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爱你爱到想食咗你!

2009-12-23

文﹕小西

一连几期都在谈食欲的问题,但似乎一直围着外边走,谈构成现代食欲的外在条件多,谈食与食欲本身少。事实上,每逄周日或假日,当我们路过大小食肆,总会见到不同的长龙在轮候「等食」。更蔚为奇观的,是人们的巨大食量。最经典的例子,当然是港式「自助餐」,也就是顾客在付了相对便宜的价钱后,可以在场内「任食唔嬲」。于是,人们总是一大盘一大盘的拿食物,而每次当待应把新一轮的食物送上时,人们总是为恐失掉先机似的,以一百米短跑的高速飞身进攻热腾腾的食物。有时,人们更会使出美式足球般的过五关斩六将技巧,遇神杀神, 遇佛杀佛(那管那是不是自在素食)。但心水清的人一想便知道,一个人可以往咀里送的食物,始终有限。结果,店肆没有亏本,而食物不是把人们的肚皮,涨得跟桌子紧贴难分,就是原封不动的躺在碟子上,等待「香销玉殒」

有时,真的不明白人们(有时也包括自己)为什么要吃这么多,以及这样子吃东西。这样子吃东西,说得不客气,就是暴饮暴食,日子有功,到头来受苦当然是自己的身体。然而,我不想指责,太容易了,我只想理解。不过,这倒让我想起着名日本漫画家楳图一雄的恐怖短篇〈绝食〉(见他的《恐怖剧场》上册。)

〈绝食〉的故事是这样的:知子终于向自己一直心仪的阿明表白,谁知阿明却说她很讨厌,原因是他怎会喜欢像知子这样的肥妹。为了讨得阿明的欢心,知子决定不要命似的节(绝)食减肥。结果,皇天不负有心人,知道终于减肥成功,而阿明亦为脱胎换骨的知子着迷。然而,正当阿明跟知子接吻之际,知子那股久被抑压的欲望终于排山倒海似的爆发,把阿明一口一口的吃掉。我猜,〈绝食〉这个故事的最大启发是,人类那些不正常地庞大的食欲(欲望),大概都跟抑压有关。有趣的是,在〈绝食〉中,知子正正因为她的爱欲被抑压,而尝试将自己的另一欲望(食欲)抑压,以换取爱欲的满足。但与此同时,也正正是食欲的抑压,让已经到手的爱欲也一同毁灭,玉石俱焚。

但在现代社会中,人们有那些欲望总是被抑压,从而转化为食欲呢?很多吧。很记得有一次跟朋友约饭局,当有人提议吃日本菜时,我便投拆为什么大家每一次老是选日本菜,不是太单调与沉闷了吗?结果有朋友便劝说,你还是将就点吧,大家平日工作都够苦了,「只是希望吃一顿好的。」要知道香港人的快乐指数是相低的,这是否与香港人的食物吞吐量成反比?我相信是。但若果性也好,食也好(古语有云:「食色性也」),只不过是现代人内里更核心的无名欲望(用佛教的讲法,此乃「无明」)的替代,我们要问的问题是:这些无名欲望是什么?它们又为什么,以及以怎样的方式被抑压。


微阅录简介

标签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