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从「入流亡所」说观音圆通,兼谈楞严真伪

文:蒋锦兆    图:Pixabay| 2019-01-04

缘起与大意

有同修最近往台北法鼓山游览后,在群组中分享了观音殿入口处背面横梁上赫然见到的「入流亡所」四个大字的相片,非常醒目,且寓意深刻。原来这四字实是出于《楞严经》〈卷六〉的经文,是观音修证耳根圆通时其中一个法门,而刚巧笔者亦正在研读《楞严经》,故在此一谈。

本文先从「入流亡所」的意义展开,然后再逐层阐释《楞严经》〈卷五、卷六〉中与此有关的经文背景及大概,说明观音修证耳根圆通的渊源及义理。最后触及楞严真伪的始末,希望借此增长读者对研读《楞严经》的兴趣和信心。

「入流亡所」简释

由于本文围绕「入流亡所」四字为中心,故此必先在此破题。但这四字实在寓意深远,不易阐明;同时亦是观音菩萨修证耳根圆通法门的关键所在。所以笔者选择先从这四字的字面解释开始,然后再透过经文的上文下理,再层层深入,和盘托出。

「入流亡所」的「入流」,是相对于「出流」而言。「出流」就是识心攀缘声尘,向外奔驰之意,而「入流」是背向声尘,返入于闻性之流。正是因为入流的缘故,所以便把声尘抛于背后。声尘由之而犹如被丢失了,故称为亡所(亡失所闻)[1]。总的意思是说,从本来攀缘声尘,到后来背向声尘,把声尘忘掉,而得入于闻性之流。

闻性与声尘——佛的撞钟喻

这裏得说明,「闻性」与「声尘」,是两个重要而不同的概念,其中有细致的分别。闻性是能闻能知能觉的本性[2],声尘是指声音外尘。有闻性所以能听到声麈。但声尘有生灭,而闻性却不随声麈生灭而生灭。经中〈卷四〉部分,佛陀曾借罗睺罗撞钟的例子,说明二者的分别。经文中,佛着罗睺罗撞钟凡四次,而每次于钟声生灭时佛均诘问阿难(合共八问)。佛于头二次重复问阿难「闻否」;而于末二次时则问阿难「有声否」。阿难于头二次时重复答我闻、不闻;于末二次时则重复答有声、无声。佛随即责问阿难为何自语矫乱(意即矫乱闻性与声尘)?并说既言无闻便即是无闻性,无闻性即等同枯木,那何以末二次撞钟时还可复言有声与无声呢?于是佛告阿难说:「是故阿难,声于闻中自有生灭,非为汝闻,声生声灭。」意思是说,声音有生灭(有声与无声),但闻性并非在有声时才有,在无声的时候也还存在的;所以闻性并不随声尘的生灭而生灭(所以并无「不闻」)。这道理与其后本篇中证入耳根圆通的义理有着莫大的关系。

「入流亡所」再释

下面再交代《楞严经》〈卷五、卷六〉中有关观音菩萨道出「入流亡所」在修习观音圆通中的角色。

《楞严经》发起的因缘,是因为阿难与摩登伽女[3]的相遇,差点令阿难亡失戒体。危急关头之际,佛令文殊师利菩萨持〈楞严咒〉往护,乃得恢复,并将阿难及摩登伽女归来佛所。佛即借此机会向阿难开示真理,先是「七处征心」(即佛借反诘阿难心于何处而令破妄心的道理)及「十番显见」(即佛向阿难开示关于见性的十种道理)[4]。其后在〈卷五〉之初经文提到佛陀在法会中,突然出现普佛世界中六种震动,十方如来同时灌如来顶;预示佛陀有重要义理开示。但正是因其开示之理是如此重要,故实不易理解,而需要逐层揭示。下面容或娓娓道来。

根尘同源、缚脱无二

首先,佛陀开示,六根既是令众生流转生死之所,亦是解脱的关键。「使汝轮转生死结根,惟汝六根,更无他物。令汝速证安乐解脱寂静妙常,亦汝六根,更非他物。」为甚么呢?佛解释说,六根与六尘,实在是同源所出,即同是四大所成,皆源于八识。根尘本是同源而生,犹如交芦般互相盘结而立。根不能脱离尘,而尘亦不能脱离根。故知根尘同是如来藏妙真如性,但亦须同时明了根尘本性虚妄不实,直是无明之本。了悟这番道理的话,即可解脱。故说缚则同縳,脱则俱脱[5]

绾巾成结

接着佛陀便取出劫波罗天天神所奉华巾,次第绾出六结,寓意六根本是同一本体所出,只是因为因缘缠结,因而生出六种相异之用而已。故说:「六结不同,循顾本因,一巾所造。……则汝六根亦复如是。毕竟同中,生毕竟异。」

