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思 食 Mano-sancetana ahara

达摩 洒甘露 着| 2010-04-18
 
(三)思 食 Mano-sancetana ahara
 
「温饱思淫欲,多食必多欲,多欲也必多食,互为因果,
展转饮食男女,男女饮食。」【遗失的佛法 ―― 释从信法师着】
 
人在穿得暖、食得饱后就会利用多余的精力去胡思乱想,由于精力充沛就得想尽办法去消耗一番。这时候最容易让人陷进欲望之网,而色欲即是最先浮出的念头。凡是心有所欲,有所思虑的都属于意念上的食品,佛陀称之为「思食」。
 
意念在佛教里指为一种精神状态,佛法以「末那识」 (Mano-vinnana) 称之。它的功能是思与想,一般上所说的「思想」就是它的杰作。而事实上,这「意」、「思」、「想」 都是个别不同的精神作用。意为常人六根中的最后一个,它犹如一间贮存室,将日常生活透过五个感官所领取到得点点滴滴之「触食」收集起来,在需要的时候就进贡给意识。有时候意识在闲来无事的时候就会去意根仓库搬出资料及回忆,借助于意根的想像力,独自回味,独享其福。它能使人深陷于思潮,越想越迷昧,「想」得越来越有「意」「思」,故有想入非非的说法。
 
「思」在佛教的阿毗昙论里指为「心所」,为精神状态中的「副手」,佛法上称之为「借他那心所」 (cetana-cetasika)。这个「借他那心所」是指心识里头的第一个心态功能,也是心智活动中占为其首的一个,它拥有指挥、策励、警惕及主意的能力,因此佛陀称之为「业生之始处」。凡人心智在生活中的表态现象都须经此「借他那心所」的唆使方起身行作为与语言谈话之表态,由此构成业行。 在经典中佛陀指称︰「比丘们﹗我叫做业的就是意志(思)。先有了决意,才经由身、口、意发为行动。」【增支部经第590页】
 
思食的功用
 
「第六意识在思所欲境上生起希望之念,以资助诸根。」
 
在这红尘滚滚的社会,有人随波逐浪的求生;有人逆游上争的奋斗;亦有人不堪波浪一击,从此沉落,怨天忧人的在一角度过残生。人生无论历经任何生活遭遇,都会有一股强力的求生欲支撑着,也就能忍辱偷生的支持下去,这支持力就是所谓的「意志力」也。


人凭意志力,开创自己。 一个人的意志力是否坚毅抑或脆弱,则从他的生活状况一视而知。中国谚语 「不见黄河心不死」那是形容人的个性、耐力及原则。脆弱的人,面对困境就打退堂鼓,不堪一击的放弃一切。垂死的人,心智迷昧,面对死亡的时候,渴望能不死,有者更渴望能超生得救,出世在好的地方。这种畏惧于死亡的心态,一直都影响着每个人。贪生怕死的心态更是造成世人求生心切,要求永生,要求到天堂,这就造成带业往生的因缘。由此展开,轮转不息在三界里,来来去去,兜兜转转,无非都是局限于生死苦海里。由于思念未来,那未来的憧憬意境就会浮生,也就使得意志更强,因了这份意趣就随境而转,求生他方亦都是这思食缘故。斯里兰卡佛教泰斗 罗侯罗。化普乐 (Walpola Rahula) 长老指说︰「思食就是求生、求存、求再生、求生生不已、繁衍滋长的意志。它是造成生命延续的根本,以善恶等业使生命向前迈进,它就是思。」【佛陀的启示】

思食的祸害


佛陀说︰「一个人能了解思食的意义,他就能懂得三种渴爱的意义」。靠了这思食能使人产生三种渴爱,即:
 
一. 欲爱,对感官享受的渴求。
二. 爱有,生与存的渴求。
三. 爱无有,不再存在的渴求。
 
有情众生若无思食必死无疑,是故刹那刹那间不是爱便是恨,不是爱恨便是昏沉睡觉。
 
渴爱为助长生死轮回的主因,由于在渴爱的作祟下,使得众生常处于患得患失中,因此就难免会有哟庸人忧天的思虑。佛陀又说业是以思心所为体,十善十恶皆是业行,是思心所的游履处,为业之道故,立名业道。学佛的人经常会说带业往生,这带业往生肯定众生是在业的驱驶而得于往生。人的表态举动,由人自己的意念而发,所谓我思故我在,思量即是心思推度,思量过度会造成人的精神产生惶惚状态,严重的会导致精神分裂,患上精神病。
 
说到精神疾病,就让人连想起那些不寻常、动作怪异的患病者。中古时代或早期西方认为精神病者是遭魔鬼附身或受神祗惩罚,因此使用火刑、鞭打或禁闭来治理病者。华人也认定患上精神病者是因为「妖鬼附身」或者「霉运相冲犯恶煞」及「风水不佳」的原因,才会「发疯」,必须「作法」驱逐不洁。
 
根据医学初步证实精神疾病是因为大脑功能不稳定所造成。可能的病因有:生理原素、遗传原素、环境原素和心理原素,多数时候这些原素会相互影响。以心理原素来讲,即是进食过度的「思食」所引起。正如其他身体出现异常症状的疾病一样,精神病患的症候表现下情绪、思想或行为等方面无法发挥正常、健康的功能。在城市里生活的人会因了都市化的结果让先天体质对挫折、压力、忙碌步伐较容易出现精神异常的现象。在因应付压力的技巧、策略不够好,家庭、社区和社会的支持系统也不够健全的情况下,很容易因此发病。
 
思食的治理
 
「意乃心之足,防意不严,走尽邪蹊」
 
在法句经里记载了一则记述心思出轨、精神失控的笑话。话说佛陀在一次的弘法布道会上,有俩位甥舅关系的听众,舅舅名大上卡拉西他,外甥叫小拉西他,他俩在听闻过佛陀的启示后,心开意解,对圣法产生极强烈的倾慕。于是舅甥俩人就商量要出家梯度为僧,常随伴在佛陀身边聆听圣法。佛陀接收了他们,并且让他俩随伴在身。经过一段日子的闻法听教下,做舅舅的醒觉到实践修行的重要性,同时也想到自己一把年级,时间无多,应当赶紧做实修的功夫。于是他就向佛陀请示禅修的方法,佛陀见他求道心切,就很详细清楚的教导他,并且鼓励他往山林里修。
 
上卡拉西他记取了佛陀的教法后就拜别了佛陀,然后跟外甥卡拉西商洽一同前往修行。小卡拉西却不愿同往,坚持留住在寺院里。老比丘无法可施,唯有独自一人走向森山去,这一别,甥舅俩人也三年不曾会面。
 
年轻的卡拉西在寺院度过三年舒适的生活,在一次的解夏后,有人供养他两件袈裟。由于戒律的规定,一位比丘不能同时拥有过剩的袈裟,他当时就为了这事在烦忧着,要如何处理另一套多余的袈裟。忽然舅舅的影像在他心中浮掠过,他即刻醒觉到舅舅是最适合的人选。次日,他就向庙里的方丈告假,要到森山拜会舅舅。他沿路四处地打听舅舅的住处,经过几天的查询,总算给他寻着了老比丘。
 
来到舅舅修行的住处,发觉他的住处非常的简陋,只见舅舅安坐在树下参禅入定。他非常兴奋地来到舅舅的面前就坐,舅舅开眼瞧了他一把,冷冷地向他问道︰「你来作什么?」年轻的外甥也就答道︰「我是专程送袈裟来的。」舅舅没好气的应他︰「你怎么好管闲事起来啦﹗」年轻的外甥挨了舅舅的冷眼相待,心里感觉得很不是味道。就在发愣的当儿,听到舅舅对他说︰「天气好热啊﹗你来的正是时候,快过来给我扇扇凉吧。」
 
年轻的外甥对舅舅的要求感觉得非常过分,认为他太不近人情、不但拒绝了自己的一番好意,还要差自己为他扇凉。由于敬重长辈之故,他也就很委屈地顺从舅舅的吩咐,走到舅舅后面为他扇凉,但心里有些纳闷儿的。始终不明白为何舅舅拒绝他的袈裟供养,想到自己讨个没趣,心中极是愤概,对出家修道的生活产生怨感,于是就想到还俗去了。
 
还俗归家后的他,很快的就找到了对象,结婚成家。不久后,他也得了一个儿子,这时候他又想起自从还俗成家后,都没有向舅舅报个佳讯,如今又是初为人父,应当举家去拜见舅舅。第二天,他就找来一架牛车,载了太太及儿子往森山去。在半途中,他回转头来看看妻子,见妻子没有把孩子抱好,随意地安放在扳面上。于是就提醒太太不可大意,叫她把孩子抱在怀里。太太回应说到︰「放心吧!我会啦。」走了不久,他再回头来瞧,发觉妻子仍旧是老样子,于是再次提醒她。在走了一段路,他还是不放心再次转回头来瞧,妻子始终是把孩子放在扳上,只顾着东张西望的。他就转身要把车板上的孩子抱起来,妻子见他个样子,赶紧把孩子抢抱回来。于是,俩人就在牛车上拉拉扯扯起来,这时,行驶在凹凸不平路面上的牛车,其中一个木轮陷入一个坑中,整辆车子侧向一旁。这忽然而来的震动,把车上的俩人吓惊了,不由分说的,俩人双手一松,婴孩就跌落在坑里,车辆在前进不能下,车子再次倒退,婴儿正好给倒退的轮子辗过,给辗死了。丈夫即刻跳下车来,发觉孩子死了,就很生气地举起手上的鞭子往太太的身上抽打。
 
挨打的太太即刻向他喊到︰「好啦,停手别打啦﹗」丈夫听了太太的喊叫声,不禁吓了一跳,因为那声音是舅舅的声音。在他神魂不定的当儿,又听到舅舅的声音︰「好啊﹗你自己的老婆打不着,却把舅舅来打哦。」发呆的他,听了这么一句话,整个人顿时咋醒过来,发觉自己还是拿着扇子,站在舅舅身后扇凉。原来刚才的一切都是在做白日梦,自己神游去了,还错把舅舅当太太来打。年轻的上卡那西他这时候感觉得非常尴尬,局促不安地走到舅舅面前,跪地求饶。
 
从这一则故事里,可以让我们了解到思量过度所引起的神游事件,及那些晚上闹梦游的人,皆因了饱吃思食过量而造成的。
 
现代人面临的竞争与压力机会越来越大,往往会为了事业工作等,心思焦虑地弄得烦燥不安。晚上总闹失眠,在床上翻来覆去苦恼地等待天亮。像这样的生活,长期下去必定会影响了生活品性、工作状况和人际关系无法正常作息时,就是身体或心理失去平衡,导致百病衍生的时候了。
 
心思焦虑就好像那不熄灭的火种,它能燃烧炽盛,也能奄奄一息地埋在人心中。佛陀比喻常人在火种窒热下之熏蒸,弄得白天喷火,晚上冒烟。所以佛陀指说我人犹如生存在火城里,受诸欲火的煎熬,活像「沙爹」般任由烤烧。 所谓的「人无远忧,必有近虑」,忧虑就是一棵不灭的火种,使人生活在忧心如焚中,故佛陀教导我们当以如求脱离火城的意念来摆脱思食的囚禁,设法将自己从火海里挣脱出来,如果不尽早离开必定为欲火所焚烧,烧得尸首不留。
 
「欲我知汝本,意以思想生;我不思想汝,则汝而不有﹗」
 
达摩 洒甘露 着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