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从喜到乐

文:张倩仪 | 2014-12-19

人人都想快乐,所以教人甚么是快乐、怎么能快乐的书, 简直车载斗量。光是书名涉及快乐的中文书就有上万本,而涉及幸福的也不遑多让。快乐的药方包括活得简单、找到自我、把握当下、感恩,甚至快乐就是态度好等等。要在这么多教人幸福快乐的书里淘沙拣金,找一本能令自己知道快乐真义的书,该有多难啊!

与其说快乐有这么多学问,不如说快乐竟然有这么多需要。

美国的独立宣言说,追求快乐是人的权利。可是,有本书说得好,在现代社会里,快乐已经变了一道指令,到处是你要快乐、你可以快乐的喻示,似乎现代化了,人就该快乐了。于是我们都紧张地追求快乐,也把这种紧张情绪投射于孩子。父母都说希望孩子快乐,然后环视社会的喧嚣,结果忧虑起来。

其实快乐有甚么标准?按着药方,如果还不能快乐,该怎么办?

中国人对快乐的感觉有细致的划分。中国人说喜、怒、哀、乐是人之常情。怒和哀的区别很明显,但是喜和乐的分别在哪里?

从喜到乐,在中国文字里有一个很广濶的情绪光谱。

细寻喜和乐的来源,从高兴得跳起来的事,到平淡的适意,都可以纳入这个光谱里。

虽然《说文》说“喜”也就是“乐”。“喜”和“乐”都跟乐器有关,但是和这两个字相干的乐器可不一样了。喜是鼓和口组合的会意字;乐是丝弦乐器,引伸为音乐,再引伸为音乐所引起的快乐感受。鼓声雄亮,激动人心,引人欢叫;丝弦乐器的音声婉约,在人的情绪上引起安宁温柔的感受更多吧。

所以喜有更多兴冲冲的色彩,而且比较受外来的事影响,所以会见猎会心喜。人生中婚嫁、小生命降临等都属于喜事。遇到喜事,容易表现在表情上,于是会喜形于色,喜上眉梢。

当然,甚么事能让人觉得高兴,那是因人而异。孔子的学生子路会“闻过则喜”。子路是个爽直率性的人,他听到批评而欢喜,也不会是矫情的。

至于乐,虽然及时行乐的思想很能扰动人心,享乐主义也从古到今不乏追随者,但比起喜,乐比较不由外在,而靠近一点心灵。称得上赏心乐事的,多数不是感官上的狂喜。我们可以生活在乐土、乐园,而未必受得了天天敲锣打鼓的喜庆场合。

生活上没有喜事,生命好像太平淡,少了乐趣。但是太倚重喜事去作为生活刺激的话,那又太有待了。

使自己免受外界的事物牵制,是中国人修养性情的重要环节。所以范仲淹“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壮语,能够长久传诵。这种要求自己追求更高层次的快乐和忧心的心情,暗暗契合于西哲所谓为了追求崇高远大的目标而承受痛苦的快乐。

喜像甜味,乐像回甘,怎么从牵挂外物的喜,变成可以持续回味的赏心乐事,是岁月给人的学问。

从东到西,从古到今,研究快乐的智者不少,而中国的哲人对快乐有特别的会心。庄子快乐得潇洒,孔子快乐得温煦。梁漱溟对孔子式的快乐,讲过一段着名的体会。他读《论语》时,发现乐字出现很多次,以“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开头,接下来经常都讲到乐,整部《论语》都贯穿一种和乐的的人生观,和印度讲苦的气氛截然不同。

梁漱溟说这是一种谨慎的乐观态度。

说人生可喜,未免自欺,但抱着乐观的心态,又谨慎对待生命的价值,确实是儒家复杂而平衡的态度。只是后世的中国人受责任的重压太久了,范仲淹也不能免,其实愉悦的责任或许更贴近儒家谨慎乐观的态度。

对于社会责任,年青时跟一个做很多义务工作,充满正义感的朋友聊天,他满有感触地慨叹:人很自私,我们帮助别人,也是为了自己快乐。所以说到底,也是为了自己。我当时听了,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助人为快乐之本”这句我们未思辨已经相信的箴言,一下间似乎欠了底气。

现代心理学家却告诉我们,人为甚么都想快乐?那是进化赋与的,让我们有想像的目标,给我们以人生的方向和意义。快乐不是奖品,也未必要真的获得,美国独立宣言讲的追求快乐的权利,重点是追求,不光是快乐。

“因为太热爱生活了,所以不想只有快乐”,面对不知道该怎么快乐的社会,或许这句话会有用。孔子听了这句话,大抵也会会心一笑,因为他的“乐”字不避贫字,还经常和发愤、学习放在一起。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