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心无罣碍

文:妙凡法师 | 2019-10-05
(图:网上图片)(图:网上图片)

打坐的人都有一些共同的经验,痛则不通,通则不痛,而禅七打坐最煎熬的时候,通常是在第二、三天左右,痛的起劲,痛到精神都来了。

有一次回佛光山打禅七,痛到实在坐不下去,调身都困难,调心就别说了,怎么办呢?正巧禅堂的维那师父跟大家开示《阿含经》〈五蕴品〉:「色无常、受想行识亦复如是。」五蕴身心都是在迁流变化当中,没有一个实体的色在,就像流动的河水,每一刻、每一刹那都不一样,那有受者,那有想行识的存在,很奇妙的,当体悟到没有一个真实的我存在时,身体自然轻安。

每年十二月回佛光山参加禅七,南北温度一向差异很大,台北冷,南部常常是艳阳高照,因此,回山时我只带了轻便的衣物,准备潇洒走一回。结果人算不如天算,来了一个大寒流,我心裏想:「完蛋了,这么冷,一定会感冒。」果不其然,那美好的禅七就在鼻水常流中度过。

后来,我检讨自己,感冒是因为衣服穿太少的关系?还是,我起心动念的招感?因缘际会,一样风大俨寒的天气,我只有穿很少的衣服,万法唯心,心生则种种法生,心灭则种种法灭,这次要用正确的心态来面对,我告诉自己:「我就是风、是空气、是宇宙大地。」当我融入于大化之中时,尽管空气是冰冷的,身体的觉受依然存在,却有一种相即相入的融和,这次没有感冒。

两次的经验让我思考一些问题,当「有我」在时,就有我执、我所执,有爱、有憎,有喜欢和不喜欢,人我、物我就存在着冲突和对立,不是「冲到」就是「煞到」,但是,当「无我」时,身心和宇宙大地融和为一体,我就是风、是空气、是大地,就没有受到风寒的因缘了。

如《心经》所言:「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密多故,心无罣碍,无罣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盘。」

一切唯心造,心开一切开,心好一切好,同样的,心裏有障碍时,便到处都是逆境挫折。

编按:原文刊载自《人生是过堂》,佛门网获作者授权转载。

作者 - 妙凡法师
出生于1970,台湾嘉义人,于佛光山出家后,历经寺院弘法、佛光会、青年团、学术研究、僧伽教育等各种弘法参与学习。为《人间福报》专栏作家,着有《人生是过堂》。现任佛光山宗委及财团法人佛光山人间佛教研究院院长。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