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从创伤激励心灵──记明就仁波切与心理学家对谈讲座

文:萧伟基   图:亚洲德噶基金会| 2011-04-26
明就仁波切与心理学家罗淑儿博士对谈讲座现场明就仁波切与心理学家罗淑儿博士对谈讲座现场
明就仁波切与罗淑儿博士分享心灵快乐之道明就仁波切与罗淑儿博士分享心灵快乐之道
仁波切一如以往经常做出趣怪表情仁波切一如以往经常做出趣怪表情
伊馆三千座位全场爆满伊馆三千座位全场爆满
 
 
  四月十四日晚间,近三千名听众齐聚伊利沙白体育馆,聆听「世界上最快乐的人」咏给‧明就仁波切「遇见快乐」跨宗教、跨学科对谈讲座第二场,主题是佛学与心理学,对谈嘉宾是医管局高级临床心理学家、认可创伤学家罗淑儿博士,主持人是新城电台主持、慈辉佛教基金会董事、香港爱滋病基金会董事杨大伟先生。佛学与心理学的共通与相互激荡,让在场听众上了宝贵一课,法喜充满。
 
创伤压力
 
  近年在香港人熟悉的一些大型危机和天灾,例如南亚海啸、去年的菲律宾香港人质事件的救援背后,有一些无名英雄,罗淑儿就是其中一位。她在马尼拉人质危机发生几小时之后的凌晨时分,就被香港政府及医管局派往马尼拉,第一时间为受害者及家属提供心理辅导。罗淑儿说,一个人亲身经历或目睹灾难的发生,以致造成他本身有激烈的反应,心灵会有很大的创伤后遗症;有时不一定需要亲身经历,就算只从电视画面上看到灾难场面,也可能有不适的心理反应,更何况是身历其经。菲律宾人质事件发生后,红十字会开设的心理辅导热线,就有几百人打去寻求辅导。
 
  罗淑儿说,看到其他人受苦自己也会不舒服,这是一种同理心;而创伤事故精神后遗症,包括了抑郁和焦虑,最独特的是创伤后压力症,患者的脑海会重覆出现灾难场面,例如四川地震的一些灾民脑海不断重覆山崩地裂的画面,他们也会逃避一些人和事,一些事情则会令到他们很激动。
 
认识实相
 
  咏给‧明就仁波切的开示指出:「在佛教中,所有心理问题是因我我们没认识到实情真相,当我们的预期和事情的真相不切合。我们希望事情恒常发生,很实在,但现实是无常,导致我们不们抓得紧,但我们的心一直想捉得紧,就是执着。」
 
  仁波切举例:你很喜欢宝马汽车,但你没有宝马。有一天你看到一辆宝马,很开心,但不幸的这辆宝马在你面前发生意外。你可能觉得很可惜,但也可能不觉得怎样。两三个星期之后,你买了一辆宝马,但没能力买新车,只能买二手,而买到的就是两周前出事那辆,但你并不知道,就买下来了。你就开着这辆宝马,但路况不好,一路颠簸,心也跟着七上八下,突然有一块小石头飞上天空碰到挡风玻璃,你的心就好像被刀插入一样。这就是执着。其实这辆车就是同一辆车,但两周前你不觉得怎么样,但现在是你的车了,一块小石头碰到就像刀插进心一样的痛,这就是创伤的原因了。很多心理的原因就是因为捉得太紧。
 
接纳惊恐
 
  仁波切分享自己的经验,他本身也曾有执着的问题,他在大约七八岁时有惊恐症,当时他的家乡有地震、大风雪、冰雹,他很害怕这些降雨降雪,也很怕陌生人,觉得很辛苦,会头晕、睡不好、惊醒,想找解决之道。他在九岁时就请当禅师父亲教他,但他当时太懒,不喜欢练习,例如打坐时心想已经十五分钟了,一看时间才只有五分钟就不做了,去玩了。
 
  仁波切十三岁时到了印度,三年闭关就要开始,当时他觉得闭关可能会对治他的懒惰问题,但没想到懒惰一直跟着他,「懒惰是国际化的,不需签证」,使到他的这惊恐症更严重。仁波切于是下定决心要好好禅修对治惊恐症,首先是要接受他的惊恐症,跟惊恐症说hello,三天后惊恐症消失了。为什么会消失呢?因为放下了执着。
 
  仁波切说:「有时我相信是惊恐的,很执着在惊恐上,感觉很辛苦。当有问题时惊恐告诉我说,是的,你有很多问题,于是惊恐成了我的主人。有时我不喜欢惊恐,比惊恐更惊恐,和他打架,于是惊恐越来越强大。于是我学会了接受,让惊恐的感觉成为禅修的支柱。三天后惊恐症完全消失,它成了我最好的老师也是最好的朋友。但不好的地方是,惊恐已经走了,我很想念这朋友。但我还是有其很多他朋友的。」
 
