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悼念:走进群众的澄真法师

文:黄夏柏    图:黄夏柏、佛门网| 2015-07-06
澄真法师的绘画作品集《皓月禅心》澄真法师的绘画作品集《皓月禅心》
走过漫长人生路,法师不时把读经所得、人生经历,以至对故人怀念之情化为文字,曾结集《心灵底掠影》走过漫长人生路,法师不时把读经所得、人生经历,以至对故人怀念之情化为文字,曾结集《心灵底掠影》
童真的一刻:刚过去的5月份,澄真法师在东莲觉苑欢度98岁生辰。(左起)区建群校长、僧彻苑长、澄真法师、智平法师。童真的一刻:刚过去的5月份,澄真法师在东莲觉苑欢度98岁生辰。(左起)区建群校长、僧彻苑长、澄真法师、智平法师。

2007至08年间,一段因缘把我领到《明觉》的编辑岗位,该单页的弘法刊物逢周三载于《明报》,而工作地点,就是东莲觉苑。


说明确点,办公室其实位于苑旁文锦楼天台的小房间内。话虽如此,毗邻的两座建筑物,二而为一,我还是不时两边走。平日接触较多的自然是职员,至于僧人,除了碰面时合十问安,一般鲜有交谈。每天早上11时许,「打板」声响起,大家便进入客堂用斋,这是众人难得共聚一堂的时间。


通常僧人围坐一桌,职员则聚于另一方的圆桌,骤看泾渭分明的布局,却因为澄真法师的缘故而融和一起。老法师差不多每天都坐到我们这一桌来。我们这群相对年轻的男女,恍若和年迈的家长同桌用膳,但法师不仅没有为饭桌添上严肃的压力,反而带来轻松的气氛。她喜爱说说日常琐事,不时分享她有趣的观察,引得大家发笑,短短午膳时间就在欢笑声中度过。


那年法师已93岁,她不爱话旧,甚少以历史见证者的姿态把往事说个不休。她会谈谈筷子端夹着的那件豆卜,这天的味道如何,某天吃过另一款又是怎样的,或者早上在街外看到一件怪事,以至昨天摆了个乌龙,跟着如何善后,诸如此类,说起来她也乐不可支,吃吃笑起来。


长者恍若一册跨代流传的经典,历代添注加疏,结集长年累月的知识与智慧,能好好借鉴,定然获益良多。法师这一册我只看到泛黄的封套,却未有机会翻阅。直至有一次,听她提到年轻时在新亚书院修课,上钱穆老师的课最吃力,因为他的口音是很难听的。那一辈新儒家学者,地位超然,但眼前的法师竟曾跟随学习,听着不禁诧异。


有一回,在苑内的办公室看到法师的画册,听说她刚在外地举办过画展。碍于个人的无知,总以为僧人只管守在寺院潜修,而法师不仅酷爱绘画,且作品丰富,足以举行画展。我心生好奇,更曾建议为法师作专访,可惜未能成事。


2007年底,《明觉》报道东莲觉苑的历史,邀请两位宝觉小学的前教员及澄真法师,浅谈往昔。她们三位都是健壮的长者,犹记两位前教员那天截不到车,要从山下电车站沿山光道步行上来。那段斜路我每天走过也得喘息,她们以八旬之龄展步,实在佩服。法师也是这段路的常客,偶然见她外出,提着手挽袋立于路口,细察路面情况,神情机敏,覷准机会便快步前行,走进人群中。


多年后,终有机会翻开法师这册丰厚的读本,发现这几件琐事,背后透视法师走进群众的轨迹。2012年春,重回东莲觉苑访问法师,聆听她回溯75载法缘。由法师当年踏进尚未建筑完成的东莲觉苑,看到苑内漂亮的拼花阶砖那一刻起缕述,凭借她良好的记忆、清晰的敍述,如烟往事一幕幕现于聆听者的脑海,既交织出香港战前以来佛教发展的概略,亦侧映她个人走过的路。


几十年来,法师曾随多位大德学习,固然教立于侧旁聆听的后辈为之赞叹,而她本人自战后便取得注册教师资历,从事教学工作,亦体现入世、关爱众生的精神。她曾在新亚书院修读艺术课程,又到画苑习画,她有自己的教学方法引导小学生画画,依稀记得她欣慰的说:「那些细路哥都好钟意画,画得好好!」我边听边想像当天课堂内,她以一副童心与小孩相处的温馨情景。


再次与澄真法师见面,她已是近百之龄,毕竟年事已高,倾谈时,眼睛不时润湿,但那不是苦泪,她把渗出的眼液轻轻拭去,脸庞依然饱满祥和。纵然精神已逊当天,她仍尽力把记忆所及的往事相告,先在藏经阁忆旧,继而到寮房寻找旧照片,再回到大雄宝殿话当年。她没有拄拐杖,扶着栏河、墙壁蹒跚前行,边走边说,全心全意圆满这次访谈,留下岁月见证。


想起法师往昔吃吃笑的脸容,又或露出没奈何的趣怪表情,那率性的童心,相信一直与她同行。今天,法师已往生,但她慈祥、率真的脸,总留在我们心中。





作者 - 黄夏柏
生于澳门,中学毕业后移居香港。曾任电视台编剧及报刊编采人员,2007至08年,为《明觉》(印刷版,刊于《明报》)编辑。现职自由撰稿人,曾出版有关本土文化著作数册。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