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心灵导盲犬

第264期明觉   图、文:吴莉琼| 2011-09-21

「小Q,转右才对,你又走错了,还胆敢去当导盲犬。」友人唠叨地说着,听到这样的评语,我只能以笑遮丑。忘记告诉你们,「小Q」是朋友们对我的最新称呼,出处来自多年前的一套日本电影《导盲犬小Q》。一般人被赋予这傻气的名字,感觉上总带点贬意,但相反地,我喜欢这个绰号──「小Q」这名字在我心中象征着友善。

两个月前经朋友介绍到石硖尾配水库游乐场当义工,学习如何带领盲人跑步,当一个合资格的领跑员。这个义工团体由盲人体育会成立,已有两年多历史。每星期二及四,只须于晚上七时正到达石硖尾公园体育馆,你便会看到一个个健儿在正门大堂内集合,有些健儿还一边拉筋一边等待教练的安排。义工绝无年龄界限,只要你有一双腿,又能作适量的运动,便可参与。

首次当领跑员的我,带着战战兢兢的心情牵着有视障的同伴,从石硖尾公园体育馆沿南昌街步行至配水库游乐场。总觉得自己笨手笨脚的,还差点连累同伴跌倒。当领跑员的首要要求就是要做到无微不至,不要小看地面上的任何微细变化,即使遇到两寸深的凹陷面,或三寸濶的石头,甚至一些稍微倾斜的坡面,也要知会同伴,因这些障碍对一个失明人来说可酿成危机。就是我那「大头虾」的性格把同伴吓坏了,那约两寸高的路肩位给了我一个教训,在没有通知的情况下,同伴因落脚点高低不一而失去平衡,差点变成滚地胡芦,幸好只是虚惊一场。

失明人士专注于用听觉及触觉去感受外界的事物,拥有细密的心思,当他们牵着你的手臂,便可确认你的体型;当嗅到相同的气味或感受到清风的轻抚,又能确知身处的位置;当听到篮球板的撞击声,他们便知即将到达终点。他们能用心去感受每样事物,也确切知道自己的需要。为什么风雨不改,坚持每周两次来这裏锻链?皆因在日常生活中,他们跌跌撞撞的机会比我们高,能拥有强壮的身躯等同添加了保护衣,所以希望多做运动锻链身体。我曾打趣问同伴若世间真的有奇迹,你最希望得到什么?同伴淡言的笑说:「我不相信奇迹这回事,能拥有健康的身体已足够。」

我们也是瞎子,只是盲的地方不同。开眼人被五光十色的大千世界所迷惑,莫说用心去感受周遭的事物,就连观照自己的时间也视为奢侈。我们每天营营役役地工作及享乐,习惯于追求物质及名利,活在不知足的囚笼裏;如佛陀所说「错把痛苦当成快乐」,其实各人都处于心盲的状态,未能看清事物的本质──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快乐?自己内心又需要什么?该如何实践?大家不妨静下来,想一想这个课题,做自己的心灵导盲犬。我欣赏同伴那活在当下,知足常乐的态度,她既知失明这个事实不能改变,亦不希冀奇迹,只管勇于面对苦难的磨炼。

记得教练曾说,不论你是失明运动员还是义工,都需拥有强健的体魄,以防范现今社会千奇百怪的都市病,借此亦可洗涤一己的心灵,体会盲人的景况。当领跑员既可持续运动,又可协助失明人士在体能上得到锻链,可说是自利利他,何乐而不为?我决心要做好这份义工,期待某天能在运动场上与你们相遇。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