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0佛学研究文学硕士-AD

“悉昙真言”与“普庵咒”(上)

第261期明觉   文:麦文彪| 2011-08-31
《禅门日诵》普庵(普庵大德禅师释谈章神)咒(仏教大学蔵c.1900)《禅门日诵》普庵(普庵大德禅师释谈章神)咒(仏教大学蔵c.1900)
琴谱《三教同声》 “释谈章” (1592)琴谱《三教同声》 “释谈章” (1592)
赵宧光《悉昙经传》 “悉昙真言” (1611)赵宧光《悉昙经传》 “悉昙真言” (1611)

佛教里的咒语基本上来自梵语,要透彻掌握其意旨,必需懂梵语。印度人语言概念跟中国人的不一样,中国人学习汉语从认字开始,印度人则从字母入手,并认为发音才是最重要。被视为古印度圣典的《梨俱吠陀》,流传了数千年,只靠讽诵,几乎一字不漏,直到现代才书写下来。同样的,像汉地符咒这种东西在印度甚为少见。印度人的咒语并不依赖文字,重点是发音,必须正确。佛教继承了印度口传文化的传统,因此不少佛教徒认为,念诵咒语时发音必须准确,咒语才会灵验。汉地佛教徒学习悉昙其中一个很大的动机就是要掌握梵语字母的正确读音

汉传佛教里有一个叫“普庵咒”的咒语,亦作“悉昙真言”。这个咒语在汉地流传甚广,有关“灵验”之说亦甚多。南怀瑾先生在其《道家、密宗与东方神秘学》(1993:301)中提到:

“在中国佛教的禅宗里,就有普庵印肃禅师,曾经自说一种咒言传给后人。因此,一般习惯叫它为‘普庵咒’。这个咒语的本身非常单调而复杂,但念诵起来却很灵验。所谓单调,它是许多单音的组合,犹如虫鸣鸟叫,或如密雨淋淋,但闻一片淅沥哗啦之声,洋洋洒洒。所谓复杂,它把这许多单音参差组合,构成一个自然的旋律,犹如天籁与地籁的悠扬肃穆,听了使人自然进入清净空灵的境界。由此可知,真正的悟道证道者,能够了解密咒的作用,并自能宣说密咒的说法,并非是子虚乌有的事。”

南怀瑾先生这里所指的“自说”咒语,引伸为普庵禅师“自创”神咒,应该是按照《楞严经》的说法。换言之,菩萨修行到某个境界,具有说“无边秘密神呪”的能力:

“世尊!我又获是圆通修证无上道故,又能善获四不思议无作妙德:一者由我初获妙妙闻心心精遗闻,见闻觉知不能分隔,成一圆融清净宝觉,故我能现众多妙容,能说无边秘密神呪,其中或现一首三首五首七首九首十一首,如是乃至一百八首,千首万首八万四千烁迦啰首。”

《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卷6 (大945.19册.129页下)

不过,上述经文事实上并没有说菩萨“自创神咒”,也没有说明“无边秘密神呪”究竟是甚么咒语。现存有关普庵禅师的记载,根本没有提及到“普庵咒”,甚至普庵禅师究竟懂不懂梵语也成疑问。普庵禅师是南宋人,而有关“普庵咒”的记载最早则为明代,其间四百多年,普庵禅师多次被历代皇帝追封,而挂名“普庵”的民间信仰亦甚为鼎盛,因此笔者认为“普庵咒”很可能是“普庵信仰”发展出来的产物,附会为普庵禅师自说的神咒。

不管怎样,明清以来“普庵咒”在汉地广为人知,民间记载多不胜数,甚至连康熙皇帝也曾经在意大利传教士带来的古键琴上演奏了一曲《普庵咒》(Melvin & Cai 2004: 65-66)。“咒语专家”林光明先生近年在其着作对“普庵咒”亦作此描述:

“《普庵咒》是个很奇特的咒语,笔者有几位朋友修持此咒,据说成效不错……(略)……最初是在金庸武侠小说《笑傲江湖》中,看到以古琴弹奏‘清心普安咒’来疗伤调养的内容。后来才发现清代以来[笔者按:该作明代]真有一种琴谱,名为《普庵咒》。事实上,该咒不仅在佛教,连一般民间信仰中也甚为流行。至于它的功效,主要有驱除虫害、驱邪、破除禁忌,乃至驱疫治病等,如SARS流行期间,即有道场提倡诵持《普庵咒》以消除疫病。”

—《兰札体梵字入门》(2004:255)

由于“普庵咒”在汉地十分流行,加上坊间各种有关咒语的神秘学说,“普庵咒”如何修持念诵众说纷纭,而各种方言和乐曲版本亦广泛流通。然而坊间“普庵咒”和其相关说明一般以穿凿附会居多,没有认真交代其源流和发音的问题。一般来说从梵语翻译过来的汉译咒语,当然是以梵语发音为标准;那么以汉字写成的“普庵咒”又应该按甚么标准来发音呢?

