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从「放榜」说起

第281期明觉   文:Woodreus18| 2012-07-25

末代高考(A-Level)6月29日放榜了,相隔约半个月,首届文凭试(DSE)亦于20日放榜。每逢放榜,什么「六优生」、「10A状元」之类的佳音,总不绝于耳的,充斥大众媒体。然而,谁曾关心过一班试场不得意的考生呢?在这个教育制度下,在公开考试的背后,除了成功者的欢呼声之外,更多的往往就是不显眼的绿叶和幼苗,却很容易被人忽略。究竟,教育制度改变了,「三三四」取代会考和高考了,这是否代表,香港大多数的学子幼苗就可以免去被蹧蹋的命运呢?

在我的朋友中,有一位末代高考生,患的是大脑麻痹症,近年他一直勤奋备试,专心读书,尤好文、史,对张爱玲文学作品更是非常熟悉。在周遭人眼中,他简直是个才子,乍看来也仿佛有半点书呆子的感觉。他其实也很厉害,高考的中文和文学皆考获B,可是事与愿违,他有一科意外「炒」了,前路顿时变得漫漫长,暂未能圆梦上大学。放榜之后,他好像有些许沮丧,也不知是否哭了,只见他为前途奔波和惆怅……

另外,也有一位朋友,是首届文凭试的考生,她同样身患残疾,同样是充满才华,在文艺上颇有成就。曾获校际朗读冠军等奖项的她,尽管执笔之际文凭试尚未放榜,但见她似乎不看好自己的成绩──她预料自己较差劲的数学科会不合格,须待明年重考一次。「公开考试从来就是一件残酷的事,总有伤心失意者在其中。要知道,不是所有人都会读书,而读书亦非唯一的出路。一时半刻的事情总不能作准,亦不能就此就断定自己或别人的价值。」她这样勉励身边不如意的高考同窗。「人生,总有路的,有些路途可能会较曲折和遥远,但,别忘记,路,一直都在。」

其实她说的很对,公开考试和学业并不代表一切。可是,我们的社会偏偏这样教导我们。上文所说的才子,连最没有信心的英文科也合格了,却阴差阳错地「炒」了「企概」科。难道这表示他没有才华吗?当然不!两个B,足以让人赞叹不已吧!可是,考试除了靠能力之外,天时、地理和运气也很重要,他的前路就因此变得迂回了。

至于那位考文凭试的朋友,她也是才华横溢,既是南区优秀学生,也是校内一个很好的领袖生。她成绩优异,惟数学一科能力稍逊,犹恐不能合格。在文凭试制度下,「三三二二」1是通往成功的(入大学的)基本门槛,这意味她必须数学合格才能如愿。然而,谁都知道每个人的天赋和能力都不同,有些人有较好的语文能力,有些人有较好的逻辑数理智力,有些人读书差劲却有很高的运动智力。既是如此,公开考试为什么要否定那些读书不好但有其他技能的年轻人的才华呢?

也许,我们真的需要想想,在「放榜」之下,有几许幼苗被扼毁了呢?

延伸阅读:

秧秧幼苗,是谁一手扼毁?(上)

秧秧幼苗,是谁一手扼毁?(下)


1. 在新的中学文凭试制度下,报读香港本地大学的最低入学要求是,学生须于中文 、英文取得第三级成绩,及数学、通识教育科取得第二级成绩,简称「三三二二 」,另各别还有一些选修科的要求。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