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心有罣碍(十二) - 虚构的故事

第270期明觉   文:陈言| 2012-02-07

  

我第二次的内观课程选择了香港的课程。今次非常肯定自己不会逃跑,目的亦很简单,只是打坐,那么就不浪费金钱了。而且我也不在乎,去别的地方内观会不会“型”一点。香港的内观课程和台湾的形式是一样的,只是中心的地方较小,像是台湾的迷你版。

这次参加,我已经不是新生了,最大的影响是要过午不食──每天上午十一时吃的午餐就是那天的最后一餐了,如果还是新生的话,下午五时还可以吃点水果、喝点牛奶,但旧生除了清水清茶就只能喝柠檬水。我是个贪吃鬼,平日一天到晚都吃吃吃吃吃吃,这一戒简直是要了我的老命。第一天,我是乖乖的去喝柠檬水的,但晚上打坐时肚子就是不停地叫,然后满脑子都是想吃东西的念头,实在很辛苦。

到了第二天,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心想,好立克只要不加奶粉,也不算犯戒罢,然后便用我的Lock & Lock杯子去冲泡好立克。“Lock & Lock”最出名的是防漏,但原来并不适用于热水──当我把滚烫的水倒进了杯子,然后把盖子合上,并打算摇匀时,热水就如火箭发射般喷到我的手上。那时也理不得禁语,大叫了一声“哎呀”。结果,右手尾指给烫伤了,看着它变红,起了一个又一个的水泡,最后小水泡又融合成了一个大水泡,足足有一厘米濶、三厘米长。那天晚上的一坐,简正是痛入心扉,整只手如火烧一样。但很奇怪,平时只伤一点点我都会暴跳如雷,但这次虽然肉身这么痛,但心并没有被这些痛所困扰;休息的时间太闷,有时还会把那些水泡当玩具。这让我觉得很惊奇。

心中虽然算是平安,但依旧想念那个不该想念的“朋友”,只是很奇怪,不是每天都想念,就算会,程度也有深有浅。例如是,第一天很想,但第二天那个“思念”又消失了,当我满心欢喜以为已经放下的时候,第三天思念的感觉又慢慢回来。慢慢,我开始发现,这些“思念”是由甚么东西所构成。

不记得是第四天或是第五天,那天又是很想他,心绞着的痛。心中有一个大问号──为甚么不要我?我有甚么不好?为甚么你要离弃我?然后,旧日的记忆又涌上心头 ──那个痛,不是那位朋友给我的,它一直都在。“初恋”的回忆出现了,那个“初恋”要用上括号,是因为我也不肯定那叫不叫“初恋”,因为就连一个吻都没有,维持的时间亦只有一个月。一个我暗恋了四年的男孩子,已经有女朋友,但不知道为甚么,偶然的机会下,我们开始了,然后身旁的人知道了,很多人要我和他分手,我分了。我一直是那个软弱无力的人,别人叫我做甚么,我就做甚么,虽然我真的很喜欢他。

理智是斗不过心的,我分手后发觉真的不能失去他,于是便写了一封很长很长的信,应该是我第一次勇敢地写出心中的话,但信,没有回音。这就是我打开心扉的结局──被遗弃。原来我的心一早已有一个这么大的创口。这个失败的经验,令我不敢再打开心扉。那位“朋友”,在外型上,有着“初恋”那个他的特质。我只是想借这位朋友去圆我多年前一个残缺不全的梦。回想起来,再之前令我和前度分手的那一个,也是这个“类型”的人。这是我以前从来没有觉察到的。

看到了这一点后,好像放开了。 隔两天,思念的感觉又回来了,接着思念而来的回忆却是令我意想不到的片段。那个思念当中,甜蜜的部份,是小时候我和我爸的回忆──最快乐、最亲蜜的片段。看着家中的大门等我爸下班、拖着他的手去买玩具,装睡,让他抱我回家 ……。但当家庭出现状况时,甜蜜的回忆成了泡影,我和我爸成了仇人。现在我明白我为甚么那么愤怒了──他背叛了的不只是我妈,他还背叛了我。我明白了,那位朋友,性格上的特质,很像我爸。

这些就是所谓“明明刚认识,但感觉像认识了很久”的原因。现在想起来觉得很可笑──一个只认识了一个多月的人,怎会“感觉认识了很久”?这不过是我的心依照表面证供而虚构的故事。我的心有了伤口、有了坑洞,本能地要向外找“解药”,只是向外找的,永远只是毒药。看到了吗?原来我们一直以来都那么不由自主,喜欢谁、讨厌谁,问原因,你说,不清楚,喜欢便喜欢;其实一切都有原因的,只是我们没细心去发现,然后便会被心的小游戏骗到了──他是我的唯一,我的生命中不能没有他……。但这个他,只是假象。没有甚么人,我一定要拥有。

由内观营出来以后,并不是一下子便清除了我对那位朋友的贪欲,只是当发现房子原来只是建筑在沙上的时候,要拆卸它便不太难了,而且,真正的他是怎样的,也慢慢清楚。几个月后的一天,我突然觉得,感觉走了。然后我又好好地生活了。

我很庆幸那位朋友在我心中的幻象,与真正的他是那么不相同,只要他与幻象有多一分的相似,然后如果我们真的走在一起了,我只会继续相信那些“真命天子”的故事;然而,他永不可能是我心中需要的那个幻象,到有另一个再似一点的人出现时, 只会历史重演。经历了这些之后,我觉得我是很幸运的,苦都尝了──失恋试过了,放纵试过了,背叛别人试过了,被背叛也试过了,感情上伤得很深,但实际上,受伤的时间很短,肉体上也没有损失与伤害。

我到现在还持续地禅修,每当有假期,我便会去参加禅营。只是往后的故事平淡得多,没有了起伏情节,只是一个“兼职”修行人在懒惰与精进间不断游走。

如果有朋友看完这些文章,觉得自己也有我曾有过的问题,请试一试襌修。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这份礼物,只是我把礼物拆开了,有些朋友则还未发现它的存在。这是上天给我最好的礼物,希望你也会把礼物拆开!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