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情关,何以待之?

文:吴炳荣 | 2019-10-25
图:网上图片图:网上图片

近日香港,时局纷乱,很多市民都感到痛心!我想指出的是,每当乱世或时代变迁,不少人会转向佛教寻求解决之道。中国佛教之所以兴盛,亦是起在纷乱的魏晋南北朝时代。这一历史背景,印证了佛教对于处理这些情况,有一定的作用。

时代变迁或乱世都带有一个特质,就是人的感情被事件放大了,佛家谓「心随境转」。人们处于情绪大起大落的状态下,可能感觉很苦,亦可能兴奋莫名,对事或对人每每容易发生误判,继而做错抉择。历史上许多痛不欲生或可歌可泣的故事,都是在这样背景之下发生的。人是感情的动物,除了圣者之外,似乎都避免不了这些困扰。我不是说圣者没有感情,而是想提出圣者处理感情的方法,供大家参考研究。感情这一关,何以待之呢?

大乘佛教修行有六度波罗蜜多: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其中般若为六度重中之重,有谓「五度如盲,般若为导」。要确立清楚的,不是说有般若就可以了,般若需要其他五度配合才能最终成就圆满的觉悟,这在《华严经》中说得很明确。那般若究竟是甚么呢?简单地说,般若是比一般所说的智慧更多了一些内涵,它是解脱人生苦楚的睿智。佛陀曾说,他的教法,全为帮助众生离苦!般若统率五度,例如布施是为要对治悭贪而修的,悭贪源于爱财、爱物、爱……是感情中一种想拥有的欲望,佛家说是「我所」。持戒其实是对治针对行为上的欲望,一种太爱不受缚束的自由,内裏的实质是只有自己。忍辱可以说之为训练自我爱他人多于自己,在面对他人所与的羞辱不起嗔心,可导引到慈悲。所有这些的根本全都是情关,不同的情而矣,爱自我、爱财物、爱名声、爱享受、爱自由……所以须要用破情离苦的智慧──般若──来导引。

如上所说,那我们是不是甚麽都不能爱呀?要变成一个冷血的人才能应对困境和解脱?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们已经不是人了,而是机器。佛教教我们善用般若来处理这些情关,而般若的核心精神是不舍不着,既不放弃,亦不执着。不是不爱自己,但不要太执着自尊。不是不享受自由,但不要执着真有绝对的自由,毕竟人与人相处就必须互相尊重,在此前题下,哪有绝对的自由呢?所谓「不舍不着」,在这裏,我认为不舍众生是本,不着是不执着于事相。很多冲突,究其根本都是因执着于事相而起。

圣严法师在「心灵环保」系列的开示中有「四它」之说:面对它、接受它、处理它、放下它。我认为当此情势,对于每个人的心灵安静,此「四它」有其积极意义,亦可视为般若智的运用,是对治我们这些感情执着的人的法门。

现今香港的情况仍不离因缘和合,是整个社会的共业,要改变这个共业,得从每一个人自身做起。而此「四它」正是我们不再在这共业中添加负面因素的起点。首先,大家必须承认不管前因如何,香港目前的状况是不复旧观,只继续期盼香港回到先前的状态是不切实际的;如果不能正确认识此事,则表示我们连面对它和接受它都不能过关,又怎能奢谈离此境况而情绪不受苦呢?至于处理它,就大势而言,除非已证知本身具大智慧,入登地菩萨位,否则大家可以和应该做的就是不令情势恶化,做好自己的本分如常生活,不影响周遭的人的情绪,面对立场不同的人应尽量以同理心来沟通,至不济就保持沉默,避免激化争端,制造更多的不善业。我知道一定有人不同意这观点,要立场分明,但我想请大家看看以下一则关于佛陀救国的故事(见《增一阿含经》有记载):

话说佛陀时代,他的祖国迦毗罗卫国(简:卫国)有一强邻憍萨罗国(简:罗国),当时罗国的波斯匿王要求卫国将公主嫁给他。卫国不愿意但又摄于罗国的强权,便使计将一位大使家中婢女的女儿嫁给波斯匿王。后此女为波斯匿王生下王子琉璃,琉璃长大后曾到卫国学习射术;因卫国的王子们知道他的来历而讥笑他。琉璃受辱后发誓若能得王位,必灭卫国;及后琉璃果然得传王位,他便带兵去灭卫国。佛陀得知后,挡在出兵路上望能挽救。因琉璃王敬重佛陀是圣者,带兵而回,这样的情况发生了两次;到第三次时,佛陀的弟子目犍连尊者希望以神通力拯救卫国上下,佛陀告诉他说,虽有神通力,但唯有因果业力是不能改变的,并以此开示:当宿缘成熟,果报必然,即使是诸佛菩萨亦逃避不了。

如释尊所言,共业是没法改变的,我们大家唯有尽一己之力,祈盼从因着手,不再造业,才是正道。佛家说不执两边,径行中道,同一理也。依「四它法门」,最后是要「放下它」,使自己不陷入情绪的陷阱,继续好好地生活下去。最后,我愿以达摩祖师的四行──报冤行、随缘行、无所求行、称法行──为灯!

作者 - 吴炳荣
退休人士,前天文台高级科学主任。香港大学佛学硕士,正就读汉文佛典证书课程。现兼职香港城市大学社区学院客席讲师。佛学初哥,对追求真理仍抱无限热诚;诸法实相,我所欲也!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