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微阅録:卑贱物

第211期明觉   文:小西| 2010-09-15

上次提到,我们之所以恐惧极小之微物,是因为它总是神出鬼没、如影随形,见不到,捉不着。但更重要的,是由于这些微物(例如蟑螂)挑战了文明(尤其是讲求工具理性的现代都市文明)与自然、人与非人之间的脆弱界线。所以,当人类面对如此微小之物,竟作出如此不成比例的巨大反应,也就可以理解。

有趣的是,随着科学的进步,人类并没有因而减少了这种对于微物的恐惧。与此相反,随着微生物、病理学与显微镜的发展,我们对于细菌、病毒等等的性质把握愈深,我们对于微物的恐惧就更大。在显微镜发明以前,微物再小也是肉眼所能看见的,但显微镜却打开了一个人们平日所看不见的病菌世界。自此之后,潜在的威胁可谓无处不在,但又吊诡地无形无色。恐惧是相当古老的东西,但我们有理相由,我们现在所说的恐惧,又是非常现代的。科学可以帮助我们消灭细菌,却无法帮助我们根除恐惧。因为,科学本身可能正是我们恐惧的源头之一。

不过,除了挑战了文明与自然、人与非人之间的脆弱界线外,微物有时也勾起我们一些非常个人与深层的情绪。记得有一位朋友曾经跟我说,她之所惧怕蟑螂,大概跟小时候居住旧式公屋的经验有关。她所指的旧式公屋,是那种单位狭小、上厠或洗澡还得上公共浴室的类型。与此同时,这一类旧式公屋也是香港某个年代的产物,它代表了香港的某个艰难与贫穷的年代。她说,在这样的居住环境中,蟑螂常常出没,它可能在你的饭枱、写字桌、睡床上出现,更可能在你如厠、洗澡时,杀你一个措手不及。多年之后,她反省道:「或许,我对蟑螂的恐惧,代表了我对那段岁月的不安经历,以及那些不堪回首的贫穷艰难日子。」试想想,一个成长中的女孩子,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生活与长大,有多不方便,有多不安,而蟑螂作为触发恐惧的微物,同时也象征了一种更巨大的不安与恐惧。而在心理分析的语言中,称这种微物为「卑贱物」(abject)。

  

在漫长的人类文明史中,这些「卑贱物」有时是死物,有时是昆虫,有时是动物,有时甚至是人类本身(例如其他种族);而人类驱除这种「无明」恐惧的方法之一,正是把恐惧投射到各式各样的「卑贱物」,并通过驱除甚至毁灭这些「卑贱物」,以转移视线与转介能量,来暂时安住无法安住的心。于是,犹太人在二战前后成为了当时德国人集体恐惧的牺牲品,而相近的例子,总是在现实中不断重复,几近宿命。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