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心病,还得用心医

2009-12-16

文﹕何国全(马来西亚人医会医师)

         医生,对大部分的人来说,仍然是份高尚的职业。一些朋友更会羡慕地说医生和家人的医药费都可省了不少,这也许说中了一些。行医,对我来说,是一份能为病患拔离痛苦,又可把生老病死看透的行业。有幸为穷苦的众生义诊,更能与人结缘,也可领悟见苦知福之道。

          看过这么一篇感人的文章,一名外科医生在动了一宗大手术后,带着疲惫的身子回家要休息时,还惦记着病人,因为病人的麻醉药渐渐消退,痛楚才要开始啊!这一种慈悲为怀的心态,鞭策着我要向这位前辈看齐,要把病人的痛楚快速减轻。

有一种病痛不呻吟,不吃不睡,直掉眼泪,终日闷沉沉,行为怪异。对了,这是心理病,忧郁症尤其普遍。起因嘛,不外是简单的三个字「放不下」。随手拈来的病例就有好几个,印象最深刻是多年前义诊时看过的一个个案。一位瘦骨嶙峋的中年妇女,由义工一拐一拐的引进来。一坐下来,二话不说,劈头就问:「医生啊!警员们为什么不去捉那个该死的家伙?」我心知不妙,但沉者应战:「阿嫂,可以告诉我他是谁啊?」从她那副用胶布黏贴的眼镜,我看到那双呆滞的眼神,带着强烈的不甘。

她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年前因为一场车祸而与枕边人阴阳相隔,又摔瘸了腿,也因而摔破了饭碗。这位寡妇对那位撞后而逃的肇祸者耿耿于怀,天天反反复复地想着这件无法改变的事实。她也怪庸医把她的脚弄拐了,还得孤军作战把家庭撑起来。在多重打击下,加上长期失眠,她终于患上了忧郁症,导致食欲不振而暴瘦得不成人形。我用了一些时间,去了解她心裏那个有待被解开的结。

      「医生,我还曾多次爬上高楼,想一了百了……」我听了自忖,这不是三言两语或是三五颗药丸就可以解决的棘手问题。我深信这位无助的寡妇,需要的是经济的资助和爱的关怀。于是我马上把这个个案呈报上去,让义工们去作深入了解和关顾。临走前,我轻拍她的手说:「阿嫂,失去了的无法挽回,你要接受这个事实,然后学习放下。要好好珍惜自己,孩子们还需要你。」

几个月后,在另一次的义诊中,我又再次的看到她的踪影。我几乎认不出她来了。她胖了少许,脸带笑容,和身边的人有说有笑。她换上了一副新眼镜,而显得亮丽多了。我上前去和她打个招呼,还好,她认得我。我问起她的近况,她说学会了放下和原谅,也感激义工们的关怀与鼓励,还有亲切的家访,让她感觉到人间有爱,希望满人间。曾经是那么的不甘心,但自从学会了放下后,她才恍然大悟,原来已获得了人世间最珍贵的——爱与关怀。

在某次的机缘裏,她接触到比她情况更艰辛的单亲家庭,也领会到跛脚的她比轮椅上的残障者还自由,因而体悟到「有则惜福,无则知足」的理念,更懂得事事感恩了。从她的经历,我看到了一位犹如掉入深谷裏,被人扶了一把后,能坚强地爬上来的勇者。我轻拍她的肩膀给予勉励,心底也按捺不住为她重重地鼓掌。

还记得那天回家的路上,心情好极了。情不自禁地哼着「人间有爱」这首歌。「感谢你给了我温暖的拥抱,让我摆渡过生命低潮,一颗心装满爱, 风再大不飘摇,学会把肩膀借给人依靠。我相信人间有爱,值得去期待……」  

行医多年,这一次我领悟到心病,还得用心医。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