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微阅录:害怕人群

第213期明觉   文:小西| 2010-09-29

上次提到,人除了恐惧极小之物,也害怕庞然大物。我曾经以猛兽为例指出,「人类或其他生物对于较自身巨大的东西恐惧,多多少少是因为感到自身的生存受到可能的威胁」。然而,这只是单对单的情况,即在一大一小、强弱悬殊的处境,人们会因为那种体积与力量上的巨烈对比,心生恐惧。不过,现实中却另有一种情况,其间的对比并非在体积,而在数量之上。

记得多年前,曾经观看悬疑电影大师希治阁的着名电影《鸟》。事隔多年,电影的情节差不多已忘记了七七八八,但片中安排的那些没来由攻击电影主人公的鸟,倒是令人印象难忘。在该电影中,鸟之所以令人恐惧,不单是因为它们总是没由来的攻击人类,更重要的是,它们总是成群出动,原本在体积上比人类小很多的鸟,刹时间便变成了令人不得不惧的致命「巨物」。很记得该片的结尾,当男女主人公小心翼翼的穿过小屋外地上的鸟群,慢慢走向自己的座驾,打算驶车离去,那股令人屏息的宁静,以及挥之不去的恐惧,是多么的令人震慑。

在现实中,我们也不乏这种数量上的巨大之恐惧,而最令一般人恐惧的,大概要数「人群」。记得有一次,当笔者周日下午穿过中区的皇后像广场,在港工作的各国佣工正在唱歌、跳舞、传道、聊天,或做做小生意,我心里突然泛起一份没由来的恐惧与奇怪的念头:「如果这时她们起来包围我,我就死定了!」于是我赶紧了脚步,尽快离开这个充斥着不同东南亚语言的「人群」。

然而,我为什么要害怕呢?老实讲,我自问也算是个主张种族平等的自由派,而在日常生活中碰到的外佣,也大多是正直善良、热爱和平、勤奋用功的普通人。其中,尤其是菲律宾等以前是殖民地的亚洲国家,她们在民族解放和民主运动中的投入与牺牲,就更叫人佩服。那么,我到底惧怕些什么呢?把一些明明没有的东西想成有,把一些明明不会发生的事情,想成「可能发生」?

或许,其中一个让我泛起非理性反应的原因,正正在于眼前情境与现实情的倒置。试想想,在我们的日常生活,这些「亲密的陌生人」大多以家佣的身份,在我们身边出现。她们为不少中产家庭,处理了繁重的家务,照顾小孩,陪伴家中的老人家,替他们打点生活的细节。她们在现代家庭中,早已扮演了一个不可替代的重要角色,但与此同时,她们在家中又是最不显眼的。然而,在周日的广场中,平日主仆之间的那种(数量上的)强烈对比,却倒过来了; 而且你看见迎面而来的,是一群多么陌生的「家中外人」呵。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