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心有罣碍(五) - 要去内观了

第247期明觉   文:陈言| 2011-05-25
台湾内观中心外观台湾内观中心外观

第一次听同事讲起为期十天葛印卡(S. N. Goenka)内观襌修营,我的反应是:「打坐十天?不是罢!」怎知道事隔几个月后,却毅然决定自己也要去内观了。现在回想起,也无法解释为甚么会有那么强的推动力。当时虽然是不快乐,禅修也起了一定的用处,但葛印卡的内观禅修营是出了名「难挨」的。也许,那时我是再想迫自己去另一个极端来证明自己。当我跟别人讲起自己时,总有点沾沾自喜,自觉与别不同、胜人一筹似的。

葛印卡的禅修营在香港及世界各地都有举办,但当时我选择了去台湾。主要原因有几个:第一,介绍的同事是在台湾参加第一次内观禅营,不讳言自己是有点羊群心态,而且,无可否认,在台湾坐禅好像还「有型有款」一点;第二, 我不知道怎向我妈交代那几天我到哪里去,去台湾的话我可以推说是去旅行(而且也不算说谎);第三,我怕我会逃跑,如果挨不住的话很丢脸。

当时我其实也不知道禅营内会做甚么,反正就是打坐,我只知道这是不容易的事,有很多规则要遵守──往后我才知道,原来那些规则是八关斋戒:

·       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

·       没有任何娱乐,甚至所有会令人分心的事都不能做。没有电视、没收电话,不能看书,甚至连纸笔也不能带。

·       非时不食,每天只吃早午两餐。下午五时,新生可以吃水果与米浆,旧生只能喝柠檬水。

·       每天四时半起床,九时半睡觉,除了休息与吃饭的时间外,唯一的活动就只有打坐,每天差不多坐十二个小时。

·       除了最后一天,全程禁语。这个我反而不害怕,反正是自己单独去的,也没有同伴可以谈话。

·       整个课程一共是十二天(第一天及最后一天只有半天,以及中间的十整天),在报名参加及报到时,中心会要求参加者一而再,再而三的保证不会离开,好像是签「生死状」似的。

·       由第四天开始到第九天,每天早、午、晚,都有三小时的坚定襌修──每一个小时,都不开眼,不松手,不放脚。

台湾方面很快便确认了我的申请,我下了决心一定要完成。这次禅营完结后,就像打开了潘朵拉的盒子,潜伏在我心内的各种问题,开始一步步的浮现出来。

(待续)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