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心有罣碍(六) - 葛印卡内观禅修营

第248期明觉   文:陈言| 2011-06-01
内观禅导师葛印卡(S. N. Goenka)内观禅导师葛印卡(S. N. Goenka)

佛陀在《法句经》中说:「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前两句「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好像不难理解,但是如何能够真正做到?一般人可能会自欺欺人地觉得,只要告诉自己坏事不要做,好事做多点,那便行了。但是,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经验:有些东西明知是不好的,但不能控制自己不做;有些虽然是好的,却不想做。

这样的经验我有很多。简单如碰上卖旗,其实不过花三两分钟──停下来、投个币,但不知道为甚么就是不想买,见到卖旗的人会远远避开;又或者在挤塞的交通工具遇见老人家,会扮作看不到。反过来,当时我虽然已有稳定的男友,但还是常常想与其他男性调情。我不是找借口去合理化自己曾经有过的行为,可是理智真的不能控制心,有些东西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

所以佛陀不只是教「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当第一次去过葛印卡内观禅修营,我最大的感悟是,人能否「诸恶莫作,众善奉行」,重点在于能否「自净其意」,虽然那时我对如何「自净其意」还是一知半解。

十天的禅修营首三天的禅修练习是观呼吸,整天加起坐共禅坐十二小时。对于禅修初哥如我,这三天实在是非常痛苦的经验。其间,我的心没有一刻能够专注在鼻息上,意识可以说是完全不清醒的,没有平静,也没有安宁。以前明明经常失眠的我,一打坐便睡个不停。你可能奇怪,打瞌睡不应该很舒服吗?才不!那时盘腿坐在地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依靠,一打瞌睡,身体便不由自主的乱动。还有,身体上出现了各种痛楚──腰痛、腿痛、头痛……,浑身都不舒服。身体不舒服,本身脾气已不好的我心便更烦了,那时便开始责怪自己:「我为甚么要在这里受苦,这些不适合我,这是个鬼方法!」

第三天,我真正生起逃跑的念头了,而且还计划得很周详:「到达中心前曾途经一些旅馆,一晚宿费是490元台币,我身上还有5000元台币,八天后坐飞机回香港,应该够花用的。」这也证明了我选择去台湾是正确的,如果在香港,可能真的逃跑了。

那天我还未有一个明确的决定是去是留,就在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回到香港了,又严重的加班,一直工作到凌晨,然后坐的士回家。回家的路很简单,但司机却走错路了。我的反应很大,立即跟司机吵起来,还扯着他的头发,大哭大叫。这件事在现实没有发生过,但情绪却非常真实。那个愤怒而又完全失控的我,就是我最害怕的自己。我被这个梦吓醒了,然后在被窝中哭个不停。我明白了,我的心想跟我说:「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我没办法,请你救救我。」

(待续)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