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心有罣碍(三)- 生命的最低点

第243期明觉   文:陈言| 2011-04-27
《此时.此刻》(The Hours)于2002年上映,故事讲述三个年代、三个故事、三个女人,像被同一本小说牵引,走上同一道生命轨迹。此电影荣获多项电影奖项的提名,在2002年金球奖荣获「最佳影片」,而女主角之一妮歌.洁曼亦凭Virigina Woolf一角在奥斯卡夺取影后。《此时.此刻》(The Hours)于2002年上映,故事讲述三个年代、三个故事、三个女人,像被同一本小说牵引,走上同一道生命轨迹。此电影荣获多项电影奖项的提名,在2002年金球奖荣获「最佳影片」,而女主角之一妮歌.洁曼亦凭Virigina Woolf一角在奥斯卡夺取影后。

刚投身社会工作的几年是我生命中的最低点。无论是事业、家庭、爱情,好像每方面都很理想,但其实全都是「哑子吃黄莲」。

其时刚刚毕业的我,进了一家市场推广公司。每天的工作都非常繁重,而我却是天生特别胆小易紧张的类型,所以最初不停的害怕自己会做错、做漏,而因此被骂的次数亦多不胜数;我还记得那时会躲在洗手间中哭泣。

经过几个月的努力,工作总算上了轨道,但我却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那时我的人生意义与价值都与工作完全挂鈎,就算是晚上有约,也会觉得因为工作而迟到、失约是天经地义的。每天都做到深夜,甚至生日那天也工作至凌晨二时,而星期六、日也往往自愿回公司上班,对自己与同事的要求都异常地高。但这种行为却带来了非常痛苦的后果,我开始严重失眠,每晚睡两三个小时便会惊醒,就算好不容易睡着了,脑子想的全都是公事,完全不能休息。又因为压力太大,每到周末便会跟同事喝到烂醉以「减压」,但当然是越减越差。然后自虐的我还要工余去了读MBA,为的只是让自己「更有价值」。

沉醉工作,其实是为了逃避生活中其他的不如意。

虽然那时我有一个很稳定的男友,但是感情生活是不快乐的。我和这「前度」一起已经很多年了,最初认识的时候,大家很投契,但最后却「grow apart」了。「前度」是个开朗、乐观、思想简单的阳光大男孩。而我,表面上,也好像是个甚为开朗的人,但其实我从小已学会戴着一个假面具做人,骨子里,我其实是个极敏感、极执着的悲观主义者。

悲观已经要命,悲观加敏感更要命,还要加上执着,生命真的苦不堪言!敏感,对最微小事也会记在心中;悲观,会把这些小事想得无限差;执着,便只能无能为力的不停围绕这些小事团团转,不能释怀。别人一句话、一个动作,甚至一个眼神,都可以牵动我的情绪。理智上,我知我不应该为某些事不快,但我就是不能放下,然后我还要责备自己为甚么不能看开一点。所以那时我根本不会跟人讲心事,因为就算讲了,也只能得到「你不要执着啦」之类的回应,我听了只会心中更火:「我真的做不到!你要我怎样?!」。

无论谁,总希望得到身边最亲近的人了解、关怀。我那男友是个好人,但他却无法理解我的痛苦。就算我尝试了,也只觉得我的倾诉投进了无底洞,而且也好像我为这些鸡毛蒜皮的事闹情绪,是我的问题。久而久之,他没有问,我也越说越少,最后,我失去了说话的意欲。到了后来,我可能严重得像患了少许抑郁症,不工作时只会垂头丧气,就算跟男友逛街也没精打采,边看喜闹剧边流泪。他终于发现了,但就算他想帮我,也无能为力。当我面对着他,心中有话想要说,但就是,连说出来的勇气,也没有,张大了嘴巴,却哼不出半声。

那时候我脑中常常想起电影《此时.此刻》(The Hours)中,女主角Virginia Woolf自杀前写给丈夫的遗书:「What I want to say is I owe all the happiness of my life to you. You have been entirely patient with me and incredibly good. I want to say that — everybody knows it. If anybody could have saved me, it would have been you. Everything has gone from me but the certainty of your goodness. I can't go on spoiling your life any longer. I don't think two people could have been happier than we have been. 」(我的生命中所有快乐都是由你而起的。你对我实在太耐心、太好了。这一点,我想所有人都知道。假如还有任何人能挽救我,就应该只有你。现在,除了你对我的好,一切都离我而去。我不能再继续糟蹋你的生命。我不相信有两个人能够比我们更快乐。)

就是这种感觉。我知道我应该快乐,但是,我做不到。「I don't think two people could have been happier than we have been.」(我不相信有两个人能够比我们更快乐),她说。然后她自杀死了。多凄然的「快乐」。

幸好我不用重复Virigina Woolf的悲惨故事,幸好我学了禅修。

(待续)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