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0佛光大学-ads

心有罣碍(一)- 禅修前的我

第239期明觉   文:陈言| 2011-03-30

我由2008年开始禅修,至今三年多了。最初开始禅修,只是好奇,但它却完完全全改变了我的生命,身边的朋友也说,现在的我与以前的我差不多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这一切都证明了佛法的宏大,每次想起,我心中都充满感恩。

我曾反覆问过自己,真的要写我的故事吗?这不是自揭疮疤吗?但答案还是非常肯定的。如果无能的人如我,都能从佛法中得到这么大的好处,只要有一两个人,因为读到这些文字,而生起学佛、或者禅修的念头,这番努力便已非常值得。

首先,介绍一下2008年的我是甚么人。那年我才26、27岁,有一个稳定的男友,工作也充满前景(只是工时长了一点),别人看我,是很正常、很快乐的女孩子。但可惜,我并不快乐。德宝法师的《佛教禅修直解》(Mindfulness in Plain English)中有一段文字,我觉得确切地描述了我当时的感受:「你惊觉自己的一生,只是勉强应付过去罢了。你的门面装得好,勉强可以维持生计,表面上你过得去,可是,那些绝望、沮丧的时刻,那些感到一切都与自己作对的时刻,你就秘而不宣了。其实你是一团糟,自己也知道的,可是,你把它掩饰得天衣无缝。」

我自己也不清楚问题在哪里,虽然我好像甚么都不缺,我的理智也告诉我,我甚么都不缺,可是我就是一直都不快乐。有无数次,对着别人笑的时候,其实我的心在呐喊,就好像是张大了嘴巴,却哼不出半声。

作为一个普通人,唯一能做的便向外寻找满足感,可是这法子越用,越觉无效。我想,我天生已有着不容易满足、但易于执着的性格,经过二十多年的培养,这个性向已变得很牢固。以前读书得了好成绩,只会高兴一个上午;人家说「购物是女人的好朋友」,可是无论我买甚么东西也好,都不会有感觉;有段时间我曾热衷地去培养兴趣:单簧管、摄影、结他、唱歌、书法、跳舞……但它们全都满足不了我。

最后,我唯有疯狂工作,每天做到凌晨时份,只是为了麻醉自己,在繁忙的工作中找回一点满足感与认同。但这只是让我情绪更不稳,动不动便开始发脾气。也因为工作压力的关系,我失眠了,有时候晚上十二时才下班,回到家中差不多到了二时才累极睡着,但四、五时便猛然醒来了,脑袋中只有恶梦。

最后管用的,只有佛法。在偶然的机会下,我开始了禅修,虽然那条路其实也是荆棘满途,但一路走过后,就好像浴火重生。虽然我现在还有各种各样的缺点,但是我确切是从抑郁、暴躁、自私、只会吐苦水,变成乐观积极。最重要的是,我快乐了,我终于学懂满足了。

按:《佛教禅修直解》(Mindfulness in Plain English) 由德宝法师所着,梁国雄居士中译。德宝法师以显浅易明的文字讲述了内观禅修的要旨,是南传内观禅修的一本入门书,尤其对禅修初学者甚有裨益。 下载连结:home.pacific.net.hk/~khl123/mipegb.pdf

(待续)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