个案讨论
 
  罗淑儿博士分享她辅导的个案,南亚海啸中有一名老人家的儿子和媳妇都遇难了,这老人家不明白,他们一家都是好人,都有宗教信仰,为什么灾难会降临他们的家,于是摧毁了他的信念。罗淑儿说:「有人以为很坚强,但灾难发生时发觉自己根本无能为力,对自己失去信心,会质疑生命、宗教信仰的意义,要重建是很难的,会成为长远的问题。我们对受害者作哀伤辅导时,不能叫他们不要伤心,不能叫他们忘记,因为那是正常的反应,再慢慢陪他们同行,过来人、同路人也很重要。」
 
  仁波切说:「我如何从惊恐中走出来,我放下了执着。当事情发生时,我们会失去信心、信念,会问:为何是我?所以我们要接受。我用它做禅修的基础,和他做朋友。这里面有两个执着:一个是唯命是从,就跟从了惊恐的情绪;第二个情绪是很憎他,和他打架。但两者都不行,我要和他做朋友,他不是我的老板也不是敌人。」
 
  仁波切开示:「从佛教角度谈世界观,可以帮助解决很多问题。当期望和现实有出入时就有问题了。事实是无常的,人生就像股票市场上上落落。例如你很怕鬼,当你走出会场,你的朋友戴上鬼面具来吓你你就会吓到心脏病发,但如果你事前已知道的话就不会被吓到,因为事实与期望是吻合的。这是世间层面的固执,究竟层面就不一样,每人都有佛性,都是好的。问题是我们没认知,所以出现很多问题。」
 
快乐,尽其在我
 
  仁波切请在场希望找到快乐的人举手,接着对此作出开示:我们都有智慧、爱、慈悲、能力、技巧。当你举起手时,你已有这些特质。因为爱的精髓是希望得到快乐,所以很想学习及找一些事,得到快乐。这也是慈悲,其精髓是希望脱离痛苦,避开痛苦得到快乐,所以你举起手。举手也是智慧,我们每人都有佛性,心里有一把声叫你去找快乐。可以举手已是能力和技巧。
 
  「每一个动作、思想、念头、情绪都是你二十四小时都拥有的。你可以将这个体验应用到生活上,当你明白了,你已有一个完美的世界观,没人可以摧毁,即使是发生悲剧、憎恨、抑郁。其实憎恨的本质也是爱和慈悲,只是我们不明白。」
 
  仁波切也谈了业力问题,他说:当年有一弟子问佛陀关于业力的问题,上辈子是怎样的,上上辈子是怎样的?佛陀就说:你不需担忧以前,当下最重要。佛陀开示:假设你现在森林被毒箭射中,你应该做的是赶快拔出箭,而不是在想这箭从哪来,谁射的,为何射我...,然后毒发身亡。所以,重点是处理现在的问题,已发生的已是过去。例如有些事故发生时,你可以怎样做呢?不要问为何是我,要看将来,如果有解决办法的话就不需担心;没有解决办法的话担心也没用,所以要放下,但放下不代表放弃。
 
  仁波切说,很多人只看到一个负面然后无限放大,但忽略了九个正面,就像他当年的惊恐。「如果你没有一千块美金,你有了一千块美金就很开心;如果你有一千万美金,但掉了一千美金,你也会不开心,因为你没感恩仍有九百九十九点九万美金。例如你有一公斤钻石在家里,但你不知道那是钻石,所以生活仍然贫困。但如果你知道那是钻石,就没问题了。」
 
心灵成长
 
  罗淑儿说,近十几年,越来越多研究发现灵性在心理学上的功能。尤其是一些不可挽回的事,如失去生命,灵性的角色更重要。灵性并不局限在宗教,有时是一种信念,例如相信明天会更好。好以台湾残障作家谢坤山为例,谢因意外失去双手,但用口含笔作画,成为画家。谢坤山的积极一面是:我不看我失去什么,只看我有什么。
 
  罗淑儿指出,以前大家只关注创伤的负面影响,近年也发现一些正面影响,一些人在不幸事件后会有成长,例如再生勇士,正面影响生命,例如从以前的只重视赚钱变得更重视家人。
 
  罗淑儿分享本身从事心理工作的极深感受:「我们平时花很多时间在建立物质上,赚钱;但我们有多少时间放在心灵上?」她在当年川震重灾区北川时,看到一名灾民在高处向残骸鞠躬,因为找不到尸体,这一刻令她深刻感受到物质已毫无用处。罗淑儿与大家分享已读完两个学位的台湾肌肉痿缩症患者陈俊翰的诗:病魔束缚了我的身躯,却束缚不了我翱翔天空的心灵。
 
  仁波切教大家要「放下」,接受人生就是无常,就像股市有升有跌,但不要「放弃」,因每个人都有很多好的方面。我们要尽力,但心不要太着紧结果。不着紧结果就明白如何放下。
 
  仁波切在现场也示范禅修,并作出活泼的开示:你们在这里,就是寻找快乐。如果一个姿势坐太久,很辛苦,换一个姿势就是快乐,每一个动作,每一个呼吸,都是寻找快乐。香港失明作家汪明欣也在现场唱出自己的作品《想得开真好》。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