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从‘多元的爱’反省戒律的方便与原则

文:赵敬邦    图:Joyce Chow| 2016-07-22

 

英国小报《星期日镜报》于2014年刊登了一则花边新闻,颇值得我们作一番思考:瑞典一对年轻夫妇同时爱上一男子,后者又同时爱上该对夫妇,结果三人决定同居,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发生性行为,声言从此过着幸福愉快的生活。根据报纸所载,瑞典法律禁止一夫多妻或一妻多夫,但却没有禁止一对夫妻与人同居。因此,三人似未构成任何犯法的行为。

事实上,英文有polyamory一字,勉强可译作「多元的爱」。所谓「多元的爱」,是指只要当事人愿意,彼此大可多情相悦。简言之,一段感情关系的参与人数可不只两人。这一「多元的爱」之价值观,在西方社会虽非主流,但还是获不少人支持,以致一些宗教和哲学亦得对其有所回应。若有人问:佛教是否同意「多元的爱」?其所持的理由又是甚么?然则我们当如何回应?

众所周知,佛陀针对五种易为吾人带来怨懟、恐怖的事情而制定「五戒」,并要求所有佛弟子遵守。所谓「五戒」,是指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和不饮酒,每戒的具体内容或会因经论的不同而有所分别,但大致上还是有明确的界定。如不邪淫戒认为,我们若与自己的父母兄弟姊妹等至亲发生性行为、或与自己的丈夫或妻子以外的男女发生性行为,又或与自己丈夫或妻子在不适合的时间或地点等发生性行为,均犯了不邪淫戒。我们可径言上述一宗发生在瑞典的「多元的爱」当为佛教反对,因其已涉及与自己合法伴侣以外的人发生性行为。换言之,是其犯了不邪淫戒。但假若一段「多元的爱」并不涉及有婚姻关系的人士,而各个当事人均声言彼此是真心相爱,则不邪淫戒是否还适用于他(她)们身上?若佛教容许两人真心相爱,为何不能容许三人、四人,甚至多人真心相爱?这即涉及本文的主旨,即佛陀制戒的方便与原则问题。

在讨论一哲学理论当如何有效回应当代处境时,哲学家劳思光先生(1927-2012) 提出「封闭元素」和「开放元素」的看法:前者指一哲学理论中一些本来为了回应特定社会文化议题而提出的观点,其一旦离开这些特有的历史文化脉络,该观点即变得不合理;后者则指一哲学理论中有普遍价值者,其不为一时一地所限,而适用于不同时空。一哲学理论若要有效回应时代所需,首先当认识哪些是该理论的「封闭元素」,哪些是其「开放元素」,并尽力发扬后者以成事。

佛教的戒律如要有效回应当代日趋复杂的社会问题,其情况亦大体如是。事实上,佛陀入灭后约一百年,佛教史上发生了「七百结集」,其即为讨论戒律的方便和原则的问题。事缘有跋耆比丘主张僧团应容许十件本来为佛陀视作违反戒律的事情,如僧人在吃过饭后,在到达其他聚落时可以再吃,以及僧人可接受信徒所奉献的金钱等,因为相关戒律或会阻碍僧人去远处弘法,影响佛法的流通。简言之,是这些戒律已显得不合时宜。跋耆比丘的建议受到耶舍迦兰陀子的指责,后者认为有关建议违反佛陀教训。两人立场不同,终酿成佛教内部的一次分裂。其实跋耆比丘和耶舍迦兰陀子均有道理,只是前者较能看见戒律的「开放元素」一面,即重视佛陀制戒的原则;后者则强调戒律的「封闭元素」一面,即佛陀制戒时的方便。但一理论或主张若要有生命力,我们重视的却正是其「开放元素」或原则,而非它的「封闭元素」或方便,一如前述。

也许,佛陀在制订不邪淫戒时未有预见「多元的爱」的出现,以致我们或不易明确地以不邪淫戒之名来反对「多元的爱」;但我们却不可因此认为不邪淫戒即容许「多元的爱」,因吾人仍可对不邪淫戒作出一既合乎佛理、又适应时代需要的阐释。循佛教,一切法是无常,故没有一法能有独立不变的自性,当中包括人与人之间的感情。《长阿含经.游行经》即记佛对比丘言:「我亦先说恩爱无常,合会有离,身非己有,命不久存。」换言之,我们实不应对一段感情有所执取,不论其涉及人数是多是少。否则,任何感情均可为我们带来烦恼。但佛教终不致否定一切的男女之欲,因若如是,人类亦无存在的可能。是以,佛教对于男女之欲还是有一定程度的容许,这即表现在佛教赞成正常的夫妻生活。

然则佛教对于一段感情当是认同还是反对,究竟有甚么标准?《俱舍论.卷四》即有言:「然爱有二:一有染污,二无染污。有染谓贪,如爱妻子等;无染谓信,如爱师长等。」我们对一段感情当持甚么态度,关键正是该段感情是否染污、其是否反映了吾人贪的一面。

「多元的爱」之参与者也许真心相爱,但这种关系却有纵欲的情况或倾向,其明显是贪的一个表现。因此,佛教在原则上当反对这种关系,而不会因为不邪淫戒或未有对其作明文反对而容许之;反之,我们更应对不邪淫戒作一合乎佛教原则的阐释,而不是拘泥于对其作文字上的阅读。否则,佛教戒律的适用范围将大为减小,佛教亦无异于自绝于不少的当代议题之中。

随着时代变迁,社会的情况比前远为复杂,传统戒律必然未能对所有发生在现代的事情逐一回应。为了使佛教不致对相关议题失去指引方向的能力,我们对戒律的阐释亦有与时并进的必要。如此,则佛教才能保持活力,更能有效地为世人提供一可取的价值观。

作者 - 赵敬邦
志莲夜书院及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兼任讲师。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