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微阅录:执迷不悟

第216期明觉   文:小西| 2010-10-20

上次提到,人害怕变得什么也没有,而其中对于死亡的恐惧,又最为根本(见本栏前文)。记得有一位学佛的朋友曾说,死亡真的可怕,在有生之年修行再好,也没用,当死亡来临,闭上眼睛,两脚一伸,一切便要重头再来。当然,有修行者与没有修行者,他们的「重头再来」,还是有很大分别的。暂且不论学佛者今生修行能否顺利「过户」至未来生,能以正念「知死」者,在最后一刻,还是有关键性的分别。

话说从前有一位高僧,由于多年修行,止观功夫了得,对于身心的细微变化往往了如指掌。所以他对自己何时圆寂,也早有筹谋。某天,他向弟子宣布将于某日圆寂,着他们安排简单的佛事,也不用张扬,只要几名弟子伴他最后一程便可以。来到当天,寺院中突然有事需要这位法师处理,正当大家不知如何是好之际,法师倒轻松的说:「那我改天走便行了。」要注意,这故事的重点,并不是这位高僧的法力有多神妙,而是他在面临死亡的时刻,还是多么的从容自若。

但对于普通人来说,死亡的确是个难解的谜。德国哲学家莱布尼兹(G. W. Leibniz)曾经问过一个十分玄奥的问题:「为什么(这世界)是有,而不是无?」若果我们用这个问题来思考死亡的难题:「为什么是生,而不是死 ?」「为什么是活着,而不是早已死去 ?」这又怎不叫人恐惧?当然,有人(例如哲学家、宗教家)会由死亡回身思考到生的问题,为存在之谜、生存的伦理,寻找真理的锁匙、救赎的通行证。但更多人是「想歪」了,「执迷不悟」地为不能理解的死亡寻找种种解释,表面是面对,实际上是逃避。

郑保瑞的《意外》便是这样一部有关「执迷不悟」的电影。话说职业暗杀集团的首领大脑(古天乐饰),从事「买凶杀人」的勾当多年。他相信任何谋杀都可以装成意外一样,神不知,鬼不觉。换言之,一切都可以计算和控制,根本没有真正的意外。但这是真的吗?佛说「无常」,又怎可能一切都在计算之内。但这部电影最有趣的地方,是大脑这种执念的起点。原来大脑的妻子正是一场交通意外的死者。但问题是,大脑不相信这是一场意外,他认为一定有人要谋杀他们夫妇二人。正是因为这执念,大脑开展了他的「买凶杀人」事业,但也因为这执念,让他最终犯上了不可补救的错误,害了同僚,也让无辜者白白牺牲掉。

或许,死亡真的很难理解,而由此而生的种种偏执之念,只会教我们在业力的流转中,继续犯错,直至闭上眼的一刻,还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存在是什么,死亡是什么。可不大哀乎!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