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循规蹈矩的不忠丈夫

第320期明觉   文:梁锦萍| 2014-01-22

「我蠢!唔死都无用。」服用滴露自杀后获救的陈太,向我解释自己「做傻事」的原委。 「我丈夫在家对面楼金屋藏娇十年,连他们的孩子也在我儿子同一间学校读书,直至上个月底我才猛然发现,你说我是不是蠢透了?」


「丈夫永远在九时之前回家吃饭,从未在外间度夜。待我呵护备至,小朋友功课由他指导,周日一家出外游玩。」在如此「正常」和「幸福」的生活,陈太对丈夫的不忠,理解为自己的失败,枉费一番工夫建立家庭,却挽救不了丈夫对自己的真爱。今次婚外情的发现,陈太认为是自己贤妻良母的成绩表不合格的表现。


愤怒是陈太积藏良久的感觉。越压抑愤怒,愤怒的力量越变得凌厉。在感情上,陈太憎恨出卖自己的丈夫;在理智上,这头家仍需夫妇合作才能熬下去。困迫的心情使陈太全盘否定自己过去十五年对婚姻和家庭的贡献,只觉得自己一文不值。


跟陈太恳切晤谈下,她终于肯让自己向着坐垫嚎啕大哭,「最激」一次是她手抓软坐垫狠狠发泄怒火。可能是基于不好意思,她往后带来三盒纸巾和两个坐垫送给我。在愤怒情绪得了宣泄后,陈太开始肯定自己在这个家,有一个举足轻重的位置。儿子在校屡获奖学金,肯定了她是一位良母。可是,陈太​​坚持要知道丈夫会否做选择,她很希望得着丈夫对她为「贤妻」的肯定。


陈生听见有辅导员想跟他谈话,他急不及待地跑到我的办公室来。相对陈太,陈生极之冷静而且满有自信。


「我认识第三者十一年了。性爱上,跟她一起享受,孩子是意外产品。虽然如此,我挺爱太太和儿子,于是花了心思保住两头家。做『齐人』很花心思!过时过节礼到人到,孩子读书要劳心劳力。若不把两个巢建得就近,把孩子放到同一家学校去,很难兼顾。我是男人,我要负责的!」


听了陈生一番话,我开始体会男人跟女人对「负责」有不同理解。女人的「负责」是指用情专注;男人的「负责」是指物质及生活的合理安排。陈太在那一节面谈,看见丈夫全无做选择的意向,她突然「精明」起来。


「好吧!下月初我会出外工作。我会照顾孩子起居,但我再不会想改变你(陈生)对感情的选择。既然,你再不能令我幸福。我应该是时候追寻自己的成功和快乐!」


陈太找到人生方向后,活得亮丽非常。踏着高跟鞋,薄施脂粉的她,穿起粉红套装,像春日的阳光,给人一份温暖明媚的感觉。过了不久,陈生来我办公室,气急败坏地查询陈太工作地点和电话。 「我另一个女人的孩子发高热,很想太太跑到她的家帮忙照顾照顾……我忙着开会,不能立时返家去。为什么孩子母亲不管?她五年前便找到一份工作,她常说忙着,不便回家……这年头的女人也太要强了。整天喊独立、自主、自由……」


女性珍惜工作和自主,是社会经济文化巨轮推动的;但是,在家庭角色难有肯定,甚至「持家」期望的幻灭,不也是推女性向前独立一把吗?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