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CUSCS-ads

悲欣交集

文:罗卡 | 2015-05-29

年轻时在某影展上看到日本经典影片《缅甸竖琴》(1956,市川昆导演),讲二战日本在缅甸战败后,一名日军士兵眼见许多同胞战死曝尸荒野,而发慈悲之心,决定不跟大队回国,留下当僧人,沿途化缘、埋葬日本兵的遗体。影片有难得的含蓄感动,乃是由感性提升到哲思的层次。僧人和回国的同袍在路上擦身相视而过,各行各路;凡俗和超升、情和义、悔恨和慈悲都交集于这一刻,让观者体会抉择。

许多年后,又在某影展上看到内地拍的《城南旧事》(1982,吴贻弓导演),当年中国才刚改革开放,看到这么内蕴而不外露的影片,确属难得。片子如今印象模糊了,只是一首〈送别歌〉仍有记忆:「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觚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这首英国人写的歌在《缅甸竖琴》和《城南旧事》中都有用上,都有送别的情意。在后者因为用中文唱出,就特别记得。尤其李叔同作词的此曲在中学时教过,在欢送会、毕业礼的场合常常唱出,自然耳熟能详。

再后读弘一大师(1880-1942)的着作,对早年游于艺的李叔同和中年皈依佛法的弘一大师加深了认识。作为艺术家,李叔同年轻时就精于书画、金石、诗词,热衷爱国。在日本留国时、1907年组织春柳社,首演新剧,回国后积极推动西方的美术、音乐、戏剧、文学,尤注重美的教育,成为中国近现代艺术的先驱。弟子丰子恺得其传承,朱光潜、叶圣陶亦深受其感染。出家成为弘一法师后,摒绝诸声色艺,只留笔墨之道,而人生境界的追求上日有精进。时值乱世,日本侵华日见猖獗而内战频仍,法师云游各处讲学论道,宣扬佛法救济众生之同时,亦强调「先器识后文艺」:就是注重人格修养为先,文艺技巧为次;要把艺术追求全面融和于人生,进而成为精神生活、性灵境界的追寻。

道理简单,要实践绝不容易。读法师和丰子恺先生合作的诗画和《护生画集》的图像文字,皆是聊聊几笔,就从日常生活中的小事物透显出大道理,如爱护自然、静观自得、感恩戒杀,这正是艺术全面融和于人生的上佳示范。

弘一法师的字和画雍和恬静,「好比谦恭温良的君子,不亢不卑,和颜悦色,在那裏从容论道,其意境含蓄在笔墨之外。」他晚年生活非常简朴清苦,云游四方,真的是住在陋巷,一箪食、一壶饮,而不改其乐。我看到他圆寂前的一帧照片,孤身躺在木板床上,四壁萧条,但状貌从容。而他的绝笔是写在用过的信笺背面的四个大字:悲欣交集,和三个较小的字:见观经。其旁是一行小字:九月初一日下午六时写。

草草几个大字似是总结一生的遗训,似是对生命的证言,又似是道出临终的心境。生老病死顺乎自然,无怨无悔、从容接受,亦喜亦悲,故不喜不悲。这用枯笔写的遗言本身就是形象艺术品,令人联想到生命最后一刻的精神境界,从而凝思生命的意义。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