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心中有贼,怎能快乐?不要退失!──由电影《白夜追凶》说起

第221期明觉   文:宇峰| 2010-11-24

心中有贼,怎能快乐?不要退失!这是电影《白夜追凶》(Insomnia,下称《白夜》)给笔者的启示。

这套电影相对在导演Christopher Nolan(基斯杜化路兰) 的Filmography中是最「正常」的了,也许因此而最少人谈论。这套电影,没错,不像他的《凶心人》(Memento)般有非线性的剪接、亦没有《蝙蝠侠:侠影之谜》(Batman Begins)颠覆传统的经典角色、也没有《死亡魔法》(The Prestige)的局中局、更无《蝙蝠侠:黑夜之神》(The Dark Knight)刺激紧张的大场面,但其水准绝对不差,人性探讨的内容尤佳,虽然场面经营未算幕幕吸引,但实在不应该被大家所忽略。

《白夜》的剧情其实很「大路」(主流),开场不久大家就可以猜着多少了。正如上文,故事本身其实没有太多奇特和意想不到的「东东」,主要讲述一宗谋杀案的侦查过程。当中困扰正直警探的过去算是其中一个好看的悬念,和《死亡魔法》一样,事件其实老早就给大家讲了,只是大家不明白所以然。(诸位若不明白,不要紧,看过电影就会清楚了。)

一般的侦探片,要互相对决的角色多数设计成一正一反,一凹一凸,或者反过来彼此甚为相似,但在《白夜》里,导演并没有为探员与凶手塑造很多的联系和类同,只是抓着一点:两人都犯了法,但都觉得自己没有错!一个是为了正义,一个(自觉得)是不小心,是意外。

阿尔柏仙奴(Al Pacino)饰演的警探一直被警方的内部调查人员调查,就连身旁知道内情的拍挡最终也忍受不了,正计划待这个小镇的案件完结,就回到洛杉矶交代真相──当年警探遇到一宗谋杀案,虽然明知道是某人做的,但由于苦无证据,根本无法将那人查办;为了不想「犯人」逍遥法外,他自己伪造了证据……现在,更巧的是,在调查少女被杀一案时,由于大雾,他错手开枪杀了自己的同袍,幸好没人看到事发经过,而眼前却有一个大剌剌的嫌疑犯,只好再次伪造证据嫁祸给他……

罗宾威廉斯(Robin Williams)饰的侦探小说作家,聪明冷静,但却是一个「宅男」 ──整天呆在家,没什么社交生活的男人,自然也没法结交到异性。他发现了一个女高中生喜爱他的小说,他很高兴,因为这是他做得最好、最令自己骄傲的事。但有日,她竟然羞辱他,说他无能……

「心中有贼,怎能快乐?」(Beware the Enemy Within),这是佛门网早前用来宣传的一句口号,想不到却很配这套电影!没错,不论当年的犯人还是现在的这个作家确实都应该受到惩罚,可惜当年和现在都没有足够的证据。在一般实行普通法的国家里,宁愿放过一千人,也不可冤枉一人,任何疑点也要将利益归于疑犯。既然社会大众都认同这个司法原则,集体就要跟随,这也就是共同的「底线」。社会不停厘定「底线」,规范大家的行为,共同遵守。「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那样?」不为什么,这是大家认同的共许的做法。孔家那句说得更好:天圆地方,就是规矩──即是没得解。一旦越过「底线」,人就会心中有愧,就会不安,那怎会睡得安宁?警探深知道这些检控规则,根本对付不了坏人,所以他用了另一个方法,结果「贼」就住在他的心了。

「这不是『贼』啊!我都没有害人的心,没有恶念!」你不是想那两个「疑犯」受罚吗?这就是「贼」了──因为它令你走上一条恶路。「贼」,依一般理解,除了是鼠窃狗偷之辈,也指对人对社会有害的人。在佛教的角度,令你离开「法」──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引致烦恼和堕落的事物也是「贼」,因为它令你迷失,令你执着或贪爱,因而做出种种不智的错事,在「烦恼」和「苦」的泥沼中愈陷愈深。你做了错事,就要用更多的错事去圆谎,不就是愈来愈多「贼」吗?「底线」可能错,尤其是在集体负责的情况之下,更加可能会作出不是最好的决定。你可以提出疑问,你可以抗议,但它仍然是「底线」时,你就不可以越,不可以闯。这绝不是软弱,事实上你想的也不一定就是最好最正确的。

不是平白放过了「坏人」吗?你怎样得出他是「坏人」的结论?既然你觉得他会再次犯事,就好好监察他,在他想伤害人的时候当场捉着他不就行吗?你破了「底线」,别人发现了的话,「坏人」不也一样可以大模大样的在街上走?而且,破了「底线」的「好人」,不就变成「坏人」吗?不要受你的情绪和分别心影响,不要退失戒、定、慧!

俗语有云:「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若然未报,时辰未到」,这是真的,大家一定要相信。像电影中的警探,在飞往小镇的飞机上做梦时,也想着自己当年伪造了证据,这显然仍受到自己的良心和道德意识的责备,这是很明显的罪报。「那个作家杀了少女,还心安理得得很呢!」没错,他的价值观可能已被扭曲到可以接受自己夺去别人的生命,但就完全没有报吗?他虽然运用他的知识,消灭了所有线索和证据,但警方并没有放过他,他要不停闪躲,甚至想方法去威胁对方放过自己,长期心力交瘁,显然都是他的报。而且我们见到的只是一小段时间的片段,做了的事不会无原无故消失的,他总要为自己做的事而负责──不只这一生,还有下一期和更多期的生命,直至罪业报尽为止。只要环境的条件(缘)配合,报应是绝对不爽的。

在《蝙蝠侠:黑夜之神》中,蝙蝠侠最终都没有杀死小丑,否则蝙蝠侠和小丑又有什么分别?中文片名的「白夜」和英文片名的「Insomnia」(失眠)并不是指警探因那个小镇位处地球的特殊位置,冬天时永远不会日落以致睡不着,他失眠是因为他做了违背自己价值观的事,受着「心贼」的折磨,所以就算是服了安眠药,几天过去还是没有片刻安睡。庆幸的是警探最终放下了对「正义」的执着,没有私自杀了作家,而且也阻止了欣赏自己的年轻探员消灭他插赃嫁祸的证据,只是说了一句:「Don't lose your way!」(不要退失!)其后就安然入睡──屡破奇案的神探终于击退了心贼。

正如小弟文首所言,《白夜追凶》很「正常」,也难怪,看卡士就可以知道这是Christopher Nolan第一套真正的荷里活电影,相信当年作出了不少妥协,并不可以随心所欲,天马行空。但其实本片的局部描写及演员的表现都很有看头,比起很多一味官能刺激的电影更有心思。虽然在小弟的心目中,这也不是他最好的电影,但也总不至于没人理睬的地步吧。细心欣赏故事内容,感受一下电影的气氛,你会发现平淡的动作和偏慢的节奏其实是很匹配的,而且它给你思考的空间。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