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思维模式——如何影响抗疫能力和般若智的启发

文:黄彦凤 | 2020-05-08
(图:Pixabay)(图:Pixabay)

一场新世纪疫症,前所未见,影响力覆盖全球,牵动着每一个人的心绪,也引起了人们无穷的思辨。当全球人类共同面对着同一挑战,这时,却明显地让我们看到了分别,主要是人们不同的心态和处理方式。面对不可预知的生命危机,加上随之而来的生活压力,我们更每天接收着负面的报道和评论,还有工作、上学、及日常生活上的活动,均受到限制,实在是相当大的身心挑战。而在这挑战面前,我们可以细心观察一下自己和众人的不同反应,从中不难发现,有些人倾向于先知先觉,有些人反应迟缓,有的人承担责任,有的人诿过于人,有人小心翼翼,有人处之泰然,有人总是怨天尤人,也有人懂得反思回饋,有人只是静观其变,亦有人喜欢高谈濶论。

佛教分析人的行为是由「想」心所和「思」心所发动的身、语做作。「想」心所的作用,世亲菩萨在《大乘百法明门论直解》中云:「想者,于境取像,以为体性,施设种种名言,以为业用。」即是由「想」心所对境摄取其相状,作出认知、联想、计度分析,和综合后生起的认知。亦即是分别种种差别相,并施设语言概念。《阿毗达磨大毗婆沙论》第七十四卷云:「想能发起见诤根本。」这是由于我们在认识上的偏差,以及想像上的错谬,所以思想、见解,往往都是颠倒不正确的。而我们每个人都有坚固、顽强的见解,往往不容易作持平的分析,或难以作出检讨和接纳他人的意见,因此亦很容易与他人发生冲突和斗争!古印度的九十六种外道,各守颠倒邪见,经常作思想上的斗争,甚至因思想而发生械斗!而这也是由于「想」心所持不正见而起的认知,依着妄想分别,无法生起正智,而沉溺生死苦海,或难以适应生活的变动而倍增苦脑!

早期心理学家为探讨人类对事物的认知或思考模式,也做了不少研究。包括Piaget, Vygotsky, Bruner和Keating等。首先是运用观察孩子的行为,整理出人在各个成长阶段中的认知发展,发现人在认知事物和适应环境的过程中,会从自己先前已学习,或已习以为常的思想行为作为基模,来处理新的状况。假如不必调整基模而能过渡,我们的内在是保持着平衡状态的。但当有需要配合环境作出改变时,为了保持平衡,便会调整先前的认知和行为来适应,这样才会产生新的基模及重回平衡。但如果我们仍留守在固有的认知行为基模之中,不作调适,我们的认知能力和智慧便难以提升,使我们难以面对新情境,及难以更有效地解决问题。这样,内在的不平衡便会冲击着个体,包括个人的情绪和生理也会受到一定的影响。后来,有更多研究指出人类很容易倾向受Luchin所指的「思维定势效应」(Einstellung effect)影,和形成Duncker所说的「功能固着」(functional fixedness)心理。思维定势和功能固着,轻则影响自己或他人的不便,重则影响家庭和谐,影响工作和社交,甚至影响人类的发展和生存质素。我们可以从历史学家,例如Durants的着作,或人类学家例如Benedict的着作中,看到人类是如何被固着的思维和行为模式影响,从而重覆上演的戏码。

最近看到法忍法师引用的一则故事,内容是讲一个富翁见到画师用红色的朱砂来绘画了他家的竹子,但接受惯了水墨画的他,即时脱口而出,认为竹子必然是水墨般的黑色才对,大概他也忘了竹子本身是绿色的!这是一个寓意深长的故事。人类解决问题的思维模式,大致上是反覆试验、分析、直觉、和洞察式的,再配合个人的感觉、情感、和习性,发展成各种人格类型。而每个个体都是从自己的人格类型出发来看待与认识事物,从而形成对事物的不同看法与观点。然而,不论我们是属于任何一种人格类型,我们都免不了时刻受到「思维定势效应」和「功能固着」心理的影响,而削减了我们对新环境和新事物的应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研究者表示,越是专业的人士,越容易受其专业影响,限制了思维的弹性。

