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CUSCS-ads

爱·执·慈悲

文:Lozang Hau    图:Lozang Hau| 2015-03-04
慈心的代表──弥勒菩萨。「弥勒」乃梵文Maitreya音译,意译为「慈氏菩萨」。(笔者摄于香港戒定慧讲堂)慈心的代表──弥勒菩萨。「弥勒」乃梵文Maitreya音译,意译为「慈氏菩萨」。(笔者摄于香港戒定慧讲堂)

藏  文:བྱམས་པ།
罗马拼音:jam pa(粤音近似「站巴」)
汉文意译:慈爱;弥勒菩萨

藏语中有很多关于「爱」的词语,例如「关爱」བརྩེ་བ(tse wa)、「爱护」བརྩེ་སྐྱོང་(tse kyong,tse是tse wa的省略,kyong是保护的意思),tse wa或tse同时是「慈悲」之中的「悲」。藏传佛教广为传诵的宗喀巴大师祈请文,首句即为mig me tse wa'i ter chen cen re zig「无缘大悲宝藏观自在」。

「关爱」的另一个说法是བྱམས་པོ་བྱེད(jam po je),jam同时是「慈悲」之中的「慈」。弥勒菩萨在藏文叫做བྱམས་པ(jam pa),意思正是「慈心」(汉文经典称为「慈氏菩萨」)。由于他得慈心三昧,且恒时戒杀护生,故以慈立名。

「慈」、「悲」在一般情况下可以通用,严格上「慈」指令众生快乐的发心,「悲」指解救众生痛苦的发心。《大智度论》云:「大慈与一切众生乐,大悲拔一切众生苦。」《十地经论》曰:「慈者,同与喜乐因果故;悲者,同拔忧苦因果故。」

真正的慈悲是遍及一切众生,不拣对象、不分亲疏、不求回报的关爱。而我们对情人、父母、子女、亲人、朋友的爱,可以理解为局部的慈悲──有对象、有选择,甚至可能有要求,希望对方以自己期望的方式作回报。藏文以「慈」、「悲」引申作世间的情爱,饶富深意。

古希腊人最推崇友情,现代人最重视男女之爱,佛教传统上则认为母亲对子女的爱最接近真正的慈悲,因为母爱只求付出、不问收获;即使子女忤逆不孝,母爱始终如一。因此,佛经中常以母爱比喻慈悲,例如唐‧不空译《佛说大方广曼殊室利经》赞叹多罗菩萨(Tara,即度母,观音菩萨的化身)「多罗大悲者,一切之慈母;天人及药叉,无一非子者。」

当然,世间的情爱或多或少都夹杂了一点烦恼,并非完全清净。藏文有བརྩེ་གདུང་(tse dung)「疼爱」一词,tse乃tse wa(慈爱)的省略,dung有忧伤、苦恼、燥热、贪爱等意义;另外,དགའ་ཞེན(ga zhen)「热爱」这词语中,ga谓欢喜、喜欢,zhen是贪恋、固执。

由此可见,「疼爱」、「热爱」这类比较激情或强烈的爱,难免有贪着的成份。若我们控制得不好,反而会令自己痛苦,甚至令别人也痛苦!君不见许多人终日为了得不到「热爱」的事物而愁眉苦脸;「疼爱」对象给自己的反应与期望不乎,因此怒火中烧或痛心疾首;或者过份关心「疼爱」对象,令对方感到压力。

人们对情爱那么着迷,乃因从自利的欲望中隐约窥见无私利他的快乐(据说连希特拉与爱人一起时也有「善的感觉」),这正是慈悲的喜悦。不过我们未明白爱的真谛,重视自己的需要多于对方的,没有以较接近慈悲的方式去爱,结果苦多于乐。

细心思维爱或被爱的感觉,便会明白重视别人多于自己,先他人之忧而忧、后他人之乐而乐,并不会令自己损失或受苦,相反会更加快乐。就像我们疼爱宠物或婴孩的时候,自己也感到温暖;抚摸他们之际,自心也得到安慰;同样地,母亲善待子女,比遭到别人善待更高兴。爱令我们超越原来只注视个人的狭小目光,大大打开了自己的心胸;若能将爱的对象推而广之,得到的满足和喜乐亦会随之倍增。正如一根点燃着的蜡烛,若愿意与其他蜡烛分享其光明,不仅自身不会有亏损,更将得到数倍的光明和暖热。

因此,佛法提倡慈、悲、喜、舍「四无量心」,慈心即愿众生得乐,悲心即愿众生离苦,喜心即随喜赞叹,舍心即平等待众。此四种发心,以无量众生为对象,行者由此能生无量福、获无量果,故以「无量」为名。

龙钦巴尊者(Longchenpa,1308–1364)《大圆满心性休息》谓:「以慈心故无瞋恚,能获报身圆镜智……以悲心故无贪执,现证法身妙观智……以喜心故无嫉妒,能获化身成作智……舍心故无我慢痴,证体性身法界智。」大乘行者具此「四无量心」,即能息除瞋恨、贪执、嫉妒、我慢等烦恼。没有烦恼,自然没有种种心理痛苦,身心皆得安乐。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