其实在此之前,经中〈卷四〉亦有提到六根是可以互相为用的。佛陀曾寄语阿难道:「明不循根,寄根明发,由是六根互相为用。」更举出阿那律陀无目而见、跋难陀龙无耳而听、殑伽神女非鼻闻香等的例子,说明六根用虽有异,但其体实相同,所以并非有根而后有用。可以无根,但有体而能生出其用。这裏亦带出六根互用的效果。所以观音菩萨虽从耳根闻性入手,但不单可以以耳闻声,更可以以目观世间之音。

此中之意即说明,六根既是本体相同,故可随取一根,继而一门深入,便可达致圆通的道理。亦即「一门通,一切门通」的方便门意思。

解结从心

佛陀随即以绾巾为结这个例子,引导阿难解结的法门。佛陀问阿难,解结是否可用手向左拉结,或向右拉结,而可解开这个结呢?阿难当即会意,知左右拉结均不可,因而答道:「世尊,当于结心,解即分散。」佛陀亦印许道:「若欲除结,当于结心。」亦即须从心去解决(直指人心)。

解结次第

佛陀亦同时指出,解结之法,可选出六根之一 ,由此而修习圆通,从而修习圆满,根结解除,尘相自灭,乃见真性(明心见性)。但佛陀绾巾成结之喻实有多义,即是说,六结之中,结不同时,故此巾结亦须次第而解。故要先证人空,再证法空,而后得知人空、法空俱空,其体本不生。由此而得证入正定三摩地[6],乃得无生法忍[7][8]

二十五位菩萨说圆通

至此佛陀已把要说的大道理大致上说了一遍。大意是,六根虽然是流转生死之所,但亦同时是众生解脱之门。可见解脱之道,可从六根入手。而六根之中,其体本相同,只是因为因缘缠结,而产生不同之用。所以如能随取一根,从心解结,次第入空,乃可证三摩地而得无生法忍。

是时佛陀便请与会的众菩萨,述说他们过去选择一门深入,从而达致三摩地的经验。其中二十五位菩萨便次第从座起,顶礼佛足,而分别述说他们各自从尘、根、识、大各方面的其中一门,证入三摩地的事迹。而他们亦刻意把最后起座的机会留给观音菩萨。这是因为在娑婆世界之中,观音菩萨的耳根圆通法门,即从耳根入闻性,与其他法门比较而言,是上上之选[9]

观音圆通

观音菩萨于是时便忆述他在往昔追随观世音佛修习的时候,从闻思修入三摩地之法。「初于闻中,入流亡所,所入既寂,动静二相,了然不生。如是渐增,闻所闻尽,尽闻不住,觉所觉空,空觉极圆,空所空灭。生灭既灭,寂灭现前。」意思是说,观音菩萨是从耳根闻性入手,循性逆流,旋闻反照,便入了闻性的真流,更忘掉所闻的声音(此即入流亡所),因而到了俱寂的境界。是时有声的声不生,无声之声亦不起,于是一切声尘遏然而止。动相(有声之声)与静相(无声之声)这两种尘相了不可得。如是继续修习,功夫逐渐增长,能闻的根与所闻的声尘一起消失。根尘两亡,六用不行,于是湛然无边的境相现前。但仍不停留于此湛然之境界而继续用力,于是不但所觉湛然之境空,能觉之智亦空。最后灭掉能空与所空。生既非真,灭亦不实。于是不生不灭的真心,是时便自然显出光芒,无明乃断。斯即圆通。

这便是观音菩萨循耳根入手,借着「入流亡所」,进而悟入能所两空,生灭俱灭,寂灭现前的圆通境界。

楞严真伪

至此,基本上要说的道理,都已说完。但有一点在此不能不提的,就是《楞严经》的真伪问题。因为如果不说,日后遇到有关楞严是伪经的指控时,对上述的义理,便会从根本上生起信心危机。

其实《楞严经》自唐代传入中国以后,真伪的争论一直持续不断。但以持此经是真经的总体较多,且占主导地位,因其备受华严宗、天台宗及禅宗所推崇。近代的虚云大师、太虚大师[10]、印光大师、弘一大师,以至现代的谛闲大师、宣化上人[11]、圣严法师、成观法师等,都对此经极力弘扬。

而说此经是伪经者,则以梁启超为首,说是润笔的唐代房融[12]所杜撰,其中糅合了不少道教的思想。此外,近代吕澂、李翊灼、何格恩、周叔迦等佛教学者,亦说此经是伪作。其中尤以吕澂的《楞严百伪》一文,列举了101个伪点,最为要命。吕澂作为佛学大家,其治学态度严谨且广博,所以他的驳斥,确是难以招架。

但笔者以为,吕澂大师虽然语出有据,但毕竟其观点稍嫌以微观为主,极其量只在从点出发[13],而欠宏观的线、面、脉胳分析,因而失诸大体。如以本文为例,其中说到的,六根既是轮回关键,亦是菩提法门。又以绾巾喻,说明六结虽然不同,但从基本上都是一巾所造,且解结须从心,因而导出了最后的大道理:即六根可随取其一,次第修习圆满,乃可根结解除。故知一门深入,即可达致最后圆通见性之门。这样的高深道理,若说是房融杜撰,未免过于抬举[14],亦显得结论粗疏了。又二十五位菩萨说圆通一节,即须通晓这二十五位菩萨过去修证的道路,和他们见道的经验。此岂是一般凡夫可达到的修为。而且这二十五位菩萨,挨次依其所修之根门起座而说,而并非依其阶位。能分辨这种舖陈次第的,又岂是等闲之辈。故此笔者虽然尊重吕澂大师的修为,但对其结论,实不敢苟同。

