愈等等,我都不以为意,甚至鄙视为迷信。或者我宿世福根浅薄,没有缘份亲身见证这些最直接、最实在、甚至最原始宗教的感应事迹。由于我缺乏宗教的神秘经验,我只好多走一点弯路,以另类逻辑推理的方法,希望自己能接受「超自然力量」之存在。


当我不断研读佛教书籍,发觉愈读愈精彩。佛教的思想体系是十分完整,立论严谨,又理性化;佛教的教化是慈悲平等、尊重生命,真是伟大。佛教对一切世间事物分析得淋漓尽致,对一切问题都有圆融无碍的解释和答案,绝不含糊,博大精深。我开始感到佛教的思想可以作为我的人生观,我愿意接受佛陀作为我的榜样。他的智慧和德行都是圆满的,是一位可依止的导师。


过了一段时间后,我对自己说:我既愿做佛陀的学生,理应皈依我佛 – 登记入学!我对自己说:若我能接受轮回思想,我才皈依。及后,想不到不消一年光景,我锁定佛教为我的宗教,我终于皈依了!我终于从「佛学」,转到「学佛」了!


我还记得在皈依仪式上唱诵「忏悔文」,并礼佛时,竟然无缘无故地大哭起来。或许这算是我一点的宗教经验吧!那个时候,我对「净土」一无所知,枉说什么「净土宗」。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