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循环不息的自我咀咒──《怪诞小学鸡》

第284期明觉   文:林碧君| 2012-09-05
沙林村的女孩被指控为女巫并受到审判沙林村的女孩被指控为女巫并受到审判
今日的沙林村纪念公园今日的沙林村纪念公园
沙林村纪念公园的纪念石碑沙林村纪念公园的纪念石碑
石碑上刻着受害者的名字、判刑和行刑日期石碑上刻着受害者的名字、判刑和行刑日期

《怪诞小学鸡》(ParaNorman)是一套「非一般」的3D动画,「非一般」有两层意思:一是故事内容和鬼怪丧尸有关,「可能」不大适合小孩观看(尽管戏院内的小朋友似乎十分投入,但我不知家长怎样想);另一方面,动画所传播的哲理其实很深,可比美《千与千寻》,不能简单地拿它当娱乐片。

故事的主角是诺文(Norman),一位天生具有「阴阳眼」,能见鬼魂的男孩(所以故事名为《ParaNorman》,源自英文「Paranormal」, 即「超常/异常/灵异」之意,所以ParaNorman亦可解读为「异常小子诺文」。故事改编自一宗美国历史事件:话说在三百多年前在麻省的沙林村(Salem,即今日的丹佛市),由于村内突然爆出「有人使用巫术害人」的流言,引起极大恐慌,继而引发「猎巫」行动,约二百人(包括80岁以上的老人和小孩)无端被指为「巫师」而受审,其中19人被判绞刑,一位80岁老农夫被施以重石压胸两天而死,他们的尸体给草草葬在无人公墓,另外还有数人死于狱中……其后事件闹得越来越大,州长不得不遏止。过了多年后,那些死者才得以平反并恢复名誉,政府也赔了钱给受害人家庭。「沙林村猎巫事件」(Salem Witch Hunt)最终被定性为一场「因群众恐慌而出现的集体歇斯底里暴力」而列入史书,而当年「审判巫师」的地点亦改建成纪念公园给后人凭吊。

后人研究「沙林村猎巫事件」,出现众多解释,较广为接受的说法是当年由于政治动荡,很多人流离失所四处迁徙,大量移居到沙林村附近──「新移民」和本土居民(自欧洲移居美国的人,不是原居的印地安人)不免出现众多矛盾,生活压力大增;而这些欧洲移民都有浓厚的基督教背景,自然容易用「邪恶超自然力量介入」的角度,去诠释不如意的事情为何发生;再加上欧洲自中世纪以来盛行「猎巫」,不少人(尤其是女性) 给指控为女巫而被火烧、绞死或其他方式的酷刑处决,保守估计被害者达二、三万人(亦有死者达数百万之说),最疯狂时连猫也被认定是巫师的「化身」而给抛入火堆……这股风气以及宗教审判的盛行,不免影响了在美国的欧洲移民,在众缘和合之下出现了「沙林村猎巫事件」的悲剧。(事实上美国不止「沙林村」一处发生「猎巫事件」,而处决的死者亦不只是「沙林村」那20人。)

ParaNorman》的编剧把「沙林村猎巫事件」简化,改编为只有一位小女孩被指控为女巫而被绞死,而这件事亦成为整个故事的背景骨干:话说在现代美国的一个小镇,由于在三百年前发生过着名的审判处决女巫事件(导演影射沙林村),镇上居民乘机利用这段历史大搞「文化产业」,到处兴建和女巫有关的景点及娱乐设施以吸引观光客,表面上一片太平兴旺。镇内住着一位名叫诺文(Norman)的小男孩,他天生具「阴阳眼」可以看见鬼魂,平日常和逝去的祖母(鬼魂仍留在屋内) 以及街上碰到的灵体聊天,但旁人不理解(尤其是他父亲),以为诺文只是为引人注目而故弄玄虚地谎称自己能和灵体交谈,纷纷歧视和排斥他,而他在学校亦受到欺凌。

诺文有一位叔叔,也有「阴阳眼」,同样不被家人理解,贫病潦倒,独居小屋,但却背负一个重大责任:原来当年被处死的女巫怨念不息,临终时下了毒咒,咀咒审判她的人死后变成丧尸不得安息,居民亦会受全镇被毁的惩罚;而三百年来一直沿用的对治方法,就是在每年女巫的死忌日在她坟头朗读一本童话书,因为所谓的「女巫」其实只是一位十岁女孩,向她朗读童话故事,用意是哄她再睡一年,便可换来一年太平。