最后不能不提的,就是在《法灭尽经》中,佛提到的《首楞严经》、《般舟三昧》先行灭去的预言。佛即预示,《楞严经》是其中一部在末法时首先灭去的经典。所以笔者免不了有点唏嘘感触,希望在还能读此经的时候,略尽绵力,浅释其意,借此引发诸君注意此经,同沾楞严法益。

结语

总括而言,「入流亡所」是观音菩萨耳根圆通法门入手的地方。而「背向声尘,返入闻性之流」这一要诀便是这个法门的初步中心所在。但话虽如此,如何修习,仍是知难行更难。所以,在闻思修三部曲裏面,本文还只停留于闻与思的初步阶段。

至于修(止观的功夫)的途径,可从《圣严法师教观音法门》一文中,得到一点启示。文中圣严法师提示修习的两个层次,即「观无声之声」与「反闻闻自性」。这两点可说是弥足深思,可圈可点。尤其「观无声之声」与前面佛的撞钟喻综合理解,足可探得闻性之妙门;而「反闻闻自性」实与禅宗的「明心见性」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闻思修的道路虽然漫长,但总得有个开端。但愿《楞严经》的大义,可在众生心中,播下初步的种子。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南无观世音菩萨。


[1] 见成观法师《大佛顶首楞严经义贯》页1254。

[2] 见成观法师《大佛顶首楞严经义贯》页1008。

[3] 摩登伽女即性比丘尼。在本经中〈卷六〉说到性比丘尼得闻文殊菩萨承佛威力所说的长偈后,有所了悟,远离尘垢,得法眼净而成阿罗汉。

[4] 「七处征心」及「十番显见」是《楞严经》卷一至卷三的内容。

[5] 《楞严经》〈卷五〉如是说:「『根尘同源,缚脱无二,识性虚妄,犹如空华。阿难,由尘发知,因根有相,相见无性,同于交芦。是故汝今知见立知,即无明本。知见无见,斯即涅槃无漏真净。』」

[6] 三摩地(Samāadhi),即正定,定慧等持、止观相运之意。又译作三昧。

[7] 无生忍,即菩萨于定慧等持的三摩地中,能观一切法本不生。以此忍可于心,并持心不动,称为无生法忍。

[8] 《楞严经》〈卷五〉如是说:「『六根解除亦复如是。此根初解,先得人空,空性圆明,成法解脱,解脱法已,俱空不生,是名菩萨从三摩地得无生忍。』」

[9] 《楞严经》〈卷六〉文殊菩萨长偈如是云:「『我今白世尊,佛出娑婆界。此方真教体,清净在音闻。欲取三摩提,实以闻中入。离苦得解脱,良哉观世音。』」

[10] 太虚大师在其自传中似有亲证楞严之经历:「『是冬,每夜坐禅,专提昔在西方寺阅藏时悟境作体空观,渐能成片。一夜,在闻前寺开大静的一声钟下,忽然心断。心再觉,则音光明圆无际,从泯无内外、能所中,渐现能所、内外、远近、久暂,回复根身座舍的原状,则心断后已坐过一长夜,心再觉系系再闻前寺之晨钟矣。心空际断,心再觉而渐现身器,符《起信》、《楞严》所说。』」

[11] 宣化上人弘扬楞严更是不遗余力。且曾公开保证:「『如果楞严经是假的,我愿堕拔舌地狱,受无间断的苦。』」壮哉斯言!

[12] 房融,唐代房玄龄之族孙。于武则天时为宰相。神龙元年,中宗复国号唐。因亲附张易之兄弟,被流放岭南钦州,死于高州。房融于佛法颇有造诣,其文学修养亦因承袭家学渊源而卓尔不凡。据说于其流放途中,抵广州时,巧遇天竺沙门般刺密译东来译楞严经;房融乃为之润笔。

[13] 吕澂一文多是从经文文句中抽出疑点。但纵使疑点成立(其实大有商榷余地),也未能证伪。正如现今日常工作中,会议纪录中如有错漏,那也只可能是秘书处的疏忽,并不代表没有这个会议。故说有以偏(点)概全(线、面、脉胳)之弊。

[14] 其实房融若有如此超脱之修为,即犯不着伪造佛典,因而背上夺人慧命、欺世谤佛,这些万劫不复的重大罪孽。

作者 - 蒋锦兆
专业工程师,好科学。退休后转研佛法,视为人生目标。随修读汉文佛典四年课程毕,续沿此路作闻思修。专栏法相津涂作者之一。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