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善心加善心Share比赛

微阅录:棒打虚空

第202期明觉   文:小西| 2010-07-14
电影《天水围的夜与雾》带出性别文化与暴力等议题电影《天水围的夜与雾》带出性别文化与暴力等议题

上次谈因果,提到美国西岸创作组合Pinky and Bunny的图画书《我想打你一身(我想揍你一顿)》(I want to punch your face),有话未完,今次再续。

上次提到,《我想打你一身》一书,以活泼的动物角色以及生动的艺术手法,尝试道出有关「应否诉诸暴力」的因果思考,实在可贵。不过,若果大家细心阅读,会发现《我想打你一身》一书的角色与情境设定有三个特点:

(一)书中两个主角Pinky and Bunny是好朋友,所以当Bunny思考若果他痛打Pinky一顿,其中一个可能的结果正是二猫从此绝交。但若果二猫不是朋友,甚至好友呢?那么,诉诸暴力又是否没有问题?

(二)书中并没有提及二人所处的社会及文化背景。要知道,若二猫身处比较动荡甚至充满恐惧的社会环境中(例如中东加沙),「诉诸暴力」的后果是完全不同的。反过来说,就算在相对安定的社会环境中(例如香港,但那也只是相对于更不安宁的国家来说),要了解因果,也很难完全脱离具体的社会环境。

(三)《我想打你一身》一书主要从「果」,而非从「因」来考虑「应否诉诸暴力」的问题。由于篇幅有限,笔者今次只打算通过一出电影,略谈我对后二者的一些想法。

所谓「菩萨畏因 ,众生畏果」,固然《我想打你一身》一书从众生的经验出发,主要从「果」出发,思考暴力问题,本是无可厚非,但到底不是究竟要义。那么,人到底为什么会以及在怎样的情境下诉诸暴力呢?

大家还记得许鞍华2009年的作品《天水围的夜与雾》吗?电影主要根据几年前在天水围发生的家暴惨案改编而成,而跟同区同类的个案相似,电影所描述的惨案发生于一个中港婚姻家庭。在影片中,年轻的妻子王晓玲(张静初饰)从老远的四川嫁到香港,中年的无业丈夫李森(任达华饰)留在家中照顾两名小孩,一家人只依靠综缓过活。由于年龄差距,也因为中年失业(李森原本是有经验的三行师父),令森不断怀疑玲对自己不忠,而怀疑的结果是不同形式的精神与肉体的暴力虐待,最后则以森暴杀全家以及自杀告终。这样说来,森的暴力与杀机主要源自他对年轻妻子的怀疑。但可以想像,若果森不是无业,甚至事业光明、收入丰厚,他可能根本不会怀疑自己的妻子。

所以,问题可能正正在于:在我们的性别文化长期的薰陶下,不少的男性早被教养成以(一)事业与(二)对别人(包括妻子、儿女与部下)的控制权,作为自身的身份之唯一因素。可以理解,当他失去事业,也无法彻底控制别人(玲因为家暴而希望带着女儿离森),他失去或将失去的,其实是他的整个自我。当然,这个所谓的自我,其实是跟我们的性别文化的共业共生的。但吊诡的是,这共业毕竟是虚空的。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