诺文的叔叔知道自己时日无多,急于找诺文接手「任务」,当叔叔身故后,诺文最终亦答应了叔叔的鬼魂,继续这每年一次的行动;但为时已晚,七位审判女巫的古人变成丧尸破坟而出,走到镇上引起居民恐慌,群众动员起来包围丧尸和诺文企图杀了他们……但其实丧尸们并无恶意,他们很后悔当年因为盲目的恐惧,埋没良心杀害了一位小女孩,所以恳求诺文找女巫助他们解除魔咒,让他们得以安息。

好不容易诺文终于找到那小女孩的怨灵,原来当年她和诺文一样,也有一对「阴阳眼」,同样引起其他人对她的恐惧,最终因恐惧的驱使而判她死刑。她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遭遇恨恨不已,誓要毁了全镇作报复。诺文向她分享自己因天生「阴阳眼」而受到的遭遇,表示理解她的感受,并说以怨报怨只会引来更多的仇恨,最终只令自己变得和加害人没两样……诺文劝小女孩不要把心念全都放在最后的不幸之上,即使在她短短的一生中亦必曾有人关爱过她;小女孩想起她母亲对她的爱,心中泛起温暖的感受,怨念随即消失,灵魂得以解脱,而被她咀咒的七位丧尸亦得以安息。风暴过后,一切回复平静,家人对诺文多了谅解和接纳,从此诺文不再孤单寂寞。

笔者曾在澳洲Port Arthur拍摄录像,历史上当地是囚禁从英国流放到澳洲的犯人,再强迫他们做苦役之地。那些犯人生活环境极其恶劣,不少给折磨至死。二百年后已再没有囚禁流放犯这回事,但当地政府却把荒废了的监狱改建成大型的主题公园,吸引男女老幼无数游客……笔者对此颇不以为然--为甚么要用这种方式来「处理」历史的伤痕?「主题公园」让人用「猎奇」而不是「哀悼反思」的心态面对过往发生的悲剧--它实际上鼓励人「忘记」了以往对别人的伤害,令受害人的痛苦无法宣说,甚至误导后人随喜当年的恶业--当世人忘记了错误,不能从中反思学习,错误只会不断重覆下去。

《怪诞小学鸡》的导演,以曲笔调侃了这种虚假:镇上居民从来只知利用那一段猎巫历史来赚钱,搞「女巫戏院」、「审判女巫话剧」等噱头;「女巫」给描绘成典型的那种勾鼻邪恶形象,但却从不认真审视那场不幸的历史——真相是「女巫」只是一场因群众恐慌而出现的集体歇斯底里,再以建制暴力(死刑)发泄在一位无辜的小女孩身上……

没有反思,没有忏悔,罪便永远得不到宽恕--与其说小女孩的怨灵执着于仇恨,倒不如说她的故事从来不曾被「聆听」(当小女孩的怨灵回到镇上,把所有女巫的画/雕像都破坏,象征那些掉头宣传品其实掩盖了历史真相,从而令受害人的怨念加深) 。当人心的无明亦不能被觉察,重覆的错误在三百年后便几乎再次发生:居民同样歧视有异能的诺文,同样在恐惧的情况下引发集体歇斯底里,同样在集体疯狂之下企图杀死诺文。

相反地,当年杀死小女孩的七位审判员都对自己的所为十分后悔,表面上是女孩临终的咀咒令他们变成丧尸,其实是他们自己丧失了良心--没有了「心」,人便变成了活死人……他们最后得以解脱的关键,不单只是小女孩原谅了他们,更重要的是当他们知道小女孩已得解脱后,他们最终原谅了自己--原谅,不只是单方面或双方面「不追究」,而是对自己和别人的无明,有一份谅解、包容和觉醒,让错失变成学习,让错误不再重覆--无限的爱与恕,才是基督宗教的「了义」,而「猎巫」则是独特历史环境下,因执着于「对邪恶的教条诠释」的「不了义」,才会出现的历史悲剧;然而亦正因为爱与恕,教会的错失可被原谅,但不应被遗忘。

后记:在公元二千元的复活节,当时的教宗约望保禄二世,于庆典中当众下跪,为天主教会二千年来所犯的罪业忏悔。笔者亦谨以本文,回向给所有「猎巫运动」的死难者,愿他们安息,愿同类的悲剧永远不再出现,愿人类有一天能战胜「我爱执」和它所带来的无明恐惧,让一切恶业得以止息。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