在疫症的阴霾下,人们最关心的是提升身体的抗疫能力。而抗疫力其实不单止是身体上的,还有生活上的各个范畴。除了改善身体上的抗疫能力,还有经济上的抗疫能力,工作变动上的抗疫能力,家人关系及社交压力的抗疫能力,情绪上的抗疫能力,和应对不实或未经证实资讯的抗疫能力等等。凡此种种,我们除了要透过努力不懈,增长见闻和客观分析之外,还需要超越惯性思维(mental habits)的藩篱,才可以帮助我们更有效地提升应变能力,和增长智慧,以应对各种不可预知的转变。

在社交互动之中,固有思维模式,亦影响我们容易与意见分歧者互不相容!而先入为主的惯性,更令我们对别人的观感难以改变,容易生起厌恶或厌离对方的想法,形成偏见。但以佛教的菩萨大悲行愿为前提,我们必需克服这种因人性差异而生起的厌恶或厌弃对方的烦恼。假如我们能够明白人们在成长过程中,各自的环境和遭遇都不同,形成的思想和性格差异是必然的。再加上固着的思维和行为,不与君同也是常情。然而,大家同样都是在无常和不自主的环境下,众缘和合所成的个体而已!众生和自己一样,在轮回中浮沉,同被无明所惑。持这样的想法,我们或许较能容易互相悲悯彼此,较能集中精力去解决尚未解脱的生死惑业之苦,而不再着眼于彼此的意见分歧,重新回到学佛的原点——愿与众生皆证无上正等正觉(菩提般若之智),离苦得乐。笔者相信般若智是把我们的抗疫能力提升至最彻底的,最终能抗无明生死之疫。

要摆脱固有的思维模式,是需要经过自我挑战和训练的。包括时刻提醒自己这些由固有思维引起的种种负面效应(conscious awareness of the negative effects caused by the fixedness of thinking mode),多挑战自己和别人去跳出惯性的藩篱,用「我可以如何……」代替「我认为应该……」来对应问题,或让大脑放空一阵子(practice boketto),以及放开已学的,回到原点(adopt beginner’s mind),重新思考更多的可能性。这些,都可帮助我们不容易被困在旧有的思维模式里。亦有研究指出,透过问题的显示,同时加上有效的引导和方法,有助于减低受测试者解决问题的固着模式。

佛陀教导我们的修炼,直至般若智的生起,更是以超越我们对「我」和「我所」(我所有)的固有认知,这样,才能让我们体证真实而达到离苦得乐的境界。佛的教化,除了运用五蕴、十二处、十八界,四谛和十二因缘等分析性的启导,也有专注和觉察的修习,亦即反覆的正见「观」和「止」的练习,也有深入的离开寻伺思维的训练。这些都是有效的引导和方法,目的是为了引导和训练我们摆脱累世的积习,帮助我们脱离固着于有实在的「我」,和有实在的「我所」的错误思维。无论是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观五蕴的缘起性空,观不生不灭,乃至观赖耶缘起、真如唯识性,甚至观禅宗的话头禅等等,都是在打破我们根深蒂固的固有的思维,令我们超脱出来,不受思维概念及其形成的种种烦恼所束缚,直至达到真正的自由、自在无碍的境地。

 

延伸阅读:
以禅修转化和超越自己:杨蓓教授引导我们练习专一

参考资料

世亲菩萨《大乘百法明门论直解》
五百罗汉《阿毗达磨大毗婆沙论》
Benedict, R. “Patterns of Culture”
Duncker, K. "On problem solving"
Durants, "Lessons of History”
Luchins, A. S. "Mechanization in problem solving: The effect of Einstellung"
Luchins, A. S. & Luchins, E. H . “Rigidity of behavior: a variational approach to the effect of Einstellung.”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