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心有罣碍(九)-不测之风云

第267期明觉   文:陈言| 2011-11-07

经过九天的心灵手术,课程差不多要完结。襌修者这个时候会开始明白,别人对自己的伤害,很多时都是不能自控的,而自己亦曾不自觉的伤害了很多人;所以,是时候把自己从内观课程中发展出的纯净善念与一切众生分享。无私的爱是心灵创口的金创良药。第十天修习的叫「慈悲观」,就是把心专注在「愿众生快乐」这一个善念上,然后翌日就可以回家了。一离开中心,我第一件要做的事是打电话给我的「前度」(当时的男朋友),我满心欢喜的以为我们之间的问题已经完全解决了。

回到香港后,简直觉得喜气洋洋、世界大同、人生满希望。可能是上天要告诉我,我把自己看得太简单,也把襌修看得太简单。一切的因缘,都把我推向那个必然的结局──不知道是可笑、讽刺、还是命中注定──我一直避免出现的情况,就在我用尽了努力后才出现。

从台湾回来后大约一个星期,工作原因认识了一位朋友。讽刺到不能再讽刺──最初是没有甚么的,亦不会讲私人事,真正开始谈心是第一次见面之后;他说我性格很乐观,我说,我以前不是这样子的,之后我便告诉他襌修的事。

碰巧他的生活也有些不如意,拿着「朋友」这个挡箭牌,我一步一步的走入深渊。到我发现情感已经一头裁了进去时,不是不想回头,但我不能不面对,心已不在我的前度身上这个事实。我再也不能面对自己。我和前度分手了。我完全迷失,好像不再认识自己,也不清楚自己想要甚么。事后我才懂得回想,究竟这是为甚么?

近期才悟到,长时间的襌营后,压抑在心底的一些不净念才开始一步步的浮现,所以其实返回日常生活后,必须更加注意,和维持襌修的习惯,那么那些不净念的影响便会越来越少。但那时候的我,却压根儿以为雨过天晴,问题已经解决了,反而理智上没有以前的小心翼翼。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另外是,修习了慈悲观后,内心深处真的很希望别人可以得到快乐,而碰巧那段时间是那位朋友人生的低潮;我最初只是天真地觉得,和那位朋友成为好朋友,开解他、让他快乐,是一件好事,但执着却在不自觉间跑了出来主宰一切。

这还不止。以前的我很喜欢喝酒(托赖,现在我持酒戒已持得很清净)。襌修回来后,理智上知道酒是不好的,但心还是想喝。农历年间放假,很多晚都放任地喝得酊酩大醉。年初一,我还记得我喝到清晨六时,回家洗个澡便又再出门,还在车上拿着胶袋大吐。去过十天襌营后,心情本来已经很好,喝了酒后那种兴奋更好像放大了十倍,但问题是,酒能乱心,之后根本不能维持修习,更别说自净其意了。

完了吗?不,还有。之前跟襌修的朋友谈起她去印度坐襌的经历,她说好像整个旅程中上天都派了守护天使护送她,确保她能平安的去,平安的回来。我第一次去台湾也有类似的经历──飞台湾时不知就里的变了商务客位;到达后虽然不懂路,身边的人却很热心,把我送到中心去;离开的时候本来很茫然,却有人主动送我去机场;还在襌营认识了姐姐的朋友……我本来已经有一点迷信,去了内观禅修后反而更迷信。到我发现和那位朋友的生命中有些不能解释的巧合(星座、小时候家住的地方、甚至是太婆安葬的地方),和那莫名其妙的熟悉感时,我的心编造了一个全天下最荒谬的笑话:「命中注定,就是他了!」

这是我一切痛苦的开端。

(待续)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