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从《念住经》看现代对正念相关语汇的理解——正念禅修的新理论「饼干模型」(三)

文:陈伟贤    图:网上图片| 2020-01-14

(续上期) 

要探讨「正念」的四大课题,自然牵涉到研究方法,所使用之方法共有三种。以下首先略述,之后再逐一向读者详细说明。

第一、文献分析:提出假设

佛经内容素来被视作信仰产物,对佛经的研究则被归入文史哲的类别,文献分析后的结果会被视为定案,属于「可信的道理」,可跟随所言而实践,不需质疑;但这裏的文献分析之目的并非如此,分析结果只会被视之为科学实验中的「假设」(hypothesis),需要进行严谨的实验,从结果中验证其功效如何。而所获得的假设,即是正念框架的初型。

第二、教学实验:测试框架

采用社会科学方法,笔者设计了长达两年的教学实验,将文献分析而来的「假设」,亦即正念框架拆成不同课题,共四十人参与其中,控制组二十人接受传统正念的训练,实验组二十人则接受赋予框架的正念训练,依归纳逻辑的取异法,试图测试这正念框架与传统「正念」的效用之同与异。

请注意,许多实验设计是比对没有正念与学习正念的同异,效果是比较容易测出来,但这裏是在比较两种正念效用,若非有明显差异,数据中是无法表达出来。

第三、定性研究:数据分析

实验中,使用不同方法收集参与者的数据,主要来自参与者在课堂中的反应,及课后的专访。获得数据后,进行分类、归纳、分析,并使用归纳逻辑,提出数据中蕴含之意义及各种可能性。

「佛经」只是一个假设

简述后,我们便进入正题,剖析每一研究方法及结果。

方法一 文献分析:提出假设

虽然佛经部类庞大,思想亦千差万别,除了哲学、史学等解读方式,近代更流行的文献学,强调梵文、巴利文、藏文等等,说到这裏,岂不是要花上大量篇幅陈述字源、各种版本的诠释、各部典籍的不同意义,乃至所属的思想体系?

答案是不需要!要重新为「正念」找出现代人可理解又可使用的框架,并不需要大量佛经,只需找出关键的记载,并使用现代语解读佛经中的古语,便可进行分析。重点在于持开放的心态,既尊重经典的古义,同时确定解读必须符合现代人的语言、观念及思维方法,否则永远也只是原地踏步,与现实生活脱节。

笔者所采用的着作或概念,主要有三项,经藏中的《念住经》、概念「四识住」,及一部近人着作《佛法概论》。

《念住经》[1]详尽地描述了如何修习「正念」,应是最多正念学者引用的着作,但它其中蕴含的内容,就未必尽为学者们所提出。为了避免掉入古文及翻译的长篇大论,笔者直接摘取经中相关的关键词,附以西方对「正念」的定义及现代语译,并连成一个图表,精要地说明其中之要领。

先证明给读者看,乔博士的定义是从何而来;再提出所没有包括在定义上却又重要的内容。第一栏是乔博士的定义,与配对之下,乔博士所说的「觉察、有意识、留心」是对经文「观」的现代语诠释,与此经的翻译「观察/觉知」大同小异,亦可理解,笔者无需提出新的诠释。至于「接纳或不加评价」引起许多西方学者的讨论,经「住」的意思是引导学人觉知之时,需以安然的态度,因此「接纳或不加评价」与「住」的意思类同;至于「当下」的范围很广,也可以说比较笼统,与经中的「法」类似,因为「法」是指一切的存在,如依经文的上文下理「觉知以上所有」,「法」即指身、受及心。以上配对完毕,乔博士的定义是合符原来之经意。

然而,乔博士没有具体地加在定义上的,就是「身、受、心」的内容,原因何在?可能是原文内容太多太复杂,亦有可能是该用词在西方视角中有模糊之处,不明所言,置于定义中并不恰当。可是,按笔者研习佛经二十年,假若将原文内容读通一些,不但不复杂,而且对「正念」的理论及操作上有莫大的贡献,令现时西方学者之讨论更为丰富。

被觉知的对象:情感

首先,「身」就是指学人的身体,这根本就是现代语,不需再加以着墨。「受」与「心」就得花点心思来窥探。云云佛经中,「受」通常是被译成「领纳」,包括我所引用的第三部着作《佛法概论》(p.58) 亦写道:「摄取影像而受纳于心」,合意之时令人快乐,不合意时令人痛苦。假如只有这样,的确帮不上忙,也无助令定义更为清晰,幸而此着作的作者除了精通佛经、古文,更善用现代语,他写道「受⋯⋯是有情的情绪作用」。

「情绪」二字,用得太精彩!因为是现代语,瞬间令大脑连结到原有的记忆,即易于掌握到底「受」是指甚么。「受」就是现代人所说的情绪作用,但为何笔者却使用「情感」?因为现代人对「情绪」二字的用法,一般都描述负面的情况,譬如:他今天闹情绪、他情绪有问题、情绪不稳定等等。要知道,放假之时许多人都是情绪不稳定,在逛百货店之时就更明显,或说情不自禁,亦无不可。这也类似佛经中的不少概念,本来是中性词,却偏偏被视为负面,譬如「业」字:「万般带不去,唯有业随身」,总爱拿来警惕世人不要做坏事,其实「业」也有善的良好的一面,也是不离不弃,伴随身心。「唯有业随身」,天才就是很好的例子。

把读者带得有点远,回到「情绪」二字,因为惯常指负面;这裏就换上另一用语「情感」,它较为中性,而且也包含了情绪的内容。当然,也有助处理以下「心」的内容,故此命名。

(待续)


[1]南传阿含《长部》第二十二经

作者 - 陈伟贤
香港大学哲学博士,电子工程荣誉学士。曾任高频通讯工程师,后从事教学及研究,教学与教禅已有20多年;研究属跨学科领域:教育学与正念禅修。现任硕士课程导师,教授正念禅修、思考方法。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