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从种子结出丰硕之果──净因法师谈CBS工作十年苦乐(一)

第273期明觉   文:林苑莺  图:区咏麟| 2012-04-04
净因法师细说港大佛学研究中心的工作净因法师细说港大佛学研究中心的工作
净因法师说,当时什么都不懂,没想到怕,只知去做。净因法师说,当时什么都不懂,没想到怕,只知去做。

──谨以本文向净因法师并CBS所有老师、教职员、同学、校友和义工致敬!

香港大学佛学研究中心,大家爱简称她「CBS」(Centre of Buddhist Stuides)。CBS位于港大梅堂二楼,那是一幢一级历史建筑物,曾做过学生宿舍,据说作家张爱玲曾住在此。梅堂之得名却非关梅花,只是出于第十五任港督梅理含的名字,一点都不浪漫。不过,梅堂的英式红砖建筑,加上四周悉心料理的的花圃,和百年老树如细叶榕、香樟等,环境很清幽,很配合佛学研究的形象,特别是当身穿僧袍的法师们进出其间,形成一道绝好风景。1

众缘和合让种子破土而出

CBS在2000年9月成立,未进驻梅堂之前,曾在港大明华综合大楼一个小房里运作,2004年才扎根于现址。2「明华时期」是草创期,不只不浪漫,甚至颇为艰难。那小房子,密不透风的。按领导CBS从创办以来走了十年的前总监──净因法师的说法,那种幽闭真是「外面打雷了都不知道的」。

净因师和「草创成员」──当时唯一的职员Carol,守着一方斗室,努力打拼──用二手的文仪器材,自己动手打扫,连饮用水都得到洗手间「自助」,还要经常加班「开夜车」。资源虽然匮乏,他们凭着理想和信念默默工作;后来再有一位职员加入,又稍多了一些人义务协助。但要运作一个研究中心谈何容易呢?净因师形容那最初的三年就只是为了「求生存」,「要活下来」,务必要把平台搭建好,否则什么也甭说了。到了2002年,正式开办第一届佛学硕士,今年刚好是十周年。

十年人事几番新,回头看,净因师强调,CBS的成立和发展是众缘成就的, 不是可以一厢情愿说如何如何,而是各种条件合起来才成事。例如最基本的,社会若没有这样的需要,哪来学生呢?大学管理层最初就不敢抱太大信心──能招得十个学生左右也就好了,先试试看吧。幸好当时总算达标。

大家的愿力加上努力,课程设计切合需求、办得好,学生校友咸称收获丰富终生受益引以为荣,形成一个良性巡环,报读人数年年增加,才有后来动辄百数十人争逐数十个学额的热闹──通常合资格申请人只有三分一至一半机会获取录,如今倒是众多申请人担心考不上的多。

净因师回想当年不无感慨地说,香港因为历史原因,天主教、基督教的发展很成熟,也较为社会人士认识和支持;而十二三年前,香港人对佛教的印象还只是烧香拜神、老人家的习俗之类, 与各种民间信仰混为一谈,佛教在不少人心中更属于低级的、迷信的,很难想像在大学殿堂里开办佛学的研究院课程。亏得(现任代理总监)衍空法师当年积极策划和奔走,(当时的副校长)李焯芬教授和(时社科院院长、今副院长)陈丽云教授的大力支持,以及各位法师、教职员、义工等一齐参与和推动,成就了这个大因缘。净因师谈到这些人和助缘时,反覆强调很感恩。

事实上,CBS开办佛学硕士以来,一直吸引着很多才俊报读,学生之中有外科医生、牙医、病理学家、临床心理学家、律师、纪律部队成员、退休高官、商界CEO、企业董事、社工、中学校长和老师……等,这一方面证明各界精英原来对佛学相当渴求,而另一方面,他们完成课程后又可在自己的专业或活动范围学以致用,令佛教的智慧、正面的能量渗透到社会各阶层,这的确帮助了提升社会的整体素质,也大大扭转了人们对佛教的错误观念。

感恩十方助缘护持

「当时什么都不懂,没想到怕,只知去做。」净因师与Carol提到2002年10月的就职典礼为例子,又好笑,又感恩。那次邀请来的嘉宾阵容挺庞大,主礼嘉宾除了大学校长徐立之教授外,还有例如国学太师饶宗颐教授、人称赌王的何鸿燊博士、前行政长官夫人董太等,连大学发展部的高层都来了,与会嘉宾达300多人,规模认真不小。

可是CBS工作的来去就只有三个人和一些临时义工,而且大家都没经验,净因师于是打电话给志莲净苑的宏勋法师「求救」。「你知道吗,人家是看着我们有点弱不禁风啦!」净因师自嘲。宏勋师当时二话不说,一力承担──志莲总共动用了好几部卡车运来物资,有足够数百人的食物餐饮,还有桌椅、鲜花等都要送过来,全部免费提供,真是鼎力襄助。

净因师和Carol说除了感恩宏勋师与志莲上下外,也要感谢东莲觉苑和宝莲寺。东莲觉苑自2001年起至今一直资助CBS办佛学课程和佛教活动,而当年CBS其中一个代表性的活动,就是请得一行禅师与梅村僧团第一次来香港弘法(2001),那次的禅修营在大屿山宝莲寺进行,参加善信共有60多人;感恩宝莲寺释智慧长老和健钊长老的应允帮忙,寺院免费包办了禅修营全部食宿交通。 又特别要感谢东莲觉苑总干事杨秀立居士,因为他全程「跟到底」,还拉了很多义工来,劳心又劳力。

热诚无私的教职团队

感恩名单中还有港大中文系(今中文学院)的单周尧教授和廖明活教授。那时「求生手段」之一就是必须找到合适的讲师,而廖教授正好在港大教佛学,净因师便打他主意,要拉他来开课。没有任何人牵线,净因师直接向完全不相识的系主任(今院长)单教授敲门,说要借人。「您要人,又没钱,但是要给您人……要人,又没钱,但是要给您人……」单教授重复沉吟了几次,然后说:「那就给吧。」大概那时候净因师不只心头有个「勇」字,脸上一定也有个大大的「诚」字,打动了对方。

提及讲师,净因师除了感恩还带抱歉。CBS的教席阵容一直很强,但原来初期根本没法给讲师和教授合理的薪资,曾为斯里兰卡巴利语及佛教大学(Buddhist and Pali University, Sri Lanka)创始校长Anuruddha 教授、香港法相唯识学撑门人李润生教授,还有执业临床心理学家马淑华博士等,也只能以短期讲师的方式来长期聘用,甚至有教员的薪酬低于中学老师的。这无法跟上大学薪酬系统的小内幕,标志着许多人的无私奉献。虽然现在CBS的资源条件已大有改善,但依然有教员是少收了,讲心不讲金的。

「初期只一心想着生存,不打妄想,齐心做。」净因师忆述,「苦吗?也蛮开心,因为有希望,有理念,有未来,所以不以为苦。只要做得好,自然会得到认同。」十二三年前,净因法师与上述的许多许多有心人,用正念播下CBS的希望种子,以毅力、恒心、努力、耐性等的营养素来培育它,坚信它一定会长出纍纍的甘美的果实。那是愚公移山的精神,怪不得净因师的笔名叫「愚子」。

(三之一,待续)


1. 编按:访问在2010年进行,辗转至2012年成文及刊出,而CBS也于2012年搬到香港大学百周年校园的赛马会教学楼4楼。

2. 同上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