“普庵咒”之所以名为悉昙,原因是咒语本身由悉昙字母组成,像咒语开端的“迦迦迦研界”,反映的是古汉语的发音,而实际则是梵语悉昙字母里子音ka kha ga gha ṅa的讹音。考虑到这一点,不管是古汉语还是现代任何一种方言,以汉语发音来念诵“普庵咒”,其发音与原来的悉昙字母都有一定的出入。

上世纪五十年代荷兰汉学家高罗佩在其着作里提及这个咒语时,认为其内容给弄混了,称之为“讹化梵语”(bastard Sanskrit),但他对咒语的正确发音并没有作出任何说明。1990年法国音乐学家François Picard完成了一部关于“普庵咒”的着作(L’Harmonie universelle - Les Avatars du Syllabaire Sanskrit dans la Musique Bouddhique),以琴曲《普庵咒》发展过程为中心,并尝试以梵语拼字表恢复“普庵咒”的梵语原貌。由于作者Picard主要从事音乐研究,没有清楚解释悉昙字母如何演变为“普庵咒”。简单的说,如果“梵语悉昙”本来就是梵语字母的拼音和拼写练习,怎么会变成了咒语,而且出自不立文字的禅宗祖师口中?像唐代智广着《悉昙字记》、明代赵宦光着《悉昙经传》等着作在汉地一直都有流传,为甚么“普庵咒”的咒文会讹化成这个地步而一直没被人发现?若然咒语发音有误,为何在汉地还那么灵验,而且至今仍广为流传?

笔者今年就“普庵咒”的以上问题上分别在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和法鼓山国际佛教研讨会里做了两场报告,在场学者反应十分热烈,其中一些学者见解和提问内容亦十分有趣,希望在这里跟读者分享。“汉译梵语咒语”在汉传佛教扮演相当重要的角色,不管是法会念诵,还是个人修持,都涉及到咒语本身内容、文义、发音、原理和功效等各种问题,值得大家深入探讨。

参考着作

林光明:《兰札体梵字入门》。台北:嘉丰,2004。

南怀瑾:《道家、密宗与东方神秘学》。台北:老古文化事业,1993。

饶宗颐:《赵宦光及其〈悉昙经传〉》。台北:新文丰,1999。

Chaudhuri, Saroj Kumar. Siddham in China and Japan. Ed. Victor H. Mair. Sino-Platonic Papers 88. Philadelphia: University of Philadelphia, 1998.

Gulik, R.H. van. The Lore of the Chinese Lute. Tokyo: Sophia University, 1940.

--. Siddham. Nagpur: International Academy of Indian Culture, 1956.

Melvin, Sheila and Jindong Cai. Rhapsody in Red. New York: Algora, 2004.

Picard, François. Les Avatars du Syllabaire Sanskrit dans la Musique Bouddhique. PhD dissertation. Paris, 1990.

《诸经日诵集要·普庵祖师神咒》(1600

出自明嘉庆藏19.44.162中-163上

普庵祖师神咒

南无佛陀耶 南无达摩耶

南无僧伽耶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

南无普庵祖师菩萨

百万火首金刚王菩萨

迦迦鸡鸡俱俱鸡俱鸡俱兼乔鸡乔鸡兼

迦迦鸡鸡俱俱鸡乔兼兼兼兼兼兼騐尧倪尧儿騐

迦迦鸡鸡俱俱耶喻喻喻喻喻喻喻喻喻

遮遮支支朱朱支朱支朱占昭支昭支占

遮遮支支朱朱支昭占占占占占占騐尧倪尧倪騐

遮遮支支朱朱耶喻喻喻喻喻喻喻喻喻

吒吒谛谛都都谛都谛都担都谛都谛担

吒吒谛谛都都谛都担担担担担担喃那呢那呢喃

吒吒谛谛都都耶奴奴奴奴奴奴奴奴奴

多多谛谛多多谛多谛多谈多谛多谛谈

多多谛谛多多谛多谈谈谈谈谈谈喃那呢那呢喃

多多谛谛多多耶奴奴奴奴奴奴奴奴奴

波波悲悲波波悲波悲波梵波悲波悲梵

波波悲悲波波悲波梵梵梵梵梵梵梵摩迷摩迷梵

波波悲悲波波耶母母母母母母母母母

波多吒遮迦耶夜阑诃阿瑟吒萨海吒[呢-匕+雨]嚧

[呢-匕+雨]嚧吒遮迦耶莎诃

无数天龙八部  百万火首金刚

昨日方隅  今日佛地

普庵到此  百无禁忌

普庵咒终



附图:“普庵咒”诸版本


 

(待续)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