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愈向佛法钻的体会 ─ 步向实践,回归本心

第243期明觉   文:宇峰| 2011-04-27

你为何会念佛学?

笔者很多身边的朋友都问过我这个问题。可能他们觉得我这个「八十后」就算不是享乐主义派,都应该是「知性青年」,对于社会或人生有很多的所谓「批判」和控诉,不会倾向和投入到一个讲求「随缘」和「看化」,「消极」的佛教吧。每一次遇到类似的提问,笔者都不知如何简单地回答。

独处的时候,往往想到一堆问题:学了几年佛,到底佛学是什么?是哲学的一种吧?是一种人生态度吗?这和一般老生常谈的生活智慧有什么不同?学了佛后,我的人生有什么改变?佛学,尤其是经论的知识,对于我们到底有什么用?

根据马思洛 (或作马斯洛,Abraham Maslow) 的人生需求层次论,或是香港学生十分熟识的殷海光的人生四层次论,人在得到温饱、安全、人伦关系等等物质保障和生存满足之后,就会开始思考真、善、美以及人生是否真实等等等等的价值问题。对此,心理、哲学的各家各派都各有不同的解说,我们就从中理性地去选择接受和认同哪一派,我也因而开始了寻找人生意义和价值的探险。当然,部份人会诉之于宗教或是纯以美感出发去领受,而不是出于理性思考。而佛教,有一系列科学化的理论。笔者不时细想,思辨上的教理对于我们的人生有什么意义和帮助没有?下文是笔者的一点点体会。

笔者认为什么「法」都只是知识,若死死盯着,不停思考,不停在上面钻,却没套用在生活上,则再重要再珍贵的法都是徒然,人只会愈加迷失。就如我们常常劝导人要福慧双修,我们会去区分:行有漏善是人天善法,得福报;学习佛法,跟随善知识学习经论,就增长智慧……。好了,懂得分了,你有什么得着?如果在心态和行为上没有任何改变的话,我胆敢说这对于任何人都没有多少裨益。

笔者不是叫大家不要或不用去学经论,而是不要单纯在学理上面转,反而错失了真正修学、修习的机会。学佛要懂佛理,因为不是迷信,这样我们才可以生起坚定的信心。我们相信可以透过学佛而离苦,可以透过修习去除烦恼,所以我们更加要去读书听经,知道其中道理和修习的方法。若我们只听而不行,等如连想去改变、进步的志愿都没有,这就是完全放弃和忘记了我们的本怀了。由听法到生愿,继而实践,就是我门强调「信、愿、行」的意思。释尊曾用「以手指月」来形容我们修行,月是佛果,而手指即是法。我们要的是月,而不是指。在教理上转,就像花时间去想手指伸得直不直,指向东还是指向西般,终徒劳无功。不过我们需要指才能引导去见月,当中教理与离苦的关系我们不可忽略。

笔者觉得每人都有不同的根性和因缘,有机会学习佛法,也不代表一定能将义理名词弄得懂,记得牢。愚路尊者就因根器障碍,就算释尊直接教导,也连一句偈诵都记不了。但这不代表他不能学佛。学佛讲「闻、思、修」,「闻」就是指听法、看经、看论等直接接触佛理,「修」当然是指实践,「思」就是思维 ─ 这不能直接将其与逻辑理性上的思维等同,因为这与我们的感受有所关联。佛法中「思」还可解「禅那」、「静虑」等;星云法师曾将「禅」比喻为「生命中的花」,是「我们的心」,明言这是需要我们去领受和体验的,又怎会只是指一般理解的理性思维呢?

怀疑是智慧的开端,但我们不要忘记「终点」 ─ 我们的目的,不要在路上不停打转。我们可能会对学习和修行有所怀疑,例如为什么要施善行?善行分多少种?功德又会不会因不同的善而有所分别?为何会有功德?……喂喂,努力去施善行没有?若再想下去就是玩弄光景 (古文,即「影」)。佛门讲一切都是虚妄,在佛法里钻其实就是被这些叫做「法」的「影」耍了!

古德有云:大智若愚。这并不是叫我们装傻或是弄疯自己,而是在怀疑之后,要反回到思考的原由,求诸本心,不再在义理逻辑思辨上转,否则只会转死在里面。笔者曾有段时期不停涉猎不同的学说、教史,尝试理顺它们的同异。没错,早期是愈读愈起劲,虽花了不少时间,但好像学懂了很多,看东西也看得更清更明似的;但过了一段日子,我发现自己迷失了 ─ 忘记了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去修学,学习好像只是为了学习而已。同时,我发现其实很多学说都是殊途同归,又或者只是在不同的角度层面去说罢了。那个才是「真」的,才是「最合理」的呢?结果又花了很多很多的时间去找更多的资料,再认真去作思考分析 ─ 反而白白在眼前,可以时刻实践的,如布施、打坐、念佛等通通都疏忽了,愈做愈少……

希望后学以上的经验可以为大家带来一点反思和启发。最后,当今天有人问我佛法是什么,我只会用一个可能有人会觉得很「简单」、很「低级」的答案: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为何要学佛?我会答:「学佛就是为了学佛,行为就是目的,阿弥陀佛!」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