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爱在「菲」扬

文:何国全    图:何国全| 2014-04-16

菲律宾是一个位于太平洋的群岛国,每年遭受大约30次的台风袭击,意即平均每两星期就来一场风暴,或远或近,或轻或重,居民已经见怪不怪。但这一次,老百姓低估了台风海燕的破坏力。(参上文:〈不再遥远的角度〉

塔克洛班(Tacloban)如今形同废墟,举目都是飞散的锌板,还有堆积如山的横梁和木板。街道旁的电灯柱东歪西倒,大树也连根拔起,场景十足好莱坞电影里所呈现的震撼影像。被冲上岸的货轮和渔船,仿佛迷了路,回不了家的孩子,在风雨中等候命运的安排。

这场风灾毁坏的程度远远地超越了我们的想像力,街道堆满垃圾使车辆无法通行,很多国际赈灾团队也一筹莫展,受困的灾民更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慈济推动以工代赈,召唤灾民自行清理家园,19天内召到30万人次的「劳工」,才渐渐地疏通了街道和沟渠。

我有幸随着慈济的第六梯次赈灾团队深入这个灾区,和来自世界各地的129位志工一同赈灾发放。据我观察,这些志工并不是富裕人士,却自掏腰包买机票,自费负责膳宿,真真实实地踏上了这片受创的土地,为灾民送上一丝温暖。看到这一群无名英雄活得如此的真诚,我很感动。

赈灾的大本营就设在遭受重创的灾区中心。电流已经中断,城中的酒店和客栈皆无法营业,但慈济团体靠着广泛的人脉关系,在大门深锁的小型酒店找到房子让我们留宿,以发电机自行供电,并自行煮食,在停车场集合用餐。

在这一个以天主教为主的国度,圣诞节是普天同庆的节日。踏入灾区的那一天,还有两个星期就是圣诞节了,首都马尼拉已经张灯结彩,处处闪耀着新年的气息;相对的,塔克洛班只剩下残垣断壁和枯枝碎叶,就连空气中也只飘着霉烂的臭味。夜晚的街道黑漆漆一片,微弱的烛光在简陋的帐篷中隐隐约约地摇曳,在哀鸿遍野的废墟中流露着灾民苟延残喘的鼻息。

第一天抵达灾区的时候,就见到街头巷尾都排着长长的人龙。在繁华的大都会,人们漏夜排队只不过为了抢购新款的手机或玩具;在这里人们凌晨时分就前来等待,然后在炎阳底下耐心轮候,不是为了奢侈品,而是为了能够继续存活的一口饭。

联合国赈灾队伍早前不是发放了大米吗?怎么还有灾民来领取饭食呢?

原来,台风已经卷走了一切,包括炊具。三餐没有着落的灾民甚至在垃圾堆里找来脏兮兮的塑料袋当饭盒,那是令人心酸的画面。饥饿难当的时刻,连尊严都要放一旁了。

处处窘境的灾区惨不忍睹,我们更不忍心让无家可归的灾民饱受饥寒交迫的煎熬。香积组的师姑们每天劳心劳力煮出了整万份量的饭,再以干净的环保饭盒发放。看见灾民满足的笑容,看见志工的真善美,温情顿时洋溢我心间。凝聚你我的一丝光芒,在圣诞节即将来临的时刻,给在黑暗中的天主教徒送上一盏心灯,灾区就这样亮了起来!散发你我一点热能,凄风苦雨的身子也就温暖了起来。

当一路上看到很多钉在墙头,或在废墟中写着「感谢慈济」的告示牌时,就知道这一次的赈灾行动,已经深入灾民的心坎了。在人潮如涌的发放会上,一位大婶就以麦克风大声地分享了她的心情:「这是我们经历过最严重的风灾,这也是最痛苦凄凉的圣诞节。我失去了家人和房子,在绝望和无助的时刻,你们就像天使一般降临,带来了祝福和希望,让我们重拾信心,重新站了起来!」轰隆如雷的掌声逼使她稍作停顿,悲喜交集的她也乘机拭去眼角簌簌而下的泪水。「虽然我已经一无所有,但我会虔诚地祷告,祈求你们健康和长寿,好让慈济团体可以协助更多苦难中的人。谢谢慈济!谢谢你们!」又是一轮响彻云霄的掌声。那一刻,塔克洛班的艳阳和灾民的热情,融化了我。

发放救济品的那几天,我们拥抱了2万7千户人家,送上了救济金、毛毯、草席和大米。谢谢来自四面八方的善心捐款,我们已经把它送到了灾民的手上。你们的祝福,哪怕再多再重,我们也会把它送到了灾民的心中,陪着他们度过生命的低潮,给他们多一些温馨甜蜜的回忆。

有情不怕山高路远,有爱不怕狂风暴雨。放下身段,伸出援手,大爱可以跨越国界和语言的障碍。褪下口罩和手套的束缚,我走入灾区,塔克洛班不再是一个遥远陌生的地理名词,而是记忆中一个充满热诚,不可磨灭的过去。

八天后,第六梯次的队伍离去,但这不表示援助就此结束。中、长期的重建计划,还在筹备中,才要开始呢!看到志工们陆续以接力赛的精神,在蓝天白云底下,在徐徐海风中抚慰这一片受创的土地,我感受到人间的爱,在空中飞扬。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