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微阅录:你看我时很远,你看云时很近

第196期明觉   文 / 小西| 2010-04-28

上次提到日本电影《援胶女郎》(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8424),谈到现代社会中人际关系疏离的问题。由于肉体与精神上的区别,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似乎注定隔着一重什么。只不过进入现代社会之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愈趋抽象,疏离的问题也就愈趋突显。德国社会学家西美尔(Georg Simmel)在其经典着作《货币哲学》中曾经提出,现代货币制度之所以重要,不单在于它是一种方便交易进行与资本流通的经济制度,而更在于它重构了现代社会中个体与个体之间的关系。他指出,跟传统社会中凡事与血亲或人事有关的情况不同,现代社会中的货币制度让交易行为转趋抽象化:只要你拥有足够的货币在手,你便可以取得你所需要的产品与服务,而不需要跟产品或服务的供应者具有某种血亲或人事关系。西美尔指出,现代社会货币制度的好处,是个体得到了前未有的自由,但坏处却是现代人的孤零化。

当然,这种现代社会中个体的原子化,不是新近的事。早在现代化的初期,人际关系疏离已是相当突出的问题。就以日本来说,着名电影导演小津安二郎早已在1953年公映的电影《东京物语》,通过七十岁的老人周吉和六十七岁的老伴富子离开故乡,从广岛到东京探望儿女们的过程,企图揭示现代社会人际关系疏离的问题。影片中有两幕给笔者的印象特别的深刻。其一是次子的遗孀纪子陪同老人游览东京时,周吉在一个看到东京全景的地方,给纪子指出长子、长女在东京居住的地方。其二是两老一次出门,周吉也指出东京,跟老伴说:「东京这么大,若果我们走散了,可能今生都不能再见。」

记得以前在这里提过,曾几何时,曾经跟一批年轻人上「创意思维」的课。课的题目是「家」,功课是要他们找出家里的一个「问题」,然后想方法解决。结果同学提出的家庭问题,十居其九都是要改善跟家人(尤其是父母)的关系。再问下去,他们大多说父亲在大陆工作,而由于经济原因,母亲也要出外工作,而且工时甚长。近来,大家都在讨论最低工资立法的问题。其实,最低工资最低工时,又岂止是一个经济或劳工利益的问题,它也深远地影响到现代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中国当代诗人顾城有一首名作《远和近》,是这样的:

一会儿看我

一会儿看云

我觉得

你看我时很远

你看云时很近

有说,这是爱情的普遍状态,但这何尝不是现代人生活处境的写照?


微阅录简介

标签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