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悉昙拾趣

第233期明觉   图、文:道观| 2011-02-16
大阪剑尾山摩崖石刻佛像(一)大阪剑尾山摩崖石刻佛像(一)
大阪剑尾山摩崖石刻佛像(二)大阪剑尾山摩崖石刻佛像(二)
鲁山大佛鲁山大佛

根据北京大学王邦维教授的说法,所谓“悉昙",狭义指古印度的一种字母或书体,广义则指一般涉及梵语和梵文,特别是“声明”(śabdavidyā),即有关语言的学问。佛教东渐,印度和西域的语言文字亦随之传进中土。魏晋至盛唐为汉地佛经翻译的黄金期,恰恰当时印度流行着悉昙文字,于是悉昙文字在中土与梵文和佛经语言往往混为一谈。古印度重音轻文,汉地则重文轻音,汉地佛教徒对书写梵文尤其重视,而以悉昙文字为主的一套学问亦随即而生。

北宋以降,随着汉地佛教本地化,汉地悉昙学渐告衰微。尽管历代学者力图兴复(见饶宗颐教授重刊的明‧赵宦光《悉昙经传》),汉地悉昙宋末已基本失传,至今遗留下来的悉昙写本文物甚稀。当今悉昙的历史材料主要来自日本。悉昙自盛唐时代由空海、最澄等大德导入东瀛,历久不衰,真言和天台等宗均有传承。悉昙文字在显密二教应用甚广,各种法门的修持,乃至法事仪轨;日本佛教承传盛唐佛教,悉昙亦因而成为日本佛教的一大特色。

认识悉昙的朋友,到日本观光旅行时,会发现庄严触目的悉昙文字无处不在。解读悉昙,不但有助了解日本的佛教文化,亦同时让我们窥探已被汉地遗忘了的盛唐佛教本貌。

****     ****    ****    ****     ****    ****    ****

周末与友人游大阪剑尾山,山不算陡,但怪岩嶙峋,而且佛迹遍布。据文献所载,七世纪山峦一带日罗上人建月峰寺,十六世纪废于战乱,寛文4年(1664)迁至山脚。现在山顶附近留下不少过去寺院和僧侣修行的痕迹。

沿途离山顶一公里处,一个摩崖石刻的佛像吸引了我的注意。佛像跏趺坐,结法界定印,双目闭合,头戴冠,冠上有三梵字,为悉昙体hūṃ、vaṃ和hrīḥ。由于vaṃ置于中,可以判断是大日如来像,后来也确证了。

有关大日如来的记载,见于《梵网》、《华严》等大乘经,在汉地特别为华严宗所重,其他宗派一般也把大日如来(亦作毗卢遮那佛或卢舍那佛)视作法身佛。至于大日如来的信仰,则主要来自密教经典,唐代善无畏(公元637-735)翻译的《大日经》。此经全名为《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Mahāvairocana-abhisaṃbodhi-vikurvita-adhiṣṭhāna-tantra),梵本已散佚,现在只能透过汉译和藏译窥探其原貌。由于汉地密宗并不盛行,大日如来的造像比较罕见。近年国内新建号称世界之最的鲁山大佛,形象为大日如来,反映国内部分佛教徒希望恢复密宗的心愿。日本的大日如来信仰历来兴盛,后来为阿弥陀佛信仰所盖,前者现在主要为华严宗和真言宗所推崇,像奈良的东大寺里的大佛便是大日如来像;离剑尾山不远的大阪今养寺,去年失窃的贴金木雕佛像也是大日如来像。

为甚么要把字母刻在冠上?大乘佛教有字母总持的说法,意思就是以字母简约代表佛教的义理,如a代表“不生”(anutpanna),i代表“根”(indriya)。后来出现了密教种子字的说法,即每一个字母代表某一尊佛或神明,像hūṃ代表阿閦如来(Akṣobhya-tathāgata),vaṃ代表大日如来(Vairocana-tathāgata),hrīḥ代表阿弥陀如来(Amitābha-tathāgata)。密宗经疏里对于种子字的由来和其修持的方法都有详细的记载,简单的说,密教信徒相信念持种子字就等于对其相应的本尊膜拜,从而获得加持。因此,佛像的种子字不但提供识辨佛像的依据,亦有礼敬本尊的含义。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