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0佛光大学-ads

怨的阴柔性

第263期明觉   文:张倩仪| 2011-09-14

月亮是阴柔的,在文学的意象里,月亮近于女性。没有人可以欣赏猛烈的太阳,但人人都可以在中秋节欣赏温柔的月亮。

怨好像也总是和阴柔的女性在一起。

孔子有一次埋怨说:“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这句话被他的弟子写进了《论语》。不知道男权为盛的古代怎么样,在讲男女平权的近代,却是掀起大波,而且波浪永远翻不完。《论语》的一条一条语录没有背景,不可能知道孔子是在甚么场合下,讲出这番有大男人主义嫌疑的话。

我虽然是女人,对这句话却不是太反感。孔子可能一时感触,讲出真感受。也可能是闲聊,却被一个不生性的弟子记下来。在那个男权社会,弟子也不觉得有甚么政治不正确的地方,于是这记录就成为孔子不尊重女性的罪证。可是这条大男人主义意见,还是有一些道理。

女子是否不逊,我不知道。女性比男性易有怨的情绪,却是明显的。

女性的怨还常常成为中国文学的主题。

你一定读过闺怨诗,像“闺中少妇不知愁,春日凝妆上翠楼,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或者“打起黄莺儿,莫教枝上啼,啼时惊妾梦,不得到辽西。”

还有描写失宠后妃宫女心情的许多宫怨诗,像“奉帚平明金殿开,暂将团扇共徘徊,玉颜不及寒鸦色,犹带昭阳日影来。”

“怨”妇和痴男“怨”女的形象,不纯是一种偏见。

哲学家说,“怨”来自无力感,在所想所望受到挫折,认为应该得到而得不到之下,产生的苦恼或愤恨。在中国文字里,是屈曲、不舒展的意思,从夗声的字都有委曲的意思。

想望而不能得,因此产生无力感,本来并不是女子所专有,但是作为体力上的“弱者”,女性不长于外骛和攫取;同时被迫为波伏娃(Simone de Beauvoir)所讲的“第二性”,生活在一个男性为主导的社会,又或者在重重障碍下,想争取也不可能,于是生出一种只能埋在心里的委曲的情绪,这不是很自然吗?虽然宫怨和闺怨的时代已经过去,但是现代女性仍然有不少怨。

有个男性朋友告诉我一段流行的讽刺,说女性是白天鹅、黑天鹅,是嫦娥(鹅娥都跟哦同音,广东话里唠叨的意思,讽刺女人不论白天、黑夜总之常常唠叨)。我将这唠叨视为怨的反面,想得到而自己不做或者不能做,于是把希望寄托在丈夫或儿子身上。

德国哲学家谢勒(Max Scheler)说怨恨情绪是一种心灵上的自我毒害,这是很生动的描述。如果你有想望,却怎么尽力都得不到,又无从宣泄,只能天天自怨自艾,那真是自我折磨和毒害啊。那跟有一阵情绪低落的青少年割手一样,是以自残来暗地里宣泄。

一想像怨是天天给自己下毒,我就会生出想停止它的心。

佛家和儒家都是解怨的能手。

佛家对求不得苦和怨憎会苦的讲法,与佛有缘者已经耳熟能详。对心中的积怨的消解,也有种种哲理上以至手段上的方法。我没能力讲,也应该向佛家请教。

儒家(主要是孔子)疏导怨没有手段上的操作培训,只有哲理上的开解。只讲理,对常人来说,纾解的力未足够,然而孔子的理有一个好处,就是平实可行。因为平实可行,不是唱高调,才会有近代西方哲学家黑格尔看不起的事。

据说“怨”在《论语》里讲了二十次。包括对理想受挫、应付父母的要求、对社会的怨望之常等等,怎么可以做到不怨;也包括不同意以德报怨。

孔子示范不怨的最好玩、最生动例子,是在陈蔡绝粮的时候。他和弟子周游列国,而没有一个国家采取他的主张,最危险的一次还被陈蔡的军队包围,走不得,也没食物。但他还弦歌不绝,你是他的弟子,又惊又饿的话,你会不生气吗?结果弟子里年纪成熟、最勇敢、也最冲动的子路忍不住了,面带怒气地问老师:“君子亦有穷乎?”

孔子怎么答呢?哈哈,我爱死他的平常心和带狡黠的智慧了。他说:“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

“固穷”正宗解法是遇到困境仍然固守而不动摇。我却爱借《论语》因为简短所以含糊的特性,想像为“君子本来就穷啦”,孔子还要连消带打,幽了子路一默:只有小人才会在穷的时候就乱发作啊。

如果你是子路,岂能不啼笑皆非而心生佩服?我觉得这情景真可以画漫画,来个子路表情大特写,但那种复杂,恐怕要很高手才画得出。

以上所讲的“怨”和疏导,都是从比较个人的角度。

怨还有另一个层面,那就不是个人的、女性的,那种怨可以变得非常暴烈。

标签 :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