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念之中心焦

文:张倩仪 | 2015-01-09

最近见到一个香港朋友,是个美丽的年轻母亲,按理应该很幸福。可是她却皱着眉说,她为女儿担心。

她口中的女儿是她抱在手上的一个娃娃般的一岁小人儿。我问她担心甚么呀?年轻母亲说,担心将来女儿买不到楼!

可怜啊!从前的父母担心儿女的寿夭、健康、贤愚,近些年担心儿女的学业,对女儿还加忧一件事——安危。现在竟然发展到担心儿女买不到楼?

我跟年轻母亲说,女儿那么小,到她大了,你们两老就她一个宝贝,你的楼不就是她的了?

这时另一个母亲插话,开玩笑说:“我有两个孩子,怎么办?”

唉,真是怎么办!

我们叫她到时把楼卖了,把钱分成两份,分别给两个孩子做首期好了。

本来我这次想写怨、恨、忧、仇等等,但是看见这些香港故事,我想转而写一个本义和心情没有关系,但很可以形容香港朋友情况的字——“焦”。

忧、愁、怨都是心字做部首,毫无疑问与心情相关。看“焦”字,没有心,却有火,火上面有一只鸟儿。

难道是BBQ?如果是,也是低手在BBQ,因为“焦”是变黑了,烧焦了,差不多成炭了。用广东话说,“焦”是烧燶,散发燶味。《说文》说“焦”字的意思,是火所伤。

当“焦”移用来形容心情的时候,像“焦急”、“焦虑”、“焦躁”、“焦灼”,我却觉得并不像一块炭那样是既成事实,而更像还在火上烤着,感觉到热,一时还死不了,却也很够受的。

香港人现在的心情不是这样充满“焦虑”吗?

上述母亲的忧心,在香港父母心目中似乎很普遍。

另一个朋友的独生儿子都在念硕士了,本科是英文。因为担心儿子将来结婚没有房子,朋友与儿子商量过之后,前一阵为儿子买楼付了首期,儿子未工作前为他供楼。

我好奇怪,英文系的孩子,既然有了这种所谓世界通行语的能力,到哪里不可以乱闯一下呢?怎么就在楼价疯涨的时候买楼,准备固守香港,做二三十年的房奴呢?不是说 people on the go最有效益吗?

我把这些感想跟人聊起来时,又听到对方说另一个例子,虽然不是买楼,还是跟楼有关。他认识的一对新婚夫妇没打算短期内生育,装修新房子时,却布置好一间婴儿房,设施应有尽有,就如已生下孩子似的。房间里的窗子全部打开。问他们为甚么,说是早作绸缪,因为髹漆的毒性要几年才挥发掉。

俗语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虑本来不是坏事,但是这些可以叫做“深谋远虑”吗?

我们的日子分明比六七十年代好过得多,机会无论如何也不能说更缺乏,可是香港人却执着于一层楼、执着于已经爬上的社会阶梯、执着于绝对安全。

上述这些真人真事的朋友们,在各种资讯传达出来的不安全感里,太疲倦了。

传媒日夜报导的,已经不是启人远虑,而是陷人于焦虑。整个大中华世界都在担心子女竞争力不够,找不到工作;都在担心考不到大学,没有出路;因为全球化之下,我们的子女不光要跟本土的人竞争。这种种焦虑在社会上互相传染。

“焦”的虑和“煎熬”一样,长时间有四点火在下面,叫心思脑力一直受着热。这种生活虽然不比忧愁为糟,却持续地影响我们的生活。

我们的上一辈经过打仗,挨过穷,他们却相信天生人,天养人,生活得更乐观。

当通胀来临,人人都烦恼手头的存款该怎么办。前几天我跟家人聊到这个话题,从来不管赚钱的母亲听到了,大概以为我经济拮据,非常诚恳地告诉我:不用担心,从前那么难的日子都熬过了,现在不是比从前好多了吗?

她的意思,是她不怕跟我再挨穷!

母亲不读报,所以不受股市指数、外币兑换率消息夹攻的,果然就比我们今天想捞底、明天想保本的人,坦然得多。

有这样的母亲是一种幸福吧?年轻美丽的母亲朋友,请将这笔幸福财富赐予你的可爱小女娃吧。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