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心地庄严──记法鼓山2010年水陆法会(二)

第230期明觉   图、文:花子| 2011-01-26
总坛作息表总坛作息表
总坛夜色总坛夜色
总坛总坛
第三天于总坛外悬幡,挂上(啓建十方法界四圣六凡水陆普渡大斋胜会道埸功德之旛),而另外一旁的九莲灯于第一天已悬挂。第三天于总坛外悬幡,挂上(啓建十方法界四圣六凡水陆普渡大斋胜会道埸功德之旛),而另外一旁的九莲灯于第一天已悬挂。
供灯(佛前大供、上三宝供、上圆满供)供灯(佛前大供、上三宝供、上圆满供)

第一天在总坛洒净安位后,法师着我们带同椅子由外面移到里面,观看用PowerPoint演示的水陆法会总坛概说。殿里挂着「心地庄严」字幅,下款题「慧空」(圣严师父二度出家依止东初师公为剃度师,师公所给的法派字号为「慧空圣严」),这是圣严师父的墨宝,顿时感到殊胜庄严。果毅法师是总坛监香,她跟我们讲解水陆法会的意思,当中特别提到「中观」与「天台三谛」。会众之中有很多是银发老菩萨,也许对佛学不熟悉,法师指出即使不懂佛学名相也没关系,而且时间赶,我们可以稍后再查查。我庆幸完成了香港大佛学硕士课程,对佛教的教理有皮毛的认识,法师讲起来,可说温故知新。第八天圆满后,我走进「法鼓山开山纪念馆」,重温关于师父一生事迹的展览,这时才想起果毅法师就是圣严师父十二法子之一,难怪她有这样的威仪,谈吐那么摄心。

法会第二天早上拜慈悲三昧水忏,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只怪自己平时疏于拜佛及唱颂,拜到一半已上气不接下气,加上烈日当空,在大帐篷覆盖下,就像做高温瑜伽,令人汗流浃背,腰酸背痛,还有点头昏,但眼看四周,年迈的师姐们依然一边念一边拜,令人敬佩。我实在支持不住了,只好坐下休息一会。因为不适应密麻麻的时间表,当下就打妄想,起烦恼:香港的法师同学啊,真的感谢你,建议我来总坛,回港一定跟你好好「道谢」(俗语:多得你唔少)!好不容易才撑过第二天。

第三天,心开始安静下来,翻看大悲心水陆仪轨,感觉很新鲜,这是以前没接触过的。

第四天奉请上堂,诵念的句子结构铺排极富韵律性,我就开始背诵。既然来了,好好参与,正如果毅法师说:你们当中有些参加了数次,对流程很熟悉,但记着你们不是监香,只管好好参与、投入,否则得着不多。回想初到总坛时,心里很浮躁,不时看表,估量着甚么时候才结束,该利用那段休息时间回女寮洗澡等,好像计画周详,其实是没有智慧,我千里迢迢来参加法会,就是为了洗澡吗?

直至第五天,奉供上堂,虽然经历了一气呵成的四个多小时,我已能坚持着不离开自己位置(例如外出洗手、喝水等)。如果支持不来,就坐下小休,一心想着必须好好听果品法师、果元法师宣读及唱诵。上堂十席我也背好了,第一席是诸佛……第十席是编写水陆仪轨的祖师们等等。

第六天,炎热的天气变了阴天,早上七时念《地藏经》,大风吹得帐篷啪啪响,旁边的A师姐轻声说:「好像地藏菩萨来了。」下午十二时三十分至五时奉请下堂,观想四疾捷使分别「送请柬」到天上、地府等等。我打妄想,请的天人、非人,一些是飞来的,一些是遁地的吧!会否似现在的速递服务员般有制服的呢?下午时份,风力依旧强劲,此时此刻的法会,像拍电影一样,很有气氛。到晚上为众生授幽冥戒时,天气更变得寒冷起来,好像灵界众生一一到来似的。

第七天,趁有空档,我翻阅仪轨,是2009年出版,很新。序是师父在2009年1月写的。心水清的我知道当时师父已病危,后来在2009年2月3日往生。他老人家2009年1月还为仪轨写序,对师父来说一定很重要,但试问又有哪一件众生的事对师父不重要?我没有抄下来,凭记忆,序文说法鼓山把仪轨中含道教色彩的内容及不合时宜的部份都删减了,从来没有烧纸马等等,希望其他佛教团体也一样将仪轨去芜存菁,一起推动正法。果毅法师也向我们开示,水陆法会的意义是教育,不是来趁庙会,也不是赶经忏,否则我们辜负了祖师大德,也辜负了自己。

水陆仪轨内,有很多内容教导我们有关「无常」及「空」的概念,比较深刻的是为下堂(阿修罗、中阴身、旁生、地狱)说法,教导不要依恋自己的色身,速去净土等。其中又有关于士农工商,以及古代妃嫔因年老色衰,终被打入冷宫的不幸遭遇等,就像看一部历史书,借古鉴今,也教自己珍惜时光,好好修行。

到第八天送圣法仪,四人一排,由大殿(总坛)慢慢步行至「巨蛋」(大坛),那种整齐、宁静是多么的庄严!途经两旁信众都肃立合十,大家的眼神流露出无比的尊重。由第一届至现在,法鼓山的水陆法会都用环保做主题,不烧纸马。其中送圣采用动画演示,上堂十席、下堂十席都出现在动画中,又从动画中慢慢消失,这样反而更有助信众观想,达到心地庄严的效果。

多天以来一直都没有哭过,直到送圣这天,催泪弹是播出师父的旧照片,还有一封寄给师父的信,是由法鼓山僧团写的,说师父不在的日子,他的工作由他们弟子来承担:例如左面的是师父参加国际会议的照片,右面是弟子的延续;另一幅是师父在美国教禅七的照片,然后同一地点,换来的是法鼓山比丘尼教禅七;上方是师父关怀义工的照片,下方是果东方丈……。我一边看,一边流泪,其他信众也一起默默拭眼泪。

最后,方丈和尚(果东法师)致词,公布现埸参与人数、义工人数、网络共修人数等等。随后,他带领僧团,在台上向圣严师父的照片下跪,发愿好好秉承师父的遗愿,在场的人无一不被感动。师父其中一张照片旁边写着「于众生中,起大慈悲,不舍一切众生」,我们都好好记着,好好奉行。方丈和尚结尾问:「法鼓山呀!谁敲法鼓?」台上台下一齐答:「你、我和他,都敲法鼓!」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