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CUSCS-ads

从贼赃到鱼蛋粉──同德押忆旧之四(大结局)

文:刘方 | 2015-09-09
图:事吉茶记 Sketcher-Kee脸书专页图:事吉茶记 Sketcher-Kee脸书专页

当押行业昔日往往被讥为剥削穷人,所谓「九出十三归」:票面当值十元只给九元,另加三元利息,赎回时要给十三元;其实已包含四个月的利息,即每月只收利息一元,比起「大耳窿」就并不过份;而且「大耳窿」又不会做十元八块的生意。当铺因此是一刀两面:既乘人之危亦周人之急。其后政府已将利息统一为月息约三、四厘之间,更其合理。坊间又形容当票写得刻薄,甚么「旧烂衣裳一套、铜表一只」,其实只是个别情况。当年是自我保护,避免赎出时客人认为物件已给调换为残旧货的争执。当铺为保商誉,极少会调换客人的当物。依我所见,同德押每件衣服、饰物都谨慎登记、包好收藏,较为贵重的更放存夹万内,出入都有两个伙记同行,串谋作弊之事极少发生。

当然,和客人的争执还是有的,但皆止于口头,很少告将官府;这要看朝奉的态度,懂得和无理取闹的客人周旋,尽量息事宁人。外公阅历多,故深谙此道。对付口气大情绪坏的大客则另有一套:既要满足客人的要求,又要保障押店的利益,讨价还价得有高超技巧,最麻烦的却是应付贼赃。

当年许多偷来之物,特别是金饰手表金笔,常给拿去典当折现。物主报案后警方例必将失物清单加以描述向当铺发出通告,若有发现即行报警拿人。此责任放在朝奉身上就相当沉重。朝奉要经常留意,又要懂得和典当怀疑贼赃者周旋,一边报警,一边拖延时间让警探到来抓人。我就多次目睹整个过程,又惊怕对方发觉拿出利器,外公却能冷静应付。人们诟病当铺的柜枱高高在上,其实也是出于自卫目的。

还记得当年的华探(俗称沙展)多穿唐装短打,裤头隆起是内藏手枪。平时谈笑风生,必然满口粗话。外公和他们时有往来,自然熟络,也不免对答一番,但在家中戒绝粗话。他待人接物谦恭有礼,亲友开口借钱必有所应,是一介君子。他上学不多,年少就出来打工,全靠自修自学,养成好学做笔记的习惯。我受他感染获益良多,一直是我尊敬效法的长辈。

1957年夏中学毕业,我来港投考崇基书院,父亲陪我上同德天台温习应考。放眼天台上布满的不是电视天线,而是一间间铁皮木屋,当然是僭建的了。当局解决不了住屋短缺,只好容许。1961年我专上毕业,同年外公买下附近的一个单位,我们全家搬过去住,同德四楼仍由舅舅留守独居。不久,在澳门教书的父亲也移居香港,而外公也在六十年代中退休,在家颐养天年。

同德押此后一直经营,迄今至少有六十年。我怀疑它的前身也是押店,到1954年才易名。当年门口骑楼底有一报摊,马师道旁是一列卖鱼蛋牛什粉的大牌档,可以听到看到潮州佬在打鱼蛋、洗牛什。专映粤语片的国民戏院则在洛克道交界处,这都是我经常光顾的老地方。再走过去就是「海皮」,日日有人在此垂钓。从同德四楼可以望到对面九龙,也能看到船只经过。平日我家骑楼相当通风,但有飓风时非常惊险。这就说来话长了,童年回忆就